-

“將軍!風寒已經基本控製了,但是有個壞訊息。”

羅伯茨勳爵捂著臉:“還有什麼更壞的訊息嗎?”

@:

3月中下旬,英軍爆發了大規模傷寒,戰線停留在布隆方丹,截止4月中旬,成千上萬的人因為得不到足夠的藥品和營養死亡。

“漢諾威遭到弗朗哥的攻擊,我們失去了1支騾馬隊,道路被毀,我們的補給僅僅依靠德班到布隆方丹這1條線了。”參謀長神色凝重,失去補給,這支十好幾萬人的部隊就得無了。

“騎兵師基本痊癒,派出去護衛補給線,全軍,就地補充糧食和1切物資,進攻德蘭士瓦。”羅伯茨臉色冰冷的下令。

就地補充,哪裡補充?布隆方丹可是個不小的城市……

……

汪廷漢打著弗朗哥的名號,攻下了空虛的道格拉斯,繳獲了5門大炮,1千支步槍,大量彈藥,還有黃金。

之後多線出擊,專門盯著小型英軍運輸隊,兩百名龍騎兵,輕易殺穿,打完能帶走的帶走,帶不走的燒掉。

直到英軍選擇大部隊隨行,汪廷漢就采取賣地雷,炸山炸橋的套路,以至於英軍連治療傷寒的藥品都不夠。

“太棒了!漢斯!下1個目標是哪兒?”弗朗哥從人群的歡呼中回到指揮室,汪廷漢正無聊著。

“調轉馬頭,進攻開普,或者伊麗莎白港。”汪廷漢舔了舔嘴唇。

小說*,.歡迎下載<

“為什麼不是德班?”弗朗哥問道。

“他們隻剩德班這1條補給線,英軍手裡有1個騎兵師又1個騎兵旅,碰上他們,咱們1個都活不了。”汪廷漢搖了搖頭,孺子不可教。

“進攻開普方向,還能給他們帶來1點驚慌,牽扯敵人兵力,其他任何選擇都是找死,不要妄圖決戰,敵我差距太大了。”

“好!聽你的。”弗朗哥知道自己幾斤幾兩,馬上出去安排輿論,這也是汪廷漢搖頭的原因。

他們更像1個鬆散的聯盟,弗朗哥是盟主,手下是1個個山頭,麵對總體上渾然1體的英軍,怎麼可能成事?

…………

“日安,爵士。”劉1鳴禮貌的對西裡爾問好。

“日安,尊敬的陛下。”西裡爾微微1禮。

“恕我直言,不知道您找我是為了什麼?”西裡爾在侍者的指引下坐在劉1鳴對麵。

“您看看這個。”劉1鳴示意西裡爾看1下桌上的檔案。

.pp>@!

“這其實是1個有趣的問題,您知道的,大英帝國正在考慮同意澳大利亞成為英國自治領的事,這段時間他們很敏感。”西裡爾笑了笑,放下了檔案。

“但是這隻是正常商業行為,且澳大利亞人並冇有對1個君主保持應有的尊重。”劉1鳴不可否置。

“陛下,您知道的,冇有任何1個國家會同意其他國家在自己的領土上開采金礦。”西裡爾乾脆利落的說道。

“可是我的商人已經按照正常流程,拿下了這塊地區的采礦權,這隻是1個小金礦。而且我會雇傭當地人作為主要雇員,合理繳稅,根據規定出口,即便如此,也不行嗎。”劉1鳴做出1副生氣的樣子。

“很抱歉,大英帝國領土上的金礦理應由大英帝國開采。”西裡爾1副“真的很遺憾的樣子”說道。

“據我所知,美國,法國,荷蘭,瑞士等等國家,都在大英帝國領土上有金礦開采。”劉1鳴盯著西裡爾。

要是普通礦產就罷了,蘭傑礦床是劉1鳴知道的為數不多的金屬鈾礦床,另1個在尼日利亞。

在澳大利亞投資就是投資,大不了談判。

要是再插手非洲…,南華已經是太平洋及印度洋國家了,再加上大西洋,不用彆人碰,自己就解體了。

“額,那是特殊情況。”西裡爾聳了聳肩,表示無能為力。

@:

“好吧!我想,1定有1個辦法可以解決。”劉1鳴適可而止的點撥道。

畢竟根據流程,劉1鳴手下的南華皇家礦產公司已經買下了達爾文以東224公裡處,方圓數十公裡的探礦權。

成功找出蘭傑礦床的位置後,皇家礦產公司以金礦開發的名義通知了達爾文殖民當局,然後被卡住了。

“礦產預期已經出來了,預期儲量不過價值十幾萬英鎊,剛好回本罷了。”劉1鳴玩弄著手中的鋼筆。

“陛下,預期儲量並不準確。”西裡爾爭辯道。

“我可以接受合作,成立聯合金礦公司開發金礦,開采礦區1切金銀礦,但是不能阻礙我們開采其他礦產。”劉1鳴說道。

“比例呢?如果冇有1個合適的比例,我很難說通議會,而且自治領條例即將通過,到時候就更麻煩了。”西裡爾輕鬆的說道。

這就是他的目的,澳大利亞曆來盛產黃金,發現了1個新的金礦,淘金客們不能采也就罷了,就連大英帝國也吃不了多少好處?那怎麼行?

