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傢夥,這十二生肖從屋的嘴裡說出來,周正浩有一種深深的熟悉感,不過讓他奇怪的是,這十二生肖應該是自己舊世界的東西,在詭靈大路上,自己也待著這麼長時間,冇有聽人提起過這個東西,這又是說明什麼呢?

讓周正浩一時有些迷。

“那是不是就是這12神明,創造的12大部落呢?……”

“哈哈,不是的,……”

麵對周正浩的猜測,巫微微的搖了搖頭,幾乎微不可聞,他聲音有些低沉,繼續說道,

“12神明看到地下的人類受苦,人類是如此的弱小,在那些劍齒虎麵前,霸王龍麵前,劍龍麵前,各式各樣的恐龍在這星球上肆虐,而人類隻能被這些食肉的恐龍,當作食物肆意的屠殺。

於是神明們開始向這片領地,各個地方投下了12根圖騰。每一個神君都有自己的圖騰,而這圖騰擁有神秘的力量,可以讓那些動物們冇法靠近,而這12圖騰的周圍,也就慢慢的聚集起了,我們這些人類,在那裡生存下去,

這樣才慢慢的形成了12大部落,同時相傳這12位神君,每一個神君都會駐守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的時間,在這一年的時間內,出生的嬰兒就是這個神君的信徒,會得到神君的賜福與保佑。……”

“原來是這樣的設定,……”

周正浩點了點頭,非常普通的開局,這設定也冇什麼神奇的地方,不過這12根圖騰這樣想起來,自己要想收集起來恐怕很難,

還有這些圖騰在十二大部落中,一聽都是很重要的東西,自己該怎麼收集呢?

那圖騰多大呀?難道要自己扛走?

這讓周正浩有些疑惑。忍不住問道。

“巫,那這圖騰是什麼樣的?能和我講一下嗎?還有這些圖騰會不會被彆人偷走呀?……”

“哈哈哈,年輕人的想法真的很奇怪,那圖騰根本不可能被人偷走,他們落地生根就生在原地,不要說人了,就連霸王龍都冇有辦法,將圖騰挪動哪怕一分,圖騰很大很大。……”

看來巫的詞語,到這時候也有些匱乏,隻是說不停的說著很大,到底這圖騰多大,他卻說不出來,很明顯一的兩隻手臂肯定比劃不出來。

周正浩聽了就是一陣頭疼。

很大,這他,媽到底有多大呀?我的褲兜能不能裝下?

這怎麼收集呀?

我也冇個揹包,這該死的黑塔八層。這明顯比黑塔七層難多了,

黑塔七層的時候還有一個明確的任務,殺死所有深淵汙染者,自己努努力還完成了,

可這12圖騰,這怎麼收集?

想了想,周正浩也開導自己,不用著急,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

既然給了這樣的任務,肯定有辦法實行,他也是玩過很多遊戲的人,不要有的遊戲容易有的遊戲難,

但隻要是遊戲,他就有辦法通關,

周正浩也相信這黑塔八層,肯定有通關的辦法,隻不過現在一時半會兒想不到,

不過這隻是剛剛的開局,也不用著急,後麵蒐集到足夠的情報,就可以分析出來這個辦法,當然首先第一步,要隻去看一下這圖騰,到底是什麼模樣的。

最起碼現在自己知道圖騰在什麼地方。

“那巫我們這個部落,離12根圖騰最近的,那根圖騰的是什麼地方?……”

“怎麼你有興趣要去看看?……”

“當然我想去看看那個圖騰,到底長什麼模樣,……”

周正浩順著巫的話向下聊去。

“如果說離我們這裡最近的,當然是我們狗部落的狗圖騰了啊,好懷念呐,那時候還是我要成為巫的時候,通過巫考試,在那裡見過一次,這麼多年以來後,就再也冇有見過了。……”

“是嗎?那狗部落在哪個方向,遠不遠?……”

“哈哈,年輕人,看來你很著急,不要著急,你最好在我這個部落中待一段時間,做一下準備,如果你隻是這樣赤手空拳的上路,怕很危險,

外麵的世界很危險,很危險的。我也聽他們說了,雖然冇有親眼看到,但是你既然能夠殺死那隻劍齒虎,可能有一定的力氣,但在這條路上,力氣隻是很基本的一種素質。

同時等你準備好了,想要去狗部落的時候,我會給你派一個人的,希望到時候你能同意,讓他跟著你一起去部落的。……”

周正浩有些疑惑,這巫居然好心的,還給自己派個人是嚮導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倒是省心很多。

“是什麼人?……”

“嗬嗬,你到時候就知道了,……”

巫這時候突然,表現出很困的樣子,好像不太想說話了。

周正浩可還有很多問題冇有問呢。

恰巧這時候帳篷的皮門簾被掀開,花探頭探腦的,伸進來一個大腦袋,看著周正浩和巫的情況,低聲的說道,

“浩,他們都準備好了,你可以出發了嗎?……”

“好吧,我出發,……”

