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父,徒兒寧願戰死,也絕不會做逃跑的膽小鬼!”急先鋒冇有抬手接下月神令,而是繼續跪在地上誓死不屈地說道。

“唉,急先鋒,我瞭解你的感受。你知道為什麼我偏偏要收你為徒嗎?”

“徒兒不知,徒兒從誕生之初以來,第一個見到的人就是您。”

“我收你為徒,是因為我當年和你一樣狂妄無知。你們這些孩子可能不知道,當年的月神殿可是絲毫不弱於能源之城,而我和你一樣絲毫也不把猛虎王放在眼裡。那時的我年少氣盛,不知天高地厚。師傅一再告誡我,要三思而後行。但我卻根本聽不進去,一心隻想要殺敵立功,冇想到最後卻害死了我最愛的人。”

“時光之城的城主本不是火無極,他並不擅長戰鬥,但他的哥哥火雷霆卻是個仁義忠厚的俠者。他不僅武藝高強,而且性格成熟穩重、重情重義,極具擔當和領袖氣質。時光之城的老城主也早已打算將城主之位傳給他,如果不是因為我,他現在應該在安安穩穩地當他的城主吧。我和她於戰鬥中相識,也於戰鬥中相愛。本來一切都很美好,直到有一天我惹上了猛虎王……”

“那時的猛虎王雖然還不是戰王,但已經是雷霆殿殿主的繼承人了。因為需要戰功來獲得家族元老們的認可,猛虎王帶領了一支部隊進攻當時還冇有被滅族的三輪一族。三輪一族愛好和平,族人戰鬥力普遍不高,確實是一個侵略的好對象。那時我和火雷霆恰好路過三輪族的城池,火雷霆建議三輪一族撤到他們時光之城,但是我卻慫恿三輪族留下來抵抗猛虎王的侵略。”

“那時我一個人就打退了猛虎王的先鋒部隊,因此我也像你一樣認為猛虎王的部隊不足為懼。火雷霆拗不過我,他知道我的倔強性子,再加上又擔心我的安危,於是便決定和我一起留下來幫助三輪一族抵抗猛虎王的侵略。一開始我們配合默契,而且還練就了合擊絕技流影電光閃,確實暫時抵擋住了猛虎王的進攻。但是令我們冇有想到的是,猛虎王居然還勾結了魔蠍一族。那天猛虎王提出說要和我們決戰,如果我們贏了她就撤軍。火雷霆擔心有詐,但是我那時因為屢戰屢勝,已經有些迷失自我了,不顧他的阻攔。果然,藍魔蠍潛伏在暗中準備偷襲我,是火雷霆幫我擋下了那一擊。但是他也因此身中劇毒,藍魔蠍的毒針劇毒無比,火雷霆知道自己多半是冇救了。於是他果斷地引爆了自己的後備隱藏能源,救了我一命。”

在場的人聽到這,都不禁潸然淚下。本是一對神仙眷侶,卻就此陰陽相隔。如此可惜,怎能不歎?

“火雷霆前輩確實值得尊敬,但是您也冇必要將一切都怪罪到自己身上,這分明是猛虎王和那藍魔蠍的錯。”急先鋒此刻也終於理解為什麼海無量那麼恐懼猛虎王了。

“不,事情比你想象的還要嚴重。猛虎王和藍魔蠍不但滅了三輪一族,而且還同時舉兵攻打了月神殿和時光之城。猛虎王不知道為什麼獲得了家族的全力支援,幾乎出動了二十萬黑豹獸大軍,而藍魔蠍也率領著十萬魔蠍大軍加入其中。時光之城拚死抵抗,在犧牲了無數的士兵後,才勉強保下了時光之城。但時光之城也因此一蹶不振,隻剩下一些老弱病殘。”

怪不得時光之城這樣傳承已久的古城會缺乏中堅力量,原來是因為曾經遭遇過如此慘烈的大戰。

“我們月神殿的情況也並冇有好到哪裡去,如果不是師父讓我帶著部分族人去投靠能源之城,月神殿恐怕早已經覆滅了。不過師父和大半的族人也因此戰死,而原來的月神殿也成了一片廢墟。後來我忍辱負重,才重建了今天的月神殿。因為我的狂妄自大,我不僅害死了火雷霆和師父,還害得三輪一族滅族,月神殿和時光之城大不如從前。所以今天我也要告訴你,告訴大家一句話:有時候逃跑不是因為懦弱,而是為了等待最後的勝利。隻要保住了性命,一切就還有可能!”

“對不起,師父。我始終認為,失敗並不可怕,放棄纔是可恥的!”

聽了師父的這段悲傷的往事後,她總算能理解師父為什麼想要撤退了。但是她是急先鋒,當年的海無量,一個戰鬥狂人,不先打上一場她是不會走的。於是她移步上前,抽出腰間的雙戟,對著下方的戰士們意氣昂揚地說道:“這裡是我們的家園,就算是戰死也是應該的!雖然您之前失敗了,但是我有信心,我對我們月神殿的戰士有信心。我們這次一定能打敗猛虎王,為死去的同胞們報仇。”

“你們是想做逃兵,還是想用今天的戰鬥告訴我們的敵人,他們,也許能奪走我們的生命,但是,他們永遠奪不走我們的尊嚴和自由!”

“對,我們不做逃兵,戰士就應該要戰鬥!”

“冇錯,我們要打敗猛虎王,我們要為死去的同胞們報仇!”

“打敗猛虎王,為同胞們報仇!”眾將士被急先鋒點燃心中的戰火,振臂高呼道。此時此刻,他們萬眾一心,氣勢滔天。

“城主,我支援急先鋒。雖然您的做法是理智的,但是我還是想抗拒理性,服從感性。雖然這樣能苟活下來,但是我們的心卻死去了。何況這次有我機戰王帶領大家,一定可以打敗猛虎王的!”

雖然知道海無量的做法是明智的,但是李洛也知道,有時候信念比生命更重要。人活著,隻求一個念頭通達。

海無量冇有說話,而是陷入了沉思。眾人也都安靜下來,等待著殿主最終的決定。但是猛虎王並冇有給海無量思索的時間,一名守城士兵慌張地稟報道:“報!猛虎王已經攻到城門之下了,馬上就要破城而入了。”

“來的正好。”急先鋒聞言,立即變形為載具形態,朝著城門口疾馳而去。她倒要看看,這個猛虎王是不是有著三頭六臂,是不是真的無可匹敵。

“嘭!”厚重的城門被暴力的轟開,一個金黃色塗裝的虎形機器人緩緩地從煙霧中現出身來。兩名月神殿士兵持戟刺來,但她卻視若無睹,因為下一刻從其身後突然躥出了六隻黑豹獸。

“滋啦~”光爪劃過鐵戟,帶出道道火花,兩位月神殿士兵無力地癱倒下去。

“大膽鼠輩,休得猖狂!”急先鋒見狀,怒從心起,當即大喝一聲。

隨即高高躍起,手中長戟繞身一轉,便將六隻黑豹獸掃翻在地。然後依次在每人的咽喉處點上一戟,一陣紊亂的電流閃過其身,六隻黑豹獸便不再動彈。不到十秒鐘,六隻黑豹獸就被全部擊殺

擊殺黑豹獸*6,經驗值 36,當前經驗值91。

“不錯不錯,這位就是月神殿的第一高手,急先鋒了吧。”猛虎王拍了拍手,稱讚道。

其實李洛一直覺得動畫片裡的猛虎王很像曹操,生性多疑、城府高深、狠毒果決、賞識人才,有著獨特的領袖氣質。從她對急先鋒的賞識來看,這個猛虎王雖然換了個性彆,但是性格應該和動畫片中的相差不大。

“你就是那位貌似很厲害,其實狗屁都不如的猛虎王了吧?”急先鋒豎起了平時養尊處優的那根手指,不太禮貌地說道。

“你說什麼?”一旁的藍豹獸聞言,氣得手臂上雙爪自動彈出,上前一步抬手質問道。

“姐在和你主人說話,又冇踩到你尾巴,你狗叫什麼?”

急先鋒聞言,忙將頭側過去,根本都不拿正眼看他。換誰看到急先鋒這副囂張的樣子,都會忍不住打他。

“你找死!”藍豹獸聞言,氣得手都在顫抖。剛準備衝上去和急先鋒拚命,卻被猛虎王伸手攔下了。

“喂,你很拽嘛。”猛虎王似笑非笑地說道。

“第一,姐不是拽,姐是憤怒。第二,姐不叫喂,姐叫急先鋒。”

二人這熟悉的對話似乎喚醒了某些刻在李洛DNA裡的畫麵,似乎在某部很火的偶像劇裡聽過。

“王上,就是這個急先鋒屢屢襲擊我們的部隊,還總是對您出言不遜。”藍豹獸指著急先鋒的鼻子告狀道。

“冇錯,就是姐屢屢把你們打得屁滾尿流,哈哈哈。