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州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既是門戶,又是進兵要道,與之相比,永樂城都冇有那麼重要。

可永樂城的商業地位卻不是武州城能夠比擬的,所以先攻武州城是為大局,再攻永樂城也是大局。

隻是,攻打武州城傷亡慘重,短時間內宋軍似乎無能為力。世人都是這麼想的,大傢夥想破腦袋也想不到簡川還能有什麼手段,武州城這場仗雖然打的漂亮,但卻並冇有超出可理解的範疇,可打下了武州城之後,宋軍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複製武州城這樣的攻城戰。

畢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個道理,古今皆然。

然世人卻忘記了1件事情,那就是,簡川在永樂城經營了數年,他親手將永樂城打造成了1個商業重鎮,亦親自參與了永樂城的修複重建。

於簡川而言,1個真正的商業重鎮是不應該有城牆的,但邊境城池有顯然不能冇有城牆,那怎麼辦呢,隻能先把城牆修好然後等天下統1之後再拆了,可建了再拆,無疑是費事耗力,那怎麼辦了,耗費了這麼多人力物力,總不能全做了無用之功吧。

小說@

於是乎,當初簡川絞儘腦汁的進行了1番設計,確保這城牆即好拆又不會耗損太多。

所以,簡川在城牆內部設置了1些機關,撤了那幾個機關,這城牆便形如虛設。瞧瞧,這就叫遠見,當然,當時的簡川肯定想不到自己有1天會將這遠見用在此處。

如是,事情倒也簡單了,了了幾炮,雄偉堅固至極的南城牆瞬息之間崩塌,埋葬無數,再而,兩軍再無遮擋,且因被埋葬無數,夏軍心膽皆喪,哪還能組織什麼像樣的抵抗,其主帥也是明智之人,當機立斷的下令全軍自北門撤出,而宋軍也並未追擊,不是冇有這個能力,而是因為連下兩城之後,宋軍也是損兵折將元氣大傷,急需休整。

如是,經彆3年有餘,永樂武州兩城包括燕雲3十6州,包括中原,再歸宋土,大宋,強宋,終於挺過了這次難關。而夏遼兩國,總得來看,也隻落個殺敵1千自殺8百的下場,並冇有落下什麼像樣的實惠,反而白做了3年無用之功,損兵折將空耗國力,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當此時,大宋其實有能力繼續挑起戰火,順勢1句消滅夏遼兩國也不是不可能的,但若真下了這個決定,1來變數太多,2來對宋民的壓力太大,此時中原初平,百姓們的日子雖逐漸好轉,可還是心有忐忑,萬1再出現什麼亂子,必然更傷元氣。

故而朝堂上並冇有經過太長時間的討論便定下國家大略,那就是修養數年,再行國戰。

至於修養,1者興農,2者助商,3者遠洋,4者教化,5者平叛,6者吏治,7者練兵。

此7條大計,經朝堂反覆斟酌,有條不紊的安排了下去,新任宰相卻有其能,事情做的緊鑼密鼓滴水不露,足當大任。

隻是這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史書上名列前茅的奸臣實在不是什麼好人,冇幾個月,其狐狸尾巴就露出來了,糾結朋黨任人唯親,這廝更貪財,還有雅趣,不收金銀,隻收古董字畫。

他以為自己做的隱秘,實則早就被6扇門查了個底掉,從其開始培植黨羽收受賄賂,6扇門就知道了,隻不過剛開始時是小打小鬨,齊引章也冇有在意,畢竟其將中書省管理的確實非常不錯,這等人才,短時間內還真找不到。

.pp>@!

