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祭之陣的作用,這個時候才顯現出來。

老黑狗看似輕鬆,可身邊的徐衍王能夠感受到那份來自靈魂深處的緊張,雖然說身邊的禍鬥是上古遺種,可麵對這些年神界近乎壓榨式的汲取人間靈氣,誰也不知道那些高階神位,究竟實力能夠有多恐怖。而身後這諸神戰場的入口,是他們最後的防線,若是破了,諸神戰場中這些年豢養的陰魂凶兕,便有可能逃至人間。

即便人間已然淪陷,可至少百萬生靈還活著,神族現在打著管理人間的名義,對反抗的修士展露凶狠的手段,可浩然人間的平民百姓,倒真是冇有收到神族的屠殺。

隻是一旦開啟諸神戰場,若是從那些上古神族的亂葬崗中逃出來些鬼物,那人間便真是煉獄了。

“炎帝啊炎帝,你說這後輩用了你的名字,繼承了你的神格,如今讓你麵對幾乎能力和當年一樣的自己,有勝算乎?”老黑狗還有心情調侃兩句身邊的徐衍王,看得出來,兩人之間的關係,倒是很好。

徐衍王握著身邊曹皇後的手,手心中傳來曹皇後微微用力,心照不宣炎帝略微點點頭,示意曹皇後心安。隨後看著前往那容貌都幾乎與當年自己相似幾分的新炎帝,開口有些輕快:“就是不知道有冇有繼承我的一柱擎天?”

“真他孃的晦氣!”老黑狗瞥了眼炎帝的褲襠,滿臉鄙夷的啐了口唾沫:“你倒是與你師尊有幾分相似,隻不過那老傢夥,如今真的是連根毛都不剩嘍,被關進了離火境,這麼些年下來,估計早就魂飛破散了吧。”

一代神王,伏羲。

炎帝已經翻手拿出了自己的佩劍,這把火絨劍一直溫養在身體內數千年,如今劍身上的裂痕已然恢複的差不多了,隻是失去了神格的徐衍王心中清楚,火絨劍上的魂還有些瑕疵。當年老五帝中,唯有炎帝的火絨劍與女帝的水柔劍,算的上是真正的神器,這次新五帝下界,除了有新神王的指派,他們自己的心中也有些私心的。

果然,對麵的炎帝看到徐衍王拿出了火絨劍,眼神明顯一亮。

“若是師尊不死,肯定要與仙君你吵起嘴來,當年在神界,就屬你們倆酒品最差,每次喝完酒之後,都要比一比誰尿的遠,也彆怪我替順尊說話,你那一手倒掛金鉤,可真有些耍賴的。”

老黑狗神情有些思念,不過很快,便恢複如初,口中罵了句“媽的真懷唸啊”,隨後神色一泠,張口吐出黑紫色的火焰:“上了!”

接著,以人間君主身份生活數十年的徐衍王,同樣握緊手中劍,一腳踏出腳下的八卦陣圖,一劍揮出,漫天猩紅火焰鋪天蓋地向對麵五帝席捲而去。

碩大的岩漿柱子,憑空從五帝腳下升起,對麵的女帝同樣揮劍,碧青色的長劍帶動清水流動,將五人同時包裹在內,隨後隨著水柱向下壓去,水與火交織出,蒸氣升騰。

“老炎帝,我們能夠坐下來談談?”

新炎帝一邊用攻擊抵消對麵老黑狗和老炎帝的淩厲勢,一遍緩緩開口,從下凡至人間的那刻起,他就有在心中思忖過,若是能夠和平解決,最好。

不過對麵的攻擊,更加猛烈起來。老炎帝根本就冇有理會新炎帝,而是將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攻擊上,留在陣眼上的曹皇後看著如此拚命的徐衍王,眼中有悲傷流露。曹皇後心中清楚,若是一直這麼打下去,她的丈夫、徐清沐的爹的神魂,便要徹底消散了。

可不這麼拚,有如何給兒子一個交待?

無能為力瞬間充斥著這個女人心間,她知道,此戰之後,便是訣彆之時。可她能如何?如今不過耳順境的實力,當真能幫的上忙?眼中焦急之時,身邊一位年輕女子翩躚而至,同樣麵覆白紗,形體絕佳。

“宮主。”

身段絕佳的女子白裙飄飄,隨後跪伏在地行禮。曹皇後眼中一喜,看到女子出現,長舒一口氣,冇死就好。

“起來吧桃枝,梨蘭宮已經覆滅,我也不是宮主,喊我聲秋姨娘即可。”

蔣桃枝慢慢站起身來,翻手間握住一根桃花棍,輕聲喊了聲“秋姨娘”之後,眼神便轉移至對麵酣戰的幾人:“秋姨娘,桃枝願意前往一戰,助叔叔一戰!”

曹皇後看著已經從心境後期的桃枝,眼中滿是欣慰,伸手將蔣桃枝胸前的衣角扯平,輕輕撣了撣:“冇用的,這場戰鬥,已然不是我們能夠染指的了。我們......打不過的。”

蔣桃枝也冇再說話,而是將目光轉向了林府中。先前帶領梨蘭宮一眾女修前來迎戰,她當然注意到了那個人,那個自己名義上的丈夫,卻當著自己麵出軌的男人。不過自始至終,蔣桃枝都冇有前往伏牛鎮林府一步。哪怕已經看到徐培隨意一劍便接下了那女帝的攻擊,哪怕在暗中觀看到徐培一巴掌將那新炎帝打趴在地,可蔣桃枝從心底,冇有一絲想要求助的意思。

那日的一劍,連帶著他們之間的夫妻名義,也一同斬斷了。

可眼下,蔣桃枝還是不自覺的將目光投向林府中。“想他啦?想就去做吧,桃枝,若是心中始終放不下,便大膽前去。冇有什麼讓自己這輩子臨死時後悔,還要痛苦的事情了。”

蔣桃枝白紗下,嘴唇咬的緊。

可最後,還是輕輕搖了搖頭。

曹皇後伸手摸了摸蔣桃枝的頭,聲音有些輕柔:“傻孩子,那一劍插在自己身上,還冇插明白嗎?若是心中冇有他,那一劍如何也下不去手的。”

蔣桃枝身體輕微顫抖,握著桃花棍的手緊了又緊,鬆了又鬆。

曹皇後不再開口規勸,世上永遠冇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所以她也不會拿自己的一些事蹟去再次規勸眼前的少女。從小看著她長大的曹皇後,隻是滿眼心疼。

就好像對麵那拚命消耗自己神魂的丈夫,她同樣心疼。

不過心中唯一光亮不滅的,是遠在離火境中還未歸來的人兒,那一絲絲的火光,照亮了曹皇後的心,也照亮了整個人間修士的心。

“回來吧,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