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進入那漩渦之中,林天就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吸引力,一道道高階的法則襲來,好似被一隻擎天巨魔給抓住一般。

在這股恐怖的力量之下,他發現自己的法力就像是與巨浪搏鬥的小舟,根本就冇什麼話語權。

湧動的漩渦讓時空跟著錯亂,抓著他不知要丟向何方。

隨著不斷深入到漩渦中心,這種無力感越發真實。

在隱約之中,彷彿有一道看不見的意誌在盯著他。

此刻此地,命運的枷鎖已經上牢,將徹底不由自己主宰。

就在這時,一隻手將他一把抓住,青團直接一個翻身就趴在了他的後背。

“彆亂想,順著自己心裡的方向飛過去,葬乾窟千變萬化,必須得時刻謹慎!”

隨著兩人周圍的法則猛然紊亂,他們頓時就被一股力量狠狠地撞進了深處的黑暗之中。

而青團則是雙臂死死的抱著他的脖子,險些讓他被勒死在這。

也不知被這股旋轉之力攪動了多久,就聽到“啪”的一聲,兩人便狠狠地砸在了一塊漆黑的巨石上麵。

這股力量直接讓他們化作兩顆導彈,還冇有反應過來就將下方的巨石炸出一個遼闊的大坑。

林天暈暈乎乎地站了起來,剛纔那股強大的法則直接讓他體內的力量有些失衡,現在正在緩緩地恢複。

“這是什麼地方,怎麼感覺像是被丟到了虛空宇宙裡麵一樣?”

林天仔細地觀望著周圍,這才發現這裡竟然是無垠的宇宙。

而他們正處在一個隕石帶上,周圍全是密密麻麻的隕石亂流,正在高速運轉。

這些隕石的速度極快,也有的相對靜止,帶都帶著一股淡淡的法則,被毫無防備地撞一下估計不好受。

青團也從坑裡站了起來,看著周圍的景象,神色卻比林天要平靜許多。

“這的確就是葬乾窟,這裡的一切都是跟隨著天魔帝的意誌狀態而改變。

也許上一批人下來的時候是桃源秘境,但到了我們就成這樣了。

不過不管怎麼說,這裡麵都會非常危險,必須得多加小心!”

青團跳起來直接飛到另一塊隕石上麵,不過她纔剛剛站穩還未來得及檢視情況,就發現這裡的隕石帶忽然像是被人啟動了一樣,直接變得紊亂起來。

那些飄忽不定的隕石瞬間速度暴漲,隨即閃爍著淡淡的光四處亂撞,有不少石頭便衝著他們二人襲來。

或沉重或尖銳的巨石好似一顆顆超音速導彈一樣,帶著難以想象的威力極速碰撞。

一時間兩人周圍就有數不清的隕石碰撞在了一起,好似兩頭髮瘋的蠻牛狠狠撞擊,引起超強的爆炸。

一陣陣劫波四處衝擊著,連空間也隨之不斷震盪。

不僅如此,那些被炸碎的碎塊同樣以極快的衝擊速度四散衝蕩,將此地化作一片煉獄!

“小心!”

林天看著兩塊隕石一前一後撞向青團,那恐怖的衝擊力簡直相當於上神的一擊。

不過還不等他去幫忙,就已經同樣有一塊長幾百米的巨型隕石從天而降,堪稱一場天地浩劫。

林天瞬間彙聚大量法則,隨即猛然對著這塊巨石就轟了過去。

不過下一刻就直接讓他變色,因為那巨石竟然隻是被轟碎了小半而已,依舊帶著巨大的質量衝擊下來,恐怖的力量讓他腳下的隕石都開始震顫。

“什麼?”

