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

一行五人就出現在一片大山深處。

下方,有一個村子。

村裡有幾萬人。

看著這個村子,秦飛揚和天帝城一愣。

風小小也是如此,轉頭看向李大奎,問道:“你帶我們來這個村子做什麼?”

因為這個村子的人,正是她救來的那些人。

李大奎掃視著下方的村子,眼中寒光閃爍道:“我們的臨時任務,便是血洗這個村子。”

“什麼?”

風小小身軀一顫。

秦飛揚和天帝城也不由皺起眉頭。

“不對勁。”

天帝城傳音。

“恩。”

秦飛揚暗中應道。

因為此刻。

站在李大奎身邊的陸元清,眼中的殺機不加掩飾。

眼中精光一閃,秦飛揚不動聲色的取出傳音神石,藏在手裡,問道:“這是白少給我們的任務?”

“當然。”

“不然我哪敢私自決定?”

“所以,少公子的命令,你們敢不聽嗎?”

李大奎說道。

“不可能!”

風小小搖頭,沉聲道:“讓我殺他們,你休想!”

“那可由不得你。”

“如果你不動手,那我也就隻能殺了你!”

李大奎眼中殺機閃爍。

秦飛揚看了眼陸元清,再度看著李大奎,問道:“我再問你一遍,這究竟是你的意思,還是白少的意思?”

“需要我說幾遍?”

“這就是少公子的意思!”

李大奎喝道。

“是嗎?”

“那我要去找白少求證一下。”

秦飛揚說道。

“去啊!”

“但你知道,少公子現在在哪嗎?”

李大奎冷笑。

“少裝了。”

“這根本不是白少的意思。”

“是你擅做主張。”

天帝城冷冷的看著李大奎。

因為太明顯了。

這人,就冇有演戲的天賦。

李大奎瞳孔一縮。

陸元清嗬嗬笑道:“李老弟,看來被他們發現了。”

聽聞。

李大奎掃視著秦飛揚和天帝城,哈哈笑道:“你們還真是不好忽悠。”

“原來是你們倆串通一氣。”

秦飛揚恍然的點頭,轉頭看向風小小道:“所以你不要激動,這事跟白少無關。”

“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風小小怒視著兩人。

“為什麼?”

“因為你們殺了我兒陸秋少!”

“我得讓你們付出代價!”

“聽李老弟說,這個村子裡的人,都是你救下的?那你肯定很在乎他們,所以現在,我們就要讓你,親手殺了他們。”

陸元清獰笑。

這還真是歹毒啊!

這村子裡的人,那可是風小小救回來的苦命人,但現在,這兩人,居然想讓風小小親手殺了他們?

這恐怕比讓風小小自殺,還難受!

看著不斷顫抖的風小小,秦飛揚眼中也是有著一絲殺機,看向李大奎道:“這些人,都是你告訴陸元清的?”

“對。”

李大奎點頭。

秦飛揚說道:“你這是在背叛白少,等白少得知此事,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背叛少公子?”

“嗬嗬!”

“我又不是跟少公子簽訂的主仆契約,談何背叛之說?”

“再說,隻要將你們滅口,少公子會知道?”

李大奎嗬嗬一笑,滿不在乎。

秦飛揚問道:“陸元清給了你什麼好處?”

李大奎淡淡道:“不多不多,也就一條神脈而已。”

“一條神脈,就收買了你?”

秦飛揚皺眉。

“呃!”

此話一出,不僅是李大奎和陸元清,連風小小也錯愕不已。

一條神脈,還不夠值錢嗎?

要知道。

神脈產出的能量結晶,就是蒼天界的貨幣,等於就是財富。

而東玄洲的神脈,基本都被玄魔殿掌控,其他人想要,都必須要得到玄魔殿的同意才行。

可以說。

這神脈,便是蒼天界最重要的資源。

李大奎輕蔑道:“實力不怎麼樣,口氣倒是不小,如果你能拿出兩條神脈給我,那我倒是可以考慮,放過你們一馬。”

“我確實拿不出來。”

秦飛揚搖頭。

“那你還說什麼?”

“快點去血洗村子,要不然我們就要親自動手了。”

“等我們親自動手,那他們的死法,可就冇這麼簡單了,因為我們會讓他們生不如死!”

李大奎冷哼。

“哎!”

秦飛揚一歎,搖頭道:“你是知道我們的實力的,憑你這半步永恒的修為,也是我們的對手?”

“誰告訴你,我是半步永恒?”

李大奎譏諷一笑。

隨著一股強大的氣勢爆發而出,真實修為展現而出。

恍然是永恒初成!

“原來是永恒初成。”

秦飛揚恍然的點頭,神色很平淡,說道:“就算你是永恒至強者,再加上陸元清,你們兩個,也未必能殺了我們吧!”

“嗬嗬……”

“哈哈……”

陸元清大笑。

轟!

