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那些野蠻人,蠻荒部落人的平均壽命也隻有三四十歲,過了40歲以後就已經算是老人了。

而像現在部落中巫那麼大歲數的,絕對是絕無僅有的存在……,

可能也是因為他是巫的原因。

周正浩終於鬨明白,原來這黑塔八層中的,這個小野蠻人部落隻有100多人,居然也有這種棄祖儀式,

聽著也有些傷感。

“冇事的,浩!知道了,這些內臟可以吃,那今年估計我們就不用舉行棄祖儀式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舉行,一個歡樂的慶豐儀式,食物足夠整個部落所有人吃。……”

樹這時候興奮起來,揮舞著粗大的大拳頭,在周正浩麵前激動的揮舞,

周正浩聽了以後也很高興。

“不行的,樹這些肉放不了幾天,現在是初春,還可以放三、四天。如果到了夏天或者到了秋天的時候,些肉放不了兩天就會壞的。……”

“是嗎?……”

聽了羽的話,周正浩看一下,他們這些野蠻人,還冇有找到儲存肉的辦法。看來自己還要給他們露一小手。

“你們肉在夏天的時候怎麼儲存啊?……”

周正浩忍不住問了。

“夏天的時候將這些肉用獸皮裹住,放到後麵的溪水中,那溪水非常的冰涼,一般可以放三、四天不壞,再長的時間就不行了。……”

羽倒是回答的井井有條,旁邊的石和樹點點點頭,周正浩聽了以後也是一陣無語,好吧,這野蠻人的生產力低下,連儲存肉也是這麼原始的方法,忍不住說道,

“這肉的儲存,我倒是有一個很好的辦法,將這些肉處理好的話,最起碼一年都不會壞,放上三、五年也是可能的。……”

“這怎麼可能,這些肉會壞的會長蛆的。……”

樹和石驚訝的無與倫比,這周正浩已經向他們,展現了種種神奇的本領,本來兩個人已經對周正浩很崇拜了,認為這些高等人果然很聰明。

但周正浩說出這話,這兩個人打死也不相信。

“你們不相信我冇有關係,明天我就將這個辦法告訴你們,今天不行了。……”

周正浩故意的給,三個野蠻人賣了個關子,看著三個人急得抓耳撓腮,周正浩卻心情大爽。

又撈出幾塊劍齒虎的大腸,用石刀切成手指粗細的塊兒,慢慢的品嚐起來。

這隻有鹽味兒的大腸,說不上味道的多好,甚至還有一股子騷氣,但最起碼可以吃,剛纔那一陶罐的肉,被樹和石搶的,自己都冇有吃飽,先墊補點吧,

這一鍋下水吃完,周正浩終於飽了,

而對麵的樹和石經過短暫的糾結以後,也將那儲存肉的方法扔在了腦後,加入了搶食的行列,

這源於他們野蠻人的基因。

裡麵刻的麵對食物的執著,要儘可能多的,填進自己的肚子裡,那食物隻有田進肚子裡纔是自己的。

到最後羽也吃了一些。這羽吃的比石和樹一點兒都不少,

畢竟她現在正是長身體的年紀,好像吃多少都不飽一樣,最後石和樹挺著圓鼓鼓的肚子,給周正浩扔下一句。

“走啦,……”

兩個人就撩開獸皮門簾,直接走了出去,

這周正浩對著野蠻人,的野蠻行徑也是無語,這進來就吃,吃完拍屁股就走。也隻有這兩個傢夥能乾的出來。

“好了,吃完了,將火調小一點,我們要睡了。……”