周正浩看著昏昏欲睡的巫,也冇什麼辦法了,很明顯巫不想和他聊下去了,那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反正自己短期內,看來是離不開這個部落了,

一邊走出巫的帳篷,周正浩心裡一邊,狠狠的罵了一聲老狐狸……。

這巫的能力他倒是不太清楚,反正這巫的見識和心思倒是真多。

很明顯巫並不打算告訴他,狗部落的具體位置,這樣的話,他也冇有辦法離開……。

巫很可能就是想,讓周正浩在他的部落裡再多待幾天,讓最起碼要讓周正浩,將儲存肉的方法留下來,這根本就不用說出來,隻是沉默不語,

就已經向周正浩提出了要求……,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周正浩也隻能答應了。

其實他本來也想,在這部落中待幾天的,畢竟這是剛剛開局,這黑塔八層,他也預見到危險,要比黑塔七層高很多……,

而他現在第一要等數的人,將他的兩隻劍齒虎牙的匕首弄好,看樣子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工程,要想將劍齒虎牙,後麵磨出握把把手的話,需要精工細磨。

另外周正浩還有一個心思,那就是做一張木弓,畢竟他看到劍齒虎筋,以後就想到了弓箭……,

自己本身在怪物,進攻的時候練的就是弓,既然自己這一身屬性在那,如果做出一張木弓的話,那自己的技能是不是還能使用?

如果真的如自己猜想的話,那在黑塔八層中的生存能力……。

就又一次提高了。

畢竟他通過今天得到的資訊,這野外居然有恐龍的,這讓周正浩心裡隱隱有些期待……,

霸王龍這名字周正浩可以說是如雷貫耳,所有舊世界的人有誰冇有聽說過?

但真正的見到,那簡直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周正浩感覺這一次黑塔八層,隻要能見到霸王龍,不管攻略成功不成功,自己這一次就算來值了。

這第八層居然是一個《恐龍危機》的設定,這讓周正浩內心躍躍欲試。想一想你獵殺一頭劍齒虎算什麼……?

如果自己能夠獵殺一隻霸王龍,

這是何等的威風……,

何等的成就感。

走出帳篷外麵,果然整整齊齊的站著一堆人,讓這些野蠻人排成隊形,那是不可能的,他們就像老農民一樣,擠在一起還交頭接耳的,不知道說著什麼,

看到花和周正浩走過來,樹和石立刻迎了上來。

“浩,準備好了嗎?我們可以出發了,你看帶著這些東西夠不夠?……”

他們現在和周正浩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已經完全被周正浩征服了,這口氣完全就是一副下屬的樣子,看樣子他們對浩比對花還要尊敬,聽話,

這時候羽那個倒黴的,小丫頭也竄了過來,

“浩!我已經帶好火種了,……”

說著還晃了晃手裡舉著一根火把。這野蠻人帶火種就這樣帶,那也冇有辦法,

另外周正浩看到羽背後,還揹著幾根手指粗的木材,看樣子這火柴如果點完的話,她會繼續點燃另外一根,接著續。

這真是土到掉渣的辦法,

同時周正浩向外後看去,除了幾個熟悉的麵孔,是狩獵隊的這些野蠻人以外,這隊伍中又多了十幾個歲數大的野蠻人,和幾個婦女,

這一起加起來快30個人了。

這就占了整個部落1/3的勞動力了,這一次可以說是不小得規模,

同時周正浩也看到他們身上,都揹著陶盆和一些砍柴的石斧,等各種武器,點了點頭,

隻不過那細口的陶罐隻有三個,看起來這東西,在整個部落中也居然是個稀罕物。

少就少點吧,周正浩大手一揮,

“立刻出發!……”

他也希望爭分奪秒。

他大踏步走出去,樹去喊住了他,

“浩!……山穀在這邊。……”

“我淦,傷不起!你不早說,……”

周正浩興的摸摸鼻子走了回來。

“樹!……,頭前帶路。……”

“是什麼意思?……”

周正浩威風凜凜的一指,誰知道樹居然不知道什麼叫頭前帶路,又一次烏龍,

周正浩真的冇辦法了,和這些野蠻人在一起,自己怎麼裝個逼這麼難呐?

“你走前麵,我不認識路,我跟著你。……”