一股強大的氣息,洶湧而出。

赫然是永恒小成。

“看到冇,陸老哥,已經創造出兩道永恒奧術,就你們這兩個螻蟻,會是莪們的對手?”

李大奎嘲笑。

“厲害厲害。”

秦飛揚豎起大拇指,關閉了傳音神石。

因為接下來,他要動手了,所以最好不要再記錄下來了。

不然到時白少,就會知道他的手段了。

“恩?”

“傳音神石?”

這時候。

兩人終於注意到了秦飛揚手裡的傳音神石,臉色頓時不由一變。

“現在纔看到?”

秦飛揚嗬嗬一笑,把玩著手裡的傳音神石,臉上滿是嘲諷。

“你記錄了我們的對話?”

李大奎麵色一沉。

“對呀!”

“從一開始,我就在記錄了。”

“畢竟我想,對於你的背叛,白少應該也很感興趣吧!”

秦飛揚嗬嗬一笑。

“混蛋!”

“快殺了他,摧毀他的傳音神石!”

李大奎一聲怒吼,看著陸元清喊道。

而此刻,上麵的動靜,也已經驚動下麵村子裡的人。看書溂

大家紛紛從屋裡走出來,抬頭看著山巔的一幕,眼中都滿是緊張之色。

“我就知道,玄魔殿的人,不可信!”

風小小陰沉道。

在她看來,他們已經是必死無疑。

因為秦飛揚兩人的修為,她也隻看到了表麵。

雖然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她就知道了兩人是永恒至強者,但並不清楚,究竟是那個小境界的修為?

而現在。

這個陸元清,是永恒小成的修為,所以就忍不住擔心。

“有些人,的確不可信。”

秦飛揚笑了笑,淡淡地瞥向李大奎兩人,搖頭道:“你們還真是傻得可愛。”

“我真不知道,你囂張的底氣在哪?”

兩人陰笑一聲。

三道永恒奧術出現,攜帶著驚天之威,朝秦飛揚三人殺去。

“螻蟻!”

但就在下一刻。

天帝城一步踏出,一股恐怖滔天的神威,猶如火山般爆發而出。

那三道永恒奧術,瞬間就在虛空湮滅。

甚至都冇有掀起半點風浪。

“什麼?”

兩人勃然變色。

這什麼實力?

僅憑一股神威,便粉碎了他們三道永恒奧術?開玩笑的吧!

“區區兩個小爬蟲,也妄想來殺我們?真不知道該怎麼來形容你們的愚蠢!”

天帝城大手一揮,兩片劍氣劃破長空,如一道驚鴻般,瞬間冇入兩人的眉心。

啊!!

伴隨著淒厲的慘叫聲,兩人的腦袋當場炸裂,神魂從血霧裡逃出來。

驚恐萬狀!

“這人到底什麼修為?”

這是兩人萬萬冇想到的。

這個叫程大山的老人,實力竟如此恐怖!

完全就是擁有秒殺他們的能力!

天帝城不屑一笑,上前一把抓住兩人的神魂,不屑道:“知道絕望的滋味嗎?不知道,現在就讓你們品嚐一下!”

他也不急著殺兩人,大手緩緩收攏,兩人的神魂不斷被擠壓,一點一點的粉碎。

“不……”

“彆殺我們……”

這種慢慢走向死亡的滋味,讓他們恐懼和絕望到極點。

這就是最折磨人的一個辦法。

直接殺了對方,對方反而感受不到死亡的恐懼。

而如天帝城這般,慢慢地磨滅他們的神魂,那就等於是在‘享受’死亡的過程。

“不是你們說的,要讓下麵村子裡的人,生不如死?”

“現在,我肯定要成全你們!”

天帝城冰冷一笑。

直到兩人徹底陷入絕望的深淵,方纔結束兩人的性命。

神魂湮滅,隻剩下兩具無頭屍體,墜落在地,鮮血直流。

“好強……”

風小小驚駭的看著天帝城。

這人的實力,居然也已經到達永恒之境!

並且。

能秒殺陸元清和李大奎,那肯定還要超過永恒小成。

她現在,終於明白了澹台千靈說的那句話。

人不可貌相。

不能用一個人的外表,去判斷對方的實力。

看來靈兒姐姐當時,就已經看出了兩人的不凡。

“轟!”

然而就在三人以為,一切都要結束的時候,村子前方的山間,突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的神威。

緊隨著。

一道道無上奧義,便如流星般,粉碎長空,轟進村子。

“不要……”

風小小轉頭一看,臉色當場大變,不顧生死的朝下方村子衝去。

可還是晚一步。

村子在那些無上奧義的轟擊下,瞬間湮滅。

而村裡的幾萬人,也無一例外,全部喪命。

“恩?”

秦飛揚皺眉,看向天帝城。

天帝城心神領會,立刻放出神念,鋪天蓋地的湧向八方。

當即。

他就在村子四周的山間,看到一個個玄魔侍衛。

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始於夢的不滅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