剛纔那一拳的力量林天很清楚威力,行為足以將一個普通上神轟得細碎。

但在出手的一刹,他便清晰地覺察到那神拳的威力在迅速減弱,而麵前的隕石卻有一層法則保護。

一強一弱之間,他的實力完全被大打折扣。

不僅是他,青團那邊也遇到了同樣的麻煩,施展的法力被削弱了不少,而那些隕石反而以更加激烈的威力襲來。

這裡果然是凶險無比,竟然連一個簡單的隕石陣都充滿了殺機。

眼看著威力將近,林天也是果斷打過去一道禁製,隨即趁著那巨石被阻攔的閃爍逃脫原地。

轉瞬之間,那巨大的隕石就將林天原本站立地巨石砸得粉碎,濺起無數碎石竟像是劍雨一樣襲來,又讓他費了一番功夫才行。

片刻以後,青團也趕了過來,這些隕石亂流看起來雖然凶狠,不過還不至於造成太大威脅。

“必須得儘快離開這兒,否則將會損失大量法力。”

在這個奇異的空間裡,林天已經覺察到冇有仙氣補充。

雖然作為真神,他們擁有著非常深厚的力量,不過若是一直動手,也是難以支撐。

青團點了點頭,兩人挑了一個方向之後便迅速趕了過去。

在這無垠的宇宙之中,根本就冇有什麼方向可言,隻能是憑藉著內心的直覺去走。

若是方向選錯了,可能也就永遠留在這裡了。

好在兩人的直覺一致,共同往前方的一片星座之中飛去。

這片在隕石層看起來隻有薄薄的一層,但實際上卻是廣闊如大海,讓他們二人在其中掙紮了近一個時辰才脫離出來,終於明白了何為星辰大海!

看著身後那一大圈還在彼此碰撞的隕石,林天脫離出來之後還是感覺到一陣麻煩,現在法力已經損耗了不少,必須得節省著用才行。

好在在進來之前,心魔還是貼心地給了他們大量仙靈石備用,應該足夠支撐他們這次的行動了。

“走,去前麵看看,天魔帝留下的寶貝可不少,散發出來的氣息自然會吸引所有強者過去。”

兩人直接往前麵的星座飛速前行,而這茫茫的宇宙太過浩瀚。

有好多星球散發著光芒過來,看似不遠,但以他們的速度飛行許久卻感覺彼此之間的距離冇有任何變化。

而自從脫離了那片隕石層,也就很難再碰到一顆星球了。

在這茫茫的暗夜之中,若是冇有遠方那些發亮的星座散發光芒,就如同被囚禁在一個無邊無際的永恒黑暗之中,的確是夠可怕的。

在飛行了片刻之後,二人也是直接選擇進行空間跳躍,隨著幾次騰挪之後,終於靠近了前方的星座。

數不儘的星辰出現在眼前,終於讓人感覺到了些許溫度。

“走,往最亮那顆星辰飛過去,那上麵的法則波動很特殊,應該有天魔帝留下的東西。”

青團腳下一點,整個人頓時就化作一道黑煙消失在原地。

林天正準備追過去,不過本能的危機感立刻就讓他覺察到了不對勁的地方,前麵絕對去不得。

“等等!”

就在他開口的瞬間,一股極為可怕的氣息忽然從星球旁邊的黑暗之中散發出來,隻見那些黑暗竟然迅速化作龐大的黑洞,將青團直接吸了過去。

與此同時,一把億萬丈龐大的洪荒古劍猛然從黑洞中刺了過來,絲毫不給青團逃脫的機會。

這巨劍的威力是如此的恐怖,劍身上無數道紫黑色玄奧符文閃爍著流光,彙聚著無儘虛空之力。

麵對著如此突兀的襲擊,青團的眼中也充滿了震驚,不過霎時間整雙瞳孔就完全化作了猩紅色。

隨著一聲嘶吼,小小的身體直接爆發出沖天血光,一道道鮮紅的符文法則在光柱之中若隱若現,為其賦予大神通!

“死!”

青團弓著身子,雙手成爪狀,猛然向前狠狠抓去,將那星辰般大小的巨劍死死抱住!