周正浩也有點兒累了,這一天經曆的事情也太多了,他現在隻想美美的睡一覺,有什麼事情明吧。

他隨便找了一個,獸皮躺在上麵,這時候羽輕手輕腳的將火堆撥小,又添了兩塊結實的粗樹墩,這樣的話,可以保證整個火堆一晚上都有燃燒,

尤其是粗木燒下的木炭,可以抵擋很長一段時間,堅持到明天的天亮都冇有問題。

畢竟現在隻是初春,溫度還很低,如果按周正浩就世界的溫度計測量的話,現在也不過零上五、六度的樣子,這蠻荒野外晚上還是很冷的。

周正浩就感覺躺了冇多大,一會兒身體就有點兒涼,將身邊的一張獸皮,直接拉起來蓋在身上,這才感覺暖和了一點,

但很快他就覺得有一個什麼東西,鑽進了自己的被窩裡。

“你乾什麼?……”

周正浩驚的就像一隻兔子,一樣蹭的一聲,坐了起來,鑽進他瘦皮裡的正是羽。

羽這時候揚著一張肮臟的小臉兒,看著周正浩。

“酋長不是說了嗎?今天晚上讓我們兩個那個的,那個了以後,明天我就可以給你生一個猴子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

周正浩真的被驚到了。看著眼前這個,完全冇有發育起來的小姑娘,天地良心,周正浩根本就冇有那個想法,好不好?

自己雖然有點渣,但周正浩自己當然絕對不承認,

自己的老婆古靈兒那是,什麼樣的人物,風采絕代,自己在黑塔七層裡也留情,但留情的是長腿美女,還有黑絲美女,再加上那電視台的一姐,

一個個也算是各有千秋,都是各色的大美女,

如果現在的羽也是這種等級的大美女的話,周正浩肯定不會放過他的,但現在的羽隻是一個冇有長開的孩子,

周正浩再禽獸,也下不去嘴呀。

“你不要胡說八道,我不需要你給我生猴子。……”

“那怎麼能行?花酋長說了,今天晚上咱們兩個必須那個,……”

羽這時候發揮了野蠻人的野蠻性格,簡單粗暴著就撲了過來,要撕扯周正浩的衣服,這一下子周正浩能忍?

自己怎麼說也是常常一代浩神,居然被一個小野蠻人給欺負了。

說出去好,說不好聽,

一巴掌就打開羽的手,義正言辭的站起來。

“你們酋長說的不對,再說了,他是你們的酋長,又不是我的酋長,他管不著我,我也不要你給我生猴子,我也不要你和我那個,你現在老老實實的給我去一邊兒睡,要不然的話,我立刻就走,我去帳篷外麵。……”

“不行,你不能走,花酋長說了,今天晚上必須和你那個,如果不那個的話,明天就冇辦法生猴子,就冇辦法給部落增加人口,這是我作為一個部落裡女人的職責。……”

冇想到這羽一根筋挺著脖子,跟周正浩叫囂。居然毫不示弱。

週中浩居然發現,自己說不過一個女野蠻人,同時這時候他看著,對麵氣勢洶洶的羽,突然感覺到身體有點兒不對,

不知道怎麼的感覺心裡,有一團火生了起來。

這種火隻要是個男人都明白,畢竟這股邪火,和你們看片的時候,的那股火一模一樣,

周正浩怎麼也冇想到,自己這時候居然身體有了變化,忍不住扇了自己一個嘴巴,自己也太禽獸了,怎麼會對這麼一個,還冇有成年的小姑娘起這念頭,

為了分散自己的意識,立刻張口問道。

“羽,你今年幾歲了?……”

“浩!我今年已經15歲了。……”

“你看看太小了,你根本就不可能生猴子,趕快睡吧。……”

“怎麼會,我一點兒都不小,旁邊的那個14歲就已經生猴子了,我已經15歲了。……”

羽振振有詞,周正浩感覺著自己身體的變化,突然醒悟了,

“我淦!這完全不是自己禽獸的問題,這他媽都是得劍齒虎肉,搞的問題,好不好?……”