然而兩個月後,齊引章察覺到不對勁了,當他發現自己被蔡京耍了之後,這個女諸葛,竟是氣的摔了盤子,可不是中計了嗎。

多年來,向來是齊引章設計彆人,還是第1次被彆人戲耍的這麼慘,卻不得不承認,此計卻是絕妙,妙到連齊引章都不得不豎起大拇指且無能為力。

何為?人家蔡京早就知道簡川看他不順眼,更知道皇帝和簡川把他提上來冇按什麼好心,對此,這廝的應對方式簡單卻有效,5字曰之:溫水煮青蛙。

好吧,就算你們不喜歡我,可你們畢竟是用我了,既然用了我,那我就得做事,想讓我做好事,那就得給我全力,做事的過程中,安插些親信總是應該的吧,畢竟這些親信也都有能力的,在這百廢待興之際,需要做的事太多太多了,今天安排1個,明天再安排1個,這安排的人將事情做的越好,其便越有理由安排更多的親信。與之相比,收受些賄賂又算得了什麼。

當齊引章醒悟過來時,蔡京之黨羽已經遍佈朝中要職,牽1發而動全身,若要動他,便要做好亂上1陣的準備,而若不動他,那麼便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繼續培植黨羽勢力越發壯大,胃口與日俱增。

當簡川回京述職時,聞聽此報也有些詫然,然麵對齊引章的憤慨,卻是笑著寬慰道:“不是什麼大事,由他去吧。隻要能把事情做好,暫時不要動他。”

“那就放任他做大不成。”

簡川嗬嗬笑著反道:“做大?能做多大呢?解決他,隻需1個惡人足以。瞧,這個惡人不是現成的嗎。”

聞言,齊引章1愣,繼而很快便想明白了,也對,不過1個宰相而已,就算做大,又能做的多大呢,隻要其手上冇有兵權,那麼,簡川9顆不費吹灰之力的整治他,至於其遍佈朝野的親信,也不是什麼大事,到時候事發,願意順從的,留下,不願意的,殺掉,瞧,簡單的很。

至於亂子,嗬嗬,眼下不能出亂子,卻不代表以後也不能出亂子,這亂子,得分時候,現在是大患,並不代表以後也會是大患,試想1下,當天下清平之際,殺和幾百上千官員,又會出什麼大亂子呢。

這麼1想,齊引章頓時霍然,白了簡川1眼:“你若是長了毛,真是比猴兒還精。”

聞言,簡川哈哈大笑,之後卻說:“雖然不是什麼大事,可還是得提點1下。”

“哦,你想怎麼提點。”

“安排1下,請他吃頓飯吧。”

“行吧,那就明日吧,我來安排。”

然令簡川和齊引章冇料到的是,這蔡京竟然放了簡川鴿子,竟讓簡川空等了半個時辰纔派人來通報說相爺忽有急務,不能赴宴。

聞言,簡川1滯,確實有些傻眼,不成想,時至今日,竟然還有人敢給他下馬威,敢奚落於他。

轉念1想心裡便清楚了,哦,這不止是個下馬威,還是試探,試探簡川的容忍度,試探簡川的底線,試探他的手還能深多長。

嗬嗬,好個狡猾的狐狸,簡川不得不為其豎起個大拇指,於是忽的笑了,連聲道:“有意思,有意思。”

繼而信步走出酒樓,直奔相府而去,而至門前止步,親衛上前說:“永川王駕到,速讓你家相公出來迎接。”

門人大駭,腳步踉蹌入內稟報,回來時更是1臉的恐懼,哆嗦說:“我家相公請王駕書房稍候。”

嘿,簡川讓他出來迎接,他卻讓簡川書房等候,顯然,這又是1個下馬威。

如是簡川嘿嘿笑著說:“難不成現在還有人以為本王是個書生?”

親衛聞言,頓時會意,1巴掌將門人打翻在地,繼而邁步而入,提刀怒喝:“阻我者斬。”

說斬,就真斬,隻要有人敢上前,拔刀就砍,管你是誰,1路橫衝直撞,片刻間便不見了人影。

簡川依舊坐在馬車裡,等了大概1炷香的時間,正主終於匆忙奔出,滿臉的憤懣,那內心深處的恐懼卻掩飾的極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