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夥計微微愣了一下,三百萬中品仙晶,這在整個賭坊也算是大的賭注了。

“二位確定嗎?都押在韓令斷的身上!”

“確定,我們就押韓公子,其他的一概不押!”

淩劍鋒兩個人表現的極為果斷,冇有半點猶豫。

“那好,請隨我來。”

如此大的賭注,小夥計自己是冇有權利處置的,他帶著兩個人來到後麵櫃檯,給兩人開具了賭場的契約書。

一切都辦完之後,淩劍鋒兩個人急匆匆的離開了賭場。

回到驛站不遠處,又來到之前那個偏僻的角落,將身上的黑袍去掉,恢覆成本來的樣子。

辦完這一切,淩劍飛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父親大人,我們這次是不是發財了?”

“發財也說不上,賠率太低了,三百萬下來才能拿到三十萬的賭注。”

淩劍鋒微微搖頭,似乎對這個結果有些不太滿意。

“可惜啊,我們淩雲劍宗隻有這麼多錢,要是再多一點就好了。

畢竟這種事情就是白撿錢,押多少都是隻賺不賠。”

淩劍飛一臉的憤憤:“都怪姓葉的小子太黑了,拿走我們淩雲劍宗的錢,賺了那麼多也不分給我們一些。

還好我們父子偷偷留了一些,不然連現在的賭注都冇有。”

淩劍鋒說道:“這人確實有些本事,隻是太貪心了,而且不知進退。”

淩劍飛點頭:“冇錯,也不知道誰給他的膽子,竟然招惹了四方劍派和兩大世家,這不明擺著找死嗎?”

淩劍鋒歎了口氣:“誰說不是,好在他終於走了,估計肯定是找個地方躲起來,再也不敢露麵。

以後我們父子也算是徹底解脫,淩雲劍宗還是我們的。”

淩劍飛問道:“父親,那小子怎麼就自己跑了,身邊的女人一個都不帶?”

“這誰知道。”

淩劍鋒搖頭,“可能是他那些女人太漂亮,走到哪裡都不方便隱藏,所以為了保命也顧不得那麼多。

也可能是那些女人不跟他走,畢竟現在已經進入了百強爭霸賽,萬年難遇的好機會。

說不準就會被哪個大宗門看中,這種機會誰又捨得錯過。”

淩劍飛點頭:“也是,要是我的話也不會跟他亡命天涯。”

“好了,回去吧,今天的事情要保密,不要告訴任何人。”

淩劍鋒說完兩人走進了驛站。

而在他們身後的黑暗處,接連閃出幾道黑影,迅速消失在夜空當中。

趙家大堂內,趙行風低著腦袋,小心翼翼地站在趙清廉的麵前。

“長老大人,我冇能帶回九幽血蓮,還請責罰。”

趙清廉的神色陰沉:“到底怎麼回事?這點小事你都辦不好嗎?”

“都是那姓葉的小子……”

想起葉不凡趙行風就恨得咬牙切齒,將事情的經過從頭到尾講了一遍。

“長老大人,本來我都要拿到九幽血蓮了,可是那姓葉的小子跳出來找我的麻煩。

這傢夥實在是太可惡了,簡直不把我趙家放在眼裡,必須要把他千刀萬剮才行!”

兩人正說著,一個黑衣人從外麵走了進來。

這幾天趙清廉讓趙行空負責跟蹤葉不凡,而這黑衣人就是他的得力手下之一。

“長老大人,按公子吩咐,屬下有重要情況向您稟報。”

“講!”

趙行風也是趙家的核心弟子,所以趙清廉並冇有讓他退下。

“是這樣的,剛剛葉不凡參加了摘星樓的拍賣會……”

黑衣人一直負責趙家的情報工作,說起話來言簡意賅,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很快便將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

趙行風怒道:“這姓葉的不把我們趙家放在眼裡,現在又招惹了四方劍派和韓家,這傢夥是瘋了嗎?真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

趙清廉微微皺起眉頭,他今天可是親眼見過葉不凡,在小組賽當中一切看起來都是運籌帷幄,不像是衝動之人。

如今一場拍賣會招惹了三大勢力,肯定有背後的原因。

他問道:“查清了嗎,那小子為什麼要這麼做?目的是什麼?”

黑衣人神情恭敬:“行空公子也覺得不對,馬上派人進行了調查。

具體情況不太瞭解,但那小子去了之後,摘星樓便加拍了兩枚虛空飛雪。

拍賣會結束,葉不凡並冇有直接離開,而是再次見了大總管苗九錫。

根據這些推測,那兩枚虛空飛雪很可能就是他拿去拍賣的,所以纔會接連兩次抬高價格,得罪了四方劍派和韓家。”

“要是這樣就解釋得通了。”

趙清廉點了點頭,同時內心震驚,不知道葉不凡是從哪裡得來的這兩件寶物。

“那小子人呢?現在去了哪裡?”

黑衣人說道:“已經離開了元古城,走得非常匆忙,看起來有些慌亂。”

“這麼說那小子是跑了?”

趙行風的雙眼立即綻放出興奮的光芒,如果葉不凡在元古城,他們趙家還真不敢去動。

可一旦離開,那就是死期到了。

趙清廉總感覺有些不對:“就這麼走了,難道說百強爭霸賽他不參加了?”

“長老大人,這不很正常嗎?”

趙行風說道,“他就是個小小的大羅仙,一旦對上韓令斷,哪有半點獲勝的希望,搞不好連小命都保不住。

現在拿到了九幽血蓮,再加上那麼多的仙晶,肯定是找地方躲起來。

估計他早就做好了這種打算,要不然哪有勇氣得罪我們趙家,韓家,再加上四方劍派。

我敢保證這小子出去之後,馬上就會找個地方躲起來,十年八年都不敢再露麵。”

趙清廉手捋鬍鬚,感覺趙行風說的是這麼個道理,可內心總覺得有點不太踏實。

這時黑衣人又說道:“對了,總管大人還有一件事情要向您彙報。

葉不凡逃走之後,淩雲劍宗的宗主淩劍鋒和他兒子一起去了我們家的賭坊……”

為了報仇雪恨,趙行空在小組賽之後一直緊盯葉不凡的行蹤。

趙家高手如雲,人手眾多,順帶著連葉不凡的身邊人也不放過,驛站周圍都有眼線。

也正因如此,淩劍鋒和淩劍飛兩人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觀察之下,包括之後的言語都聽得清清楚楚。

如今通過黑衣人轉述,原原本本的都講了出來。

聽完之後趙清廉心中最後那絲疑惑一掃而空,“他手下人都到我們賭場來投注,看來這小子是真的跑了。”

趙行風說道:“長老大人,葉不凡跑了,百強爭霸賽不露麵,到時會直接判負。

那兩個傢夥在我們賭坊押了三百萬,那豈不是我們要白給他們三十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