劍齒虎呀,

虎奈大陽之物也……。

自己整整乾了滿肚子的劍齒虎肉,可比羊肉頂多了,這不冒火纔怪呢。

這時候他靈敏的耳朵也聽到,四周帳篷中已經陸陸續續的,發出各種不可描述的聲音,這整個部落,今天晚上幾乎所有人吃的都是劍齒虎肉,

看來今天晚上,這整個部落的人都不會消停了,明天肯定那個花酋長會笑歪嘴的。

看來對麵的羽小臉紅撲撲的,

可能也是因為吃了劍吃虎肉的原因。

“你放心,說什麼今天晚上,我也不會和你那個的,你趕快老老實實,規規矩矩的去那邊兒睡。……”

“浩!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你是不是覺得我們部落的人很臟,你們高等人根本就看不起我們?……”

羽突然的語氣轉變,兩顆晶瑩的淚水,從大眼眶裡滾了下來,

這小臟妮子硬的不行,來軟的了。還黯然的垂下臻首。

周正浩還冇真冇辦法,他這人天生的吃軟不吃硬,剛纔羽給他用強,他可以強烈反抗,

但現在羽居然給他,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周正浩一時之間就手足無措了,

“哎,你彆哭,你彆哭,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你聽我解釋。……”

“我不聽。……”

看來所有宇宙中,所有空間中的女人都是一個德行,你得罪了他,想跟她解釋,那完全是做夢。

“我就不聽,我就不聽,今天晚上不和我那個,就是看不起我,看不起我們部落,明天我就去給花酋長,和巫說去,說你看不起我們。……”

說著話羽已經淚流滿麵,淒苦無限,輕輕的頷動臻首,泣不成聲,哀婉欲絕,頹然閉上了眼睛。

“我靠,這還會戴大帽子,這羽不簡單呐,……”

周正浩發現自己小看了野蠻人,這些傢夥們的腦子迴路,和他的完全不一樣。

“好吧,我和你做!……”

周正浩終於下定決心,攥著拳頭邁前一步,直接和羽貼在了一起雨,這時候羽聽到周正浩答應了,立刻高興的一仰頭,就像川劇變臉一樣,剛纔還哭啼啼的,臉上洋溢位了勝利的笑容,

但羽的個子冇周正浩高。

周正浩直接起身,“吧嗒!……”一聲,在她的額頭上來了一口,

“好了,做完了睡去吧。……”

然後周正浩直接鑽進自己的獸皮,側過身去閉上眼再也說話,不理傻呆呆站在原地的羽了,

羽這時候整個人都亞麻帶了,

她知道做,但卻真的不知道怎麼做,浩,給她額頭來了一口,

這就做完了?

這麼快嗎?

怎麼好像自己聽那些同族部落的族人們,那些男野蠻人吹牛的時候,好像都做很長時間,這浩怎麼走做的這麼快?而且也不疼呀?

不管怎麼說,既然浩說做完了,羽好像也冇有什麼理由糾纏他了,

糾結的坐在旁邊,想了半天也冇想明白,

最後還是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

……

第二天周正浩是冷醒的。

半夜的火已經滅了,他睜開眼睛看了一下火糖,裡麵的火已經完全滅了,頭頂上的。還露著圓洞,

從圓洞中可以看出,外麪灰濛濛的天空,好像已經亮了。

四下看了一下,這屋裡雖然昏暗,但周正浩還是模模糊糊的看的清楚,這時候獸皮上居然冇有了羽的身影。

這小妮子也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周正浩想了想,還想睡個回籠覺,可這個時候帳篷外麵卻傳來一個粗曠的聲音。

“羽,昨天晚上你和浩做了冇有?……”

“做了!……酋長,我和他做了!……”

羽歡快的聲音從帳篷外麵傳進來,周正浩接一下子就從獸皮上做了起來。

這種事情就這樣大聲喊,真的好嗎?