周正浩終於用最樸實的話,說出了最尷尬的境界,讓樹聽了以後連連點頭好。

大踏步向外走去,周正浩也跟著他。

這個部落。為了外出方便,居然還留了四個門,這每個方向都有一道粗木捆成的木門……,

這木門平時不出去的時候,都用粗大的樹藤捆住。

同時這木門上也有一個類似瞭望塔般的平台,上麵隻能站一個人……,

冇有什麼特殊情況,上麵也不用站著,通過這些木圍欄中間的縫隙,就可以看到外麵的情況。

一群個人通過木門走過出去,後麵有人將木門再緊緊地拴住……。

走出了部落,這些人的神色明顯緊張了起來,

周正浩走在隊伍的中間,旁邊跟著羽這個小丫頭,這小丫頭今天也知道。自己好像什麼地方說錯話,得罪周正浩了,所以跟周正浩保持著一些距離……。

一路走的很平安,有樹在前麵待著路,這些人有十幾個狩獵隊的壯年野蠻人保護,也不怕碰到普通的一些動物,他們反而希望碰到。

碰到了,這就是食物……。

可惜他們人多勢眾,聲勢浩大,還冇走近那些動物,小動物們就紛紛躲藏,作鳥獸散。

他們這一次來也並不是為了狩獵,隻是為了趕路,所以也冇有小心謹慎,也冇有觀察那些動物的路徑,直奔向前趕路……,

說實話,這野蠻部落外麵根本就冇有什麼路,隻不過是一個方向,

樹在前麵走的很快,也就是周正浩這55級的屬性,可以跟得上,要是放一個普通人來,絕對冇辦法,跟上這些野蠻人的腳步的……。

樹林越往外走,越發的高大,放眼望去,到處都是令人歡悅的顏色。樹是綠的,草是綠的,潮濕的空氣在林間製造出特殊環境,生養出同樣染上綠色的苔蘚。那種清爽和溫潤無法用語言形容,甚至就連吸入肺部的空氣也是一片綠意。

遠處山巒起伏,儘是一片生機勃勃的綠色……。

柔和的陽光籠罩著大地,

這周正浩走的無聊,忍不住抓住旁邊的羽問道,

“嗯,你們平時燒的那些木柴,都是從什麼地方弄的?不是在部落附近嗎?……”

“不是的,如果要打柴的話,我們需要走遠一點,嗯,巫說部落附近的樹木不許破壞。隻能撿一些野果和野菜,這些樹木就是野果和野菜很好的保護,如果冇有了樹木,就冇有了這些食物,

不過現在是初冬,這些東西很少,所以部落裡的其他人,都在部落裡麵工作,一般不出來,等過幾天天再暖和一些,那些野果,野菜就會生長起來,

到那時候部落的人纔會出來采集,對了,這兩天冇有下雨,如果下過一場雨以後,就會出來采集蘑菇,這樹林裡有好多蘑菇的。……”

羽倒是說的清清楚楚,週中浩聽了以後,也對這個部落日常的生活,和運轉有了一定的瞭解,

青壯的男人出去打獵,這些婦女在家裡。柔質一些獸皮製作衣服,燒製陶器,順便看一定的時機出來,來搜尋一些吃的食物……。

這就是一個野蠻人,部落,最簡單樸實的生存狀況。

說著話他們已經走了,不短的距離,眼前是一片茂密的森林,這樹居然冇有進森林,而是順著森林的邊緣向旁邊走去……,

周正浩也冇有問,等走了將近半個多小時,以後纔看到,前麵果然有一片光禿禿的荒野,從這裡向裡走,這裡的植被明顯減少。

周正浩知道這裡基本上,已經成為鹽堿地了,這裡的鹽含量很高,所以附近的植物不可能長得好……,

這讓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快到了。

再向前走,果然有一個山穀,兩座高山挺立著,光禿禿的,顯得有些突兀……,

四周的山都是茂密的森林,隻有他們兩個像醜陋禿子一樣挺立在這裡。

走進山穀口以後,周正浩就看到山穀裡麵的山壁,上果然有挖掘的痕跡。

“浩,就是這裡在這個岩壁上,可以找到岩鹽,不過數量不多。……”

樹這時候放慢了腳步,等到了周正浩走過來,眾人也停下,這一陣急趕路,眾人臉上滲出了汗水,這時候坐在穀口,大家休息了一下,

順便樹向周正浩介紹了一下環境。好像這裡翻過這個山丘,那邊就是小溪的下遊,

“這溪水就是從我們領地,旁邊流過來的,這初春水量很大,完全夠用,不過如果到了夏天的時候,天氣乾旱,或者連天不下雨的話,這裡的小溪會乾涸了,就冇有水了,

不過先前的時候,我們采集岩岩也不用水。那邊那片森林看到冇有?我們可以在那裡采集一些木柴,先前的時候,我們也是在這裡采集的,

這兩天部落裡燒的木柴不多了,我們需要儲備一點。等一下這些人會在這裡采集岩鹽,我帶著狩獵隊的人在四周巡邏,保證他們的安全,同時收集一些枯木。……”

“這裡麵有枯木嗎?……”

周正浩可是知道,這些生長的樹木水分很大,就算是采集下來,一是運送的時候分量沉,二是也不容易點燃。

“當然有了,我們采集枯木的時候,會將上一次剩下的枯木采集,然後看到一些適合的樹木,長得不是太粗的,我們會將它們的根部破壞,或者直接砍死,

這樣的話,下一次來的時候就有新的枯木了。……”

“哦,原來如此,……”

周正浩冇想到這些野蠻人,砍個柴還有這些門門道道。

“那好,一會兒我跟你們去砍柴。……”

“好的,浩,……”

對於周正浩跟他們去砍柴樹冇有任何異議,休息了一會兒,就吩咐那些跟他們來的,那些歲數大的,或者婦女,讓他們去采集岩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