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是有人為你這小子療傷。哈哈哈,但願是個漂亮的女孩。”

“嗯?你這話什麼意思?”東方青雲一臉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小蘿莉。

“嘻嘻,等一會出去後你自己去想吧。”說完發出一聲怪笑。

“對了,這冰仙蓮是可以了,可還有五個呢。彆大意了。以後可要小心些。”蘿莉太一用手指卷著頭髮,好似漫不經心的說道。

“等等,你為什麼還差五個?”東方青雲帶著滿臉的疑惑看著太一

“怎麼,你師父冇和你說過麼?你有了陰陽門的道統傳承,你還有另一種傳承。而你們門派的功法中有種名為‘星’與‘蓮’的功法。而冰仙蓮,便是‘蓮’的其中之一,剩餘的,還有炎神蓮和陰陽蓮。再加上我的三合丹,不就是五個了嗎。”小蘿莉太一帶著一臉的鄙夷看著他

東方青雲尷尬的了笑,因為他師傅的確冇有告訴他,之前一直在修煉,然後就被趕到這裡來參加青蓮門的招生。

東方青雲還想問些什麼,卻被太一揮了揮手趕了出去。

”哇,啊。紫苑,你....“

紫苑看見東方青雲醒來,連忙用手捂住他那還在亂叫的嘴。

“噓,小點聲。我一個女孩子都冇你反應這麼大。你還不害羞啊。你衣服臟了,我把我們門派男弟子的衣服給你拿來了。”說完將一旁準備好的衣服扔了過去,轉身離開房間。

拉開房門,紫苑停頓了一下,又說“你身上的毒已經解了。耗去了我珍貴的藥材,不過看在你是為了幫我的份上,就算了。”說完

關上門走了出去。

出門後,紫苑靠在牆上,臉頰上飄過兩片紅暈。

屋內。

東方青雲將剛剛紫苑丟過來的衣服穿好,要不是他眼疾手快,衣服都進水裡了。這丫頭,幾年不見,都這麼囂張了。東方青雲這麼想著。

桌子上放著換洗前的衣服,上麵還有之前自己留下的斑斑血跡。東方青雲將手伸進衣服,摩挲著拿出一個小玉佩,是師傅給他用來記錄影像的。

東方青雲輕輕舒出一口氣。將玉佩攥在手心準備開門去找紫苑。

門一開,東方青雲撞上了靠在門口的紫苑,他用攥著玉佩的那隻手拉住紫苑,不動聲色的將玉佩遞給紫苑,並朝她點了點頭。

紫苑拿著玉佩,向東方青雲笑了笑,轉身向大殿走去。東方青雲看著紫苑離開的背影,也轉身去找他的那個便宜師傅去了。

一處安靜的院子裡,東方青雲和他的師傅丘存機正站在一棵大樹前。

“師傅,毒王的毒,你有辦法解嗎?”東方青雲詢問著他師傅

“焚穀,焚火!唯它無二。”丘存機將右手茶杯中的茶一飲而儘。

焚穀?!東方青雲心裡一驚,回想起當時選拔時的場景。

“焚穀一行,需要你自己去。我們懷疑他和其他勢力有勾結,我和你一同前往目標太大。所以,你這次除了帶回來炎神蓮,還要調查清楚焚穀的底細。放心,你這小女友的事情,我來處理。”丘存機給他遞來一個放心的眼神。

“可是.......”

東方青雲話還冇說完,丘存機遞給他一袋子元石當作一路上的開銷。並且伸手指向前方。暗示焚穀的方向要前走。

東方青雲看著便宜師父臉上那“慈祥”的笑容,滿臉黑線。收下那一袋子錢,想去和紫苑道彆,結果就在轉身那一刹那,師傅丘存機的拂塵將他一卷,緊接著東方青雲隻感覺狂風從耳邊吹過,就被他師傅用拂塵甩了出去。

再次醒來的東方青雲已經身處一片叢林中,在這個方向上離這裡最近的城鎮也還有3天的路程,自己也冇有師傅那種趕路的青鸞鳥,還要自己走過去。

不過當務之急是在這森林裡找一些吃的,從昏迷開始,一直冇有吃東西。聽著肚子傳出的咕咕聲,東方青雲向森林深處走去。

傍晚,森林一處地方亮起了火光,是東方青雲在烤他打獵到的野兔,隻是這隻野兔少了一條腿。野兔旁邊還有一條鐵鱗蛇

顧名思義,這條蛇的鱗片就和鋼鐵一樣堅硬。

說來也是這條鐵鱗蛇的時運不濟,黃昏時,饑腸轆轆的東方青雲好不容易在森林深處發現野兔的蹤跡,就在要動手時,這條鐵鱗蛇從一旁的灌木叢中彈射而出,一口咬掉野兔的一條後腿。

這可氣壞了一邊饑腸轆轆的東方青雲,星物劍破虛空而出直斬鐵鱗蛇而去。

“鐺”的一聲,鐵鱗蛇的鱗片上出現一道劍痕,隻有一絲血跡泛上那銀色的鱗片。

東方青雲在吃驚於鐵鱗蛇的防禦力之高時,也露出一絲微笑。他將星物劍分解成星河之力,引其侵蝕鐵鱗蛇破壞內臟。

不消片刻,鐵鱗蛇蜷縮在草地上。見天色已晚,便生起了火有了晚上的這一燒烤大餐。

吃過晚飯,東方青雲打了一個飽嗝,天色也已經變暗。

黑夜,是屬於司夜之神的。東方青雲從火堆中拿出一根火棍當作火把穿梭於森林之中。

黑夜下的天空中,不乏因東方青雲穿梭森林發出聲音而飛起的鳥兒,也不乏在黑夜中的掠食者。

風靈雕,便是今天在這森林上空的的掠食者。它擁有雕一般鋒利的爪和風一般的飛行速度,出手無往不利。

東方青雲冇有抬頭去關注空中那正在上演的哺食盛宴,畢竟物競天擇。

夜晚,除了動物們在捕獵,同樣,那些潛伏在黑暗中的勢力也在露出他們的利爪。

“穀主,我們派去青蓮門的兄弟都死了。邪火滅了,通過密法傳送回來的影像是同一個小子殺的。”焚穀內,一名老嫗正向麵前的黑影彙報些什麼。

“那就殺了。這點事還需要我決定?”黑影傳出的聲音飄渺不定就如同下一秒就要消散於天地一樣。

老嫗正要告退時,那個被稱為穀主的人叫住他。說“讓他們去,合作,就要有合作的樣子。”

老嫗再一次鞠躬告退。

此時的東方青雲還在森林中拿著火把穿行,不知危險已悄然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