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庭之地作為北域聖地,可以稱得上是北域的第一大勢力了,而且其超然物外的地位更是引得北域眾多修士嚮往,每年想要通過試煉加入到極北之地的修士數不勝數,而真正能夠入選的每一個都可謂都是百裡挑一。

“有我引薦,我們隻需要登上山峰即可,不需要浪費時間在其他事情上。”冬仙兒見到陸玄不語,以為對方是怕麻煩,也是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陸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瞭解,不過他卻是絲毫冇有讓寒星落下去的意思,示意繼續朝著宮殿建築群的方向而去。

千米距離對於寒星來說不算什麼,不過這一會聊天的功夫便已經飛行了一半。

冬仙兒見到這一幕之後也是一愣,剛想要說些什麼,隻見陸玄舒展了一下身子,輕鬆的開口道。

“我們直接上去豈不是更快,再怎麼說我也是那老傢夥的弟子,證明自己虔誠之類的就不必了,難不成因此那老傢夥還會責怪我不成,寒星繼續朝著前方飛過去。”

揮動著雙翼的寒星聽到陸玄的命令之後也是更加賣力,心智年幼的它此刻也是唯恐不亂,閃動羽翼在上空引動一陣風流,堪堪自那山腳城鎮的百米上空劃過。

忽然見到有妖獸飛過,城鎮當中頓時引起一陣騷亂,所有人皆是愕然目光朝著上空那展開雙翼至少有三十米的寒星看去,這麼都冇有想到此地竟然也會引得妖獸前來。

看著巨大

的陰影略過城鎮上空,頓時間城鎮當中引來了火熱的議論。

“快看,那不是天鑾雪雕嗎?不是說其已經朝著南遷,怎麼這裡會有一隻。”

“對啊!那一隻天鑾雪雕身上散發的氣息至少在仙脈境,我記得極北之地應該是與天鑾雪雕一族簽署過契約的,那天鑾雪雕王怎麼會縱容族人在這裡胡來。”

“我似乎見到那天鑾雪雕的背上有幾道人影,莫不是我眼花了不成。”

“快看,那天鑾雪雕朝著北庭之地飛過去了。”

在見到寒星略過上空直直的朝著宮殿建築群飛去,絲毫冇有顧忌北庭之地的規矩,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齊齊關注過去。

“陸玄,你可不要亂來啊!”冬仙兒有些緊張的抓住陸玄的手臂,急切開口道。

“安了安了!”陸玄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咕!

寒星尖鳴一聲,它自山門腳下飛躍而上,不少準備登山的修士見到散發妖氣的寒星而來,皆是被嚇了一大跳,膽小者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麵上。

隻見寒星的身影略過山脈上空,在氣流的帶動之下下方密集的樹林一陣晃動。

九千九百九十道台階若是用走的話至少要浪費陸玄一個小時的時間,而此刻有了寒星帶路,登上高峰來到宮殿建築群的上空隻需要幾分鐘的時間。

而撥開雲霧陸玄也是終於看清了這北庭之地的全貌。

上好的漢白玉石鋪造的地麵在陽光

的照射之下閃耀著溫潤的光芒,高聳的宮殿樓閣成片排布,檀香木雕而成的飛簷之上栩栩如生的鳳凰展翅欲飛,青石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牆板之上鬼斧神工一般的壁畫呈現期間。

陸玄能夠見到雪山頂峰融化彙聚的溪流自上方落下形成一片壯麗的瀑布,瀑布之下形成水潭之上一朵朵清新脫俗的白蓮漂浮,譚邊更是綠意盎然,一顆顆櫻花樹嬌翠欲滴的盛開。

這儼然是一副人間仙境的精美景觀,見到過不少世麵的陸玄在第一眼看過這極北之地的精緻之後也是被其所吸引。

不過就在陸玄欣賞景觀的時候,卻是忽然被一聲怒喝給打擾了心性。

“何方妖孽竟然膽敢擅闖這極北之地,難道是不想活了不成。”話音響徹天地,引得陸玄一陣矚目。

當陸玄順著聲音看去的時候,能夠見到一名身著黑色輕便鎧甲,頭戴玄色戰盔的修士持槍正朝著這裡飛來,渾厚氣息爆發,自對方的身上青色火焰燃燒。

這儼然是一位仙脈境七重境界的大能,隻聽他暴喝一聲便將手握的長槍朝著寒星的方向投擲過去,那黑鐵長槍之上青焰覆蓋,在呼吸之間便暴漲到十米,那長槍破開空氣發出陣陣引爆,便呼嘯著卷攜威能朝著寒星的方向襲來。

感受到下方傳來的威脅,玩鬨的寒星也是被嚇了一跳,慌張的扇動翅膀便要催動寒風抵擋。

而就在此刻陸玄卻是站了

出來,在寒星的腦袋了拍了兩下,隨即開口道。

“不要慌張,讓你看一看你大哥我的實力。”

天玄長劍自劍鞘當中拔出,陸玄心念微動,磅礴金色仙元便自身上釋放,森然劍意彙聚其中,陸玄宛若是綻放的烈陽一般縱身一躍便迎麵朝著那長槍襲擊的方向落下。

“糟糕,我都忘記了今年值守的修士是沈戰軍這個不近人情的傢夥,我都說不要擅自闖入了。”冬仙兒見到陸玄一躍而下根本不給她阻止的機會,她懊惱的抱著腦袋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必擔心,要知道那可是我的男人,他不會有什麼事情的。”相較於冬仙兒,姬雪靈看上去就要安定許多了,她淡淡的注視著陸玄的身影,驕傲的宣示著自己的地位道。

狂風在耳邊呼嘯,身著的長跑在風勢的帶動之下被吹的咧咧作響,陸玄眼眸當中一抹金色光暈散開,熔岩一般的色澤在其中流淌。

麵對那不斷逼近的青焰長劍,陸玄揮動手中長劍,一道與之不相上下的金色劍氣便自劍刃之上斬出。

“嗯!”沈戰軍那隱藏於鋼鐵戰盔之內的眼眸在見到那斬出來的金色劍氣的那一刻微微一縮,他能夠感受到自劍氣之中蘊含著的恐怖力量。

劍氣與青焰長槍碰撞在一起,隻聽轟的一聲爆炸響起,灼熱的氣浪在半空當中擴散,下一秒長槍便被彈飛出去,在半空當中旋轉幾個大圈蘊含其中的力量也是

瞬間消散。

“好膽子!”沈戰軍大怒,他步伐穩健的朝前衝去,縱身一躍便將失控的長槍握住,目光直視上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