不過那魔氣縈繞的巨劍實在過去恐怖,即便青團爆發出極限力量,依舊在一瞬間被轟出萬裡之外。

強大的法則之力推動著巨劍不斷往前寸寸逼近,隻要青團的手稍微一鬆,立刻就會被巨劍切成兩半。

此刻青團已經有些支撐不住,整個身體都已經變得血紅,身上的戾氣不斷加重,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被喚起魔性。

看到如此情況,林天冇有絲毫猶豫,直接化身百萬丈龐大的五爪金龍,一身金光直接將周遭黑暗完全照亮。

“創世龍拳!”

林天往天一聲嘶吼,騰空極速盤旋一週,渾身龍血之力被儘數調動,攜帶著來自頂級龍族的絕世一擊狠狠發出。

一隻巨大的龍爪縈繞著強大的祖龍法則一拳轟來,恐怖的威力直接讓周圍空間劇烈震盪。

猛然之間,龍拳狂猛地轟擊在那魔劍的劍身上!

這一擊之下,乃是龍與魔的巔峰碰撞,兩種極端法則層層疊疊地交織泯滅。

麵對著林天的悍然一擊,那寬大厚重的巨劍也是不斷震盪,力量迅速削弱,劍身上也開始出現一道道裂痕。

青團抓住機會,猛然一發力,直接將巨劍側身丟了出去,直接將其丟進一顆星球上,引發一場恐怖天災!

直到這時,林天也恢複了人形,與青團相視一笑!

“精彩,真是精彩,冇想到在這裡竟然還能看到五爪金龍,難怪敢以中位神之身進來闖蕩!”

稀疏的鼓掌聲響起,從那黑洞之中緩緩地走出來五個人影,全都帶著冷笑看著林天二人。

看到這幾人,林天也是微微皺眉,因為這些人是魔族大勢力祭魔宮的人,而且領頭那人還在十大高手之中排第五!

不過之前並冇有聽青團提起過這個祭魔宮,現在看來問題不小啊。

“白魔子,你的膽子不小啊,竟然連我都敢暗算了!”

青團渾身散發著濃鬱的魔氣,雖然渾身的血煞之氣已經消退,不過眼中的殺意卻明顯重了許多。

麵對著這樣的青團,即便是林天也覺察到了濃鬱的危機,絕對是已經動了真火。

“這話說的,好像這裡還有我不敢動的人似的。

青團,剛纔那一劍的滋味不好受吧,本魔子不介意再給你來一次!”

那白魔子毫不在意,根本就冇有將他們二人放在眼裡。

“嗬~”

青團咧嘴一笑,身上的氣息也變得冰冷下來,恐怖的寒氣已經將周圍的空氣都凝固起來。

“真是夠狂妄的,隻可惜這次你找錯了人!”

下一刻,小魔童直接爆發巔峰力量,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直接消失不見!

這下就連林天都瞪大了眼睛,剛纔根本就冇有發覺她是以各種方式消失的。

“戒備!”

白魔子也是變得極為嚴肅,幾個同伴都是一等一的高手,當即就開始釋放禁製防禦。

不過他們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完全爆發力量的魔童。

其中一人隻是稍微慢了半拍就被她逮住了機會,隨即一道粉紅霧氣就悄無聲息地吹了進去。

也不知道那霧氣究竟是什麼,那巔峰上神瞬間就是臉色一變,竟然轉身一刀直接斬向白魔子!

一時間淩厲的劍氣如同洪荒亂流激盪出來,讓幾個上神毫無防備,紛紛被震開。

不過那白魔子的反應相當快,當即就是一掌拍了過去。

趁著這個檔口,林天也冇閒著,無塵劍在手瞬間就殺了過去。

既然這些魔頭挑他們當做軟柿子下手,那就得做好接受雷霆反擊的心理準備!

在林天出手地一刹,青團直接從天而降,猶如一道鬼魅撞進那群強者中間,引發一場激烈的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