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鮮血彙聚,是人間如煉獄般的慘像。

伏牛鎮方圓不過數百裡,所有生靈皆化為血骨,順著地上莫名升起的符陣,往伏牛鎮彙聚而去。伏牛鎮林府門口的那兩頭石獅子,光芒愈加濃豔,想來光是抵禦這符陣的力量,本身的消耗也大得多。

七上在門口抱著曹彤的屍身,眼神冰冷的盯著站在林府門外的五帝,他知道,現在的他,遠不是他們的對手。七上也想過直接衝殺過去,可最後的理智讓少年冇有輕舉妄動,倒不是因為自己,而是怕衝出去的同時,對麵的五帝會趁機破開陣法,一腳踏碎林府。

對麵五帝感受到了七上的目光,眼中有些詫異,盯著七上的神魂看了又看,不確定的互相看了一眼。

“那孩子體內似乎不止一種神魂力量?”

炎帝點點頭:“是的,怕是有什麼大能者獻祭了神魂。這小小的浩然人間,可真是有些讓人捉摸不透。”接著,這個炎帝眼神一挑,盯著七上開口笑道:“小子我們打個賭如何?”

七上依舊冷冷的看著對麵炎帝,並不言語。

炎帝還想開口,可突然神色一冷,瞬間往後跳出十丈,其餘四帝也立馬跳脫開來。下一秒,原本五帝站立的地方砰然炸裂開來。

爆炸力並不強,可五帝心中皆是一驚,這般力道即便是他們硬生生接下來,估計也會受些輕傷。要知道他們已經算是上位神,彆說一般的攻擊能夠傷得了他們,就是站著讓從心境修士攻擊,怕是都奈何不了他們,而剛纔那一擊,五帝明顯能夠感覺到,威力之強,不可馬虎對待。

“誰?”

五帝將神識瞬間釋放出去,可半晌之後,依舊冇有查明攻擊的方位,反而林府屋頂上傳來一聲蒼老的聲音:

“彆找了,你們的爺爺在這呢。”

是徐培!

眉間的第三隻豎眼已經消失,隻是渾身強大的氣息如何也掩蓋不住,那種帶有遠古蒼老的古樸氣息,縱然是林府中抱在徐洛懷中的囡囡,也下意識往徐洛懷中鑽了鑽。徐培拍拍手,輕輕跳下屋頂,落在七上身邊,隨後伸出手在已經死去的曹彤身上點了點,有些鬆口氣的對著七上說道:“放到屋裡的床上,將這個丹藥防於她的口中,再將這隻香點燃,切記不要讓其熄滅。”

七上眼神中多了些光芒,連忙抱著曹彤的屍身,按照徐培吩咐的行動起來。

若是能保住曹彤性命,老大回來之後,一定會很開心。儘管七上知道,那個男人,根本不會怪罪自己,可一想到老大有些痛苦的模樣,七上便如鯁在喉。

接著徐培慢悠悠轉過身,看著林府外的炎帝笑道:“小子我們打個賭如何?”

原本輕鬆的炎帝立馬陰沉下來,從口中硬生生擠出兩個字:“魔帝!”

徐培突然揮手,像是隔空扇了一個耳光,對麵的炎帝立馬如遭重擊,砰然摔在地上,再起身時,臉頰上鮮紅的五個手指印。

“你也配直呼我的名字?你那偷雞摸狗的神王過來,估計還有幾分資格。”徐培臉色陰狠,可隨即又恢複了當初那般隨意:“哎呀哎呀,你看看我,真是的,怎麼能這般不講理?打疼了吧?”

其餘四帝動也不敢動,看著這個性格古怪的少年模樣的魔帝,他們知道,有他在,他們五帝什麼也做不了。

“好了好了談點正事,做筆交易如何?進來談?”

五帝皆不動,真要進了這林府,到時候能否活著出來都是未知,要知道,對麵看似少年模樣的人,卻是當年以一己之力力抗十位神王攻擊的人!

“乾嘛?不給麵子?”

徐培臉色有些陰狠下來,盯著對麵五人漸漸握起拳頭,眼神冰冷了些。

還是剛纔被扇過的炎帝率先拱手:“魔帝前輩開口,我等豈能不應?”

說罷,率先抬腳,並未使用神通,而是徑直走向林府大門。其餘四帝也不再猶豫,緊隨其後跟著炎帝一同進入林府。

“這纔對嘛,我早就說過,不打不成器。你看,這一巴掌多值!等會我心情要是好些,再多賞你幾巴掌!”

炎帝並未接話,而是恭敬的行了個禮,隨後在徐培的示意下,蹲在了林府中央的石凳上,麵向徐培而坐。其餘四帝皆在凳子上蹲下,同樣麵向徐培,隻不過相對位置要比炎帝錯後一些,看得出來五帝中,依舊是炎帝實力相對強上一些。炎帝偷偷打量了四周,這座人間府邸,倒是比神界自己的府邸,多了些彆開生麵活力,至少鮮花錦鯉,看起來便有些生氣。

人間似乎也挺好。

“小火火,做筆交易,不大不小。放心,我絕對不會倚老賣老占你便宜,答應不答應?”

威脅意味十足。

炎帝有些垮了臉,你一個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魔帝,不會倚老賣老?不會占我便宜?連條件都不提,直接問我答應不答應,這還叫不占我便宜?以前隻有他炎帝欺負彆人的份,如今這般滋味,倒是有些讓炎帝心中憋屈,可更為憋屈的是,還打不過。

努力壓下心中不平,炎帝笑著開口道:“敢問前輩是何交易?”

“你同意啦?那可說好,一旦同意便不能反悔,那你先發個誓。”

炎帝臉色鐵青,這可怎麼般?要是我答應下來,你待會直接讓我去死,可真就憋屈死了。可要是不答應,剛纔那巴掌的威力,炎帝心中憋屈也得忍下。

“怎麼,反悔了?”

徐培的聲音有些陰冷下來,盯著炎帝,徐培的嘴角漸漸上揚,這個表情意味著,若是那炎帝再不出聲,下一秒,喜怒無常常人根本無法捉摸的魔帝,便要再次出手。

“我答應了前輩,我炎帝火岩用神格起誓,答應魔帝前輩的交易!”

徐培的眼神這才柔和起來,笑嘻嘻的拍著炎帝的肩膀:“這纔對嘛。不過你可真夠不要臉的,繼承了火岩的神格,還取了他的名號,你們新五帝啊,可真夠缺德的。”

隨後,徐培聲音一沉,對著炎帝說道:“交易很簡單,我答應你們不會插手你與人間界的任何事情,即便是那諸神戰場入口,我也不會乾預,而我要求更簡單——”

徐培停頓了聲,隨後目光有些柔和的看著門口散發著金光的兩座石獅子:

“你炎帝,下跪拜上三拜,即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