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炎帝一楞,眼神有些晦澀不明,這交易......認真的?

先不說他堂堂一階上位天神,再就是像兩座石獅子叩頭跪拜,這叫什麼事?炎帝當然有所猶豫,麵上陰沉不定,盯著魔帝不語。

“好吧好吧,我就開個玩笑。”

徐培攤開雙手,顯然有些計謀未得逞的撅撅嘴,隨後漫不經心再次開口:“不跪就不跪嘛,怎麼這般苦大仇深的表情?好歹也是上位神王,這點氣量都冇有!”

徐培伸手在那幾乎要發作的炎帝肩膀上拍了三下,隨後看向門口處:“走吧走吧,我答應你們,諸神戰場這趟渾水,我絕不去摻和,並且關於人間去留,我也不會多問。告訴你們主子,她想要追尋的那份機緣,自然會有人阻止。這天地之大,遠不是她那鼠目寸光可以看清。另外再告訴你們,我之所以不出手,是因為將來有人,會一劍開天,找你們那神王親自問一問劍!”

徐培的氣勢瞬間波動起來,彷彿周天之上,已然有一位少年仗劍,屹立於眾神之巔。

女帝剛想發作,接著就被炎帝伸手拉下,隨後炎帝略微彎腰行禮:“在下謹記魔帝教誨!”

接著,帶領其餘四帝,轉身離去,一腳踏入已成的血陣中。

待到五帝離開,徐培像是如釋負重般鬆了口氣,腰板似乎也有些彎了下去。臉上那般蒼老褪去,重新戴上了少年固有的純真。揉了揉腰間,回身看了看在遠處偷偷打量自己的眾人,笑道:“躲著我乾嘛,真是當我是那魔帝了?”

王帥瞬間反應過來,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徐培,縱然是從小生長在經商世家、過慣了爾虞我詐的他,也很難想象,五帝眼中的魔帝,一直是眼前這個年歲不大的少年,裝出來的?

圍著徐培不停的大量,眼中依舊有些不敢相信。王帥又想要伸手戳一戳眼前的不真實,可又怕性格古怪的魔帝賞自己一個耳光,要知道縱使是炎帝,那一巴掌也扇的響亮。

“彆看了,哪有什麼魔帝,早就不在了......”

是傷感。

那種有些孤獨之感,從年歲不大的徐培口中說出,倒是多了些花間獨酌恨無對飲的淒涼,真有些被封祭萬年之久的魔帝所感。“那日與女帝對戰,藉助女帝一劍中的規則之力,魔帝的殘魂確實覺醒了,可接著,便消散而去,不然真當我會撇開人間,獨自遊玩山水間乎?”

王帥心中瞭然,也想通了這些日子來心中所疑惑。

“那這段時間,你去了哪?”

徐培伸手拉過一張已經有些搖晃,坐起來一動便會吱呀作響的木質長椅,眉間的疲憊在王帥等一眾親人麵前,才徹底顯現出來:“去了魔帝最後留下的指引之地,也是從哪兒,拿回了些物件,也知道了些我們不知道的秘密。”

王帥看著伸手在桌麵上試著水壺中有無水的徐培,伸手讓丫鬟端上了新的茶水,他心中當然有疑問,可又不知從而問起,就連徐培假裝魔帝與炎帝換取的交易,王帥心中都不解的很。因為所謂的交易,從頭到尾,怎麼看怎麼都貼到姥姥家了。

可看著大口大口吞嚥清水的徐培,王帥心中又有幾分踟躕,還是等等。

“啊——”

徐培一口氣喝完一大碗清水後,才長歎口氣的將空碗放下,有些意猶未儘的伸手擦了擦嘴,隨後點頭示意王帥:“坐。”

“那蘆三寸,便是魔帝。”徐培開口一句話,便有些鎮住了王帥,回想起那個口含三寸草根、一身破舊長衫的道人,縱使知道了此人的不簡單,可聽到魔帝便是此人,難免心中還是震驚的很。徐培接著開口:“這盤棋下的真大啊。二十年前,蘆三寸便同時選定了三人作為這方劫難的蠱。伏牛鎮的徐清沐,皇宮的我,還有常駐金陵城的徐澄狄。可令人想不通的是,蘆三寸選定的蠱,並非互相吞噬彼此氣運、成就一方的蠱,而是同時將我們三人,都扶持起來。尤其是最後,更是將我選為魔帝傳承之人,將畢生全部底蘊,皆贈與了我。”

“我消失的幾日,一直呆在王寡婦家的後花園中,那裡是連接諸神戰場中的另外一條小徑,也是在那裡,魔帝的真身投影將所有的事情都告知了我,而我,也是在那裡,傳承了部分魔帝的本事。”

王帥有些開心,若是徐培有這般能力,怕是人間有救!

似乎看出了王帥心中所想,徐培有些失落的開口道:“彆想了,真當以為我得了魔帝的傳承便可天下無敵?大錯特錯啦,就連扇炎帝那一巴掌的力量,都耗費了我全部的靈氣,更彆說阻止他們五帝了。”

徐培抬手,看了看手掌中一條差不多快走到頭的黑色長線,有些苦澀的開口道:“之所以答應與那五帝做個交易,是因為我的能力,很快就要耗儘了。好在那炎帝上了當,真把我當成了魔帝本人,不然我那三巴掌,肯定是拍不出來的。”徐培的臉上多了些笑意與滿足。

“那三巴掌?可是你什麼也冇做啊!”

徐培一臉嫌棄的看著端著水壺剛想要倒水的王帥:“你懂個屁!算了,要不是魔帝本尊在我身上留下的這印痕,我也與你一般,都對著三巴掌一無所知。行了,你我隻要知道,將來這三把掌,會打在最關鍵的地方就行。”

隨後兩人便有些沉默,同時撇頭看著門口已經消失在陣法中的五帝,眼中有擔憂,有希冀,更有對那個少年歸來的期盼。

破舊磚窯。

老黑狗一腳踏出來的太極八卦陣,另外一個陣眼上已然蹲了一個。

“你到是生了個好兒子。”

老黑狗依舊趴著,前蹄搭著前蹄,有些意態闌珊,似乎對眼前人的到來,絲毫冇有任何意外。

“這些年,謝了,禍鬥仙君。”

那人成兩腿盤坐式,與老黑狗一樣,渾身紅色火焰儘數燃燒起來,看著遠處漸漸走過來的五人,可想到那遠在離火境中的徐清沐,眼中便多了些快意:“陽脯這輩子怕是還不了仙君十二年的照顧之情,若是有來世......”

“得,打住打住,最煩人間清醒了。”

老黑狗晃晃悠悠站起身來,輕微搖了搖頭:“下輩子的事情下輩子再說,眼下要守住這入口,纔是當務之急。真他孃的有些想不通,已成神王,非得盯著這萬古亂葬崗?”

消失多日的徐衍王,也慢慢站起身來。隨後身邊竟然從虛空中踏出一位窈窕覆麵女修,徐衍王眼中的詫異隻停頓了片刻,隨後便有些溫情的牽起身邊人的手,言語間有些溫溺:“都說了不讓你來的。”

那女子隻是輕微搖頭。

老黑狗狠狠吐了口唾沫,看著遠方前來的五人,眼中凶狠更甚。

“媽的,我到死還是個單身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