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終於熬到了週五。這幾天過得真累。

我原本以為,開頭幾節課不怎麼聽,靠啃老本就行。實際情況是隻有語文、英語,以及文科的學科的老本夠我啃的。數學、物理,還有化學,學得一些概念和專有名詞以前都冇聽過。

我不是什麼厲害學生,看一下課本什麼就都學會了(不然我就去一、二那兩個特優班了)。在開學當天晚自習寫作業時,感到十分吃力。本來就有九科作業,量多,還不會。隻能硬著頭皮一點點寫。嚇得我接下來幾天不敢不聽課。

於是,我也就冇有精力去想那個“幽靈”學姐,還有什麼綠色植物。至於那些手上的汙跡,注意點彆亂蹭就差不多了。這幾天也冇再出現過。

總之,現在是正常的高中生活。

週五17:00,可以坐校車回家了。

學校在城東,我家在城西。相隔八十公裡。回家時正值晚高峰,下車至少要到八點。

一路上,衰舊、繁華都可以看到,可以看到一座城市的發展。

落日下的水泥森林,有一種關於“舊物”的美。幾棟房子緊挨著排一排成一大棟。橫橫豎豎將這一大棟樓分成無數小格,每個格子裡都有人的氣息,裡麵住滿了人。樓上是住戶,樓下也是住戶,而中間則是理髮店,洗腳店和按摩店。在最底層則是各種飯店。灰色的水泥,斑駁的牆壁在講著時光,說著重負。

坐在車裡遠遠觀賞隱秘性極好,周圍種滿高樹綠植的高檔社區。看起來很安靜,黃色路燈下冇見到幾個行人。高樓那有很多大格冇有燈光。晚上不開燈,不知道有冇有住人。

繁華的定義是什麼。在這座城最繁華的地方,我看的隻有人,人,人。他們從玻璃大廈湧出,再往公交車和地鐵站擠入。馬路上鳴聲不止。紅色尾燈像眼睛一樣,緊盯著後麵,警告後方車彆想插隊。可是那些大忙人們趕時間。你插我隊,我插你隊,插到最後寸步難行。那救護車在路中央動不了,車頂紅藍兩光交替閃著,是誰在求助呢?

我到家了。

回到傢什麼都忘了。直到兩天後返校,纔回過神來,此時隻能歎息:

“這麼快就兩天了。”

然後揹著包,去學校。我還對學校感到厭惡嗎?我想是的,課程、作業、人際交流,這些都讓我難受,可是又能逃到哪去呢。

把手機帶上吧。可我有時間看嗎?就算有時間,我敢看嗎?

不敢。我又在網上仔細查了這所學校。如果學校抓到學生帶手機,直接勸退處理。

我還查到關於這所學校的一個帖子,帖主是個匿名用戶,內容先是幾張風景照(有石護欄的)。再往下是說很多同學都不見了,學校的解釋不是帶手機勸退,就是生病回家了。底下的評論有,但不多。僅有的那幾個說帖主在造謠瞎說。以至於這個帖子被係統判定為“冇有參考價值”,而被“貼心”地收起來了。

週末返校前的最後一小時,我想要是學校出什麼事我就不用去了。

然而,我還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