“37分成。”劉1鳴1副咬牙切齒的模樣。

“no!不不不,您這樣想就不對了……”西裡爾熟練的討價還價。

最後雙方達成3.5比6.5,礦產開采必須主要雇傭當地人,除非他們的價格過於離譜,還要照章納稅,黃金出口還要繳納1大筆出口稅。

西裡爾很滿意,這樣1來,黃金的大頭就在英國,能帶出去的黃金20%不到,除非選擇帶走英鎊,然後兌換——這也是英國想要的。

這件事其實讓英國人很為難,英國正在為了金礦打仗呢(那個金礦每年出口上億英鎊黃金),這邊把金礦賣了,說不過去。

而南華又是通過正常流程獲得的金礦,要是其他人,大不了礦洞1封,不管他。

可南華就在澳大利亞旁邊,隨時可以截斷澳大利亞對外交流,還有1個貪婪的南華人,現在英國大部分精力都在南部非洲,1旦開戰,說不定就是多國對英開戰,搶奪殖民地了。

現在好了,隻要有1個合理的分配,1個先例,以後就能照章辦事。

至於其他礦產?銅鐵1類的常規金屬和鎳鉻鈾等有色金屬,並冇有多大的價值。特彆是金屬鈾,隻能作為瓷器的釉麵。

隻要把黃金控製在手裡,那麼英鎊就會是大英帝國最強大的武器。

至於劉1鳴?劉1鳴就更高興了,談判結束後劉1鳴叫來田瑞。

“蘭傑礦區開采立刻提上日程,成本不重要,重點放在金屬鈾開采上。”劉1鳴有點興奮。

*: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都準備好了,我這就去辦。”田瑞點頭轉身。

“彆慌,金屬鈾開采,彆讓我們的人靠邊,進出礦區必須穿特製防護服,把防護服做成製服的樣子。

礦石開采,提純等,根據協議,都讓澳大利亞人去弄,任何靠近礦區及礦石的行為,必須身穿特製防護服。”劉1鳴1項1項的說道。

他冇辦法給田瑞解釋輻射的傷害,過兩年鐳還會被用作藥品,飲料新增劑,食品新增劑,流行整個歐洲。

“我記下了,特製防護服去哪兒領取?是有毒氣體嗎?”田瑞想了想。

“是輻射,如果你想知道,可以去南華大學聽課,新到了幾個學者,他們是這方麵的專家。

至於衣服,還冇研製出來,礦石儲存和運輸必須用鉛製箱子密封儲存,回到國內後必須儲存在特製的地方。”劉1鳴揮了揮手,示意田瑞可以走了。

輻射已經被髮現,但是人們對其還不瞭解,就像輻射的發現者,安東尼·亨利·貝克,當時是直接上手操作鈾鹽。

雖然由於鈾235含量不大,輻射量不大,但是長期暴露還是不好的。

“林海,這周我的日程上還有什麼?”劉1鳴等田瑞走後問道。

app,&~p。

“陛下,飛行動力實驗室邀請您參觀後天的飛行表演;之後您要去參加大眾1號汽車廠剪綵儀式,然後就冇了。”王秘書翻開隨身小本本,確定道。

劉1鳴剛想離開,電話響起,王秘書接起電話。

“陛下,衛生部打來的電話,青黴素分離量產成功,第1批3種藥品已經生產出來了。”王秘書說道。

“那太好了!聯絡我們的盟友,推向市場。在歐洲確定了藥物副作用後,再大規模推廣。”劉1鳴拍了拍桌子。

青黴素的製造並不麻煩,難的是分離各種有效成分和量產,原始菌種的產量很低,而且還有很多毒性成分,分離很麻煩。

“法國人還是查爾斯爵士?”王秘書1愣。

“都聯絡,英美及其殖民地市場留給查爾斯,歐洲留給法國人,亞洲及南美市場我們獨占。”劉1鳴也想獨享,但是冇那個能力。

磺胺類藥物正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得益於利益聯盟,磺胺類藥物被南華註冊了大部分,歐洲也在做假藥害人的宣傳,仿製藥影響並不大。

但如果劉1鳴獨享,那麼他手裡的藥,纔是假藥。

同時也能讓歐洲人試藥,誰也不清楚藥品的副作用和穩定性。

“對了,你提醒我了,讓議會討論1下,發明家獲取榮譽爵位的法案,像青黴素,1弄就是十年,不能傷人心。”劉1鳴想避免畸形的科研模式。

因為在傳統價值觀中,那種兩袖清風1身正氣的學者纔是值得尊敬的,人們普遍把這種概念代入到科學家頭上。

我覺得這就和這波疫病複發1樣,是群眾之中有壞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