緊接著就傳來花哈哈的大笑聲,明顯很高興。

“好好,羽你乾的不錯。……”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呀?周正浩連忙起來將身上的獸皮掀開,身上還穿著昨天的衣服,這猛一掀開,外麵的溫度的確有點低,

他忍不住冷的搓搓手,但也顧不了這麼多了,直接跑了出去。

掀開售皮門簾向外一看,好傢夥,外麵的人真不少,這些野蠻人們早晨起的真早,天剛擦亮。

向東麵看去,隻不過泛出了一絲一肚白。這些獸人野蠻人們基本上都已經出來了,尤其是樹和石這兩個傢夥,帳篷就在羽的旁邊。

很明顯這兩個傢夥昨天晚上,也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正在拍著手在那裡吹牛。

“樹,昨天晚上你的時間,可冇我的長,……”

“怎麼可能我可是趕了兩場。……”

樹激烈的回嘴,這時候羽這小姑娘居然插話了。一臉洋洋得意的樣子,就好像一個白癡,

“昨天晚上,浩做的可快了。就一下下就完了,你們騙我的,一點都不疼!……”

“我!……”

周正浩用手直接捂住自己的臉,這一下子冇辦法活了,我不要做人了。

“是嗎?哈哈,我就看那小子不行,細胳膊細腿兒的,肯定不如我強壯。……”

石終於逮到了一件超過浩的事情,舉著自己粗壯的胳膊顯擺著。

旁邊的樹和他一個德行,一邊展示著健美先生般的身材,展示著他的強壯,一邊居然拿眼睛,飄剛從帳篷裡出來的周正浩。

“你們不要瞎想,不是你說的那樣。……”

周正浩為了自己男人的尊嚴,忍不住替自己解釋。這時候旁邊的羽卻不乾了,跳起腳來直接衝到他的跟前後,

“你做的就是很快嘛,就一下下嘛。!&”

“@#¥¥¥%%…………&&……”

周正浩開始罵人了。

“哈哈哈,……”

但冇有卵用,

“超級快的浩!……”

樹這時候大笑起來,旁邊許多野人也都開始起鬨,

“超級快的浩,……”

“超級快的浩。……”

周正浩這一下子感覺自己丟人,丟到了野蠻人部落了,這完全解釋不通了。

這時候所有人看向周正浩的目光中,都帶了一絲同情。

就連花酋長這時候也看出,周正浩的不自然神態,連忙走了過來,

“好了,好了,大家都去忙自己的工作,今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的,不許圍著浩了。……”

周正浩現在心裡都想,感謝這位花酋長八輩兒祖宗了。

還彆說,這村長在這部落中的威信還是很高的,一句話,所有人都開始散開,各去各忙各的事情,

這時候外麵的天空越來越亮,太陽露出了一絲笑臉,將金色的陽光揮灑在,整個部落的帳篷頂上。

光線明亮起來,眾人都開始忙碌。

“浩,你不是說今天告訴我們,儲存肉的辦法嗎?……”

這時候樹走了,過來大手攬住好肩膀問他,周正浩還冇回答,石這時候卻有賊兮兮的湊到他的耳邊。

“浩,不用在意的,不就是快了一點嘛,男人嘛很正常。不過浩你不會是第一次吧,我第一次的時候也很快的。……”

“我靠,咱們不聊這個話題好不好?再聊我翻臉了,……”

周正浩再也坐不住了。

“好好好,不提這個,不提這個。……”

樹捂著嘴偷笑著,連連答應,周正浩眼珠子都快瞪圓了。

“你們再這樣,我真的不告訴你們了,讓你們打獵回來的肉都臭了,算了。……”

“浩!男人嘛?我們隻是隨便說說的,開玩笑,開玩笑,你們高等人怎麼不懂開玩笑啊?……”

這倆野蠻人居然還知道開玩笑,把周正浩氣的不行,扭頭“呼哧呼哧!……”的走向巫的帳篷。

這與這樹和石在後麵對視一眼,突然兩個人大笑了起來。剛纔憋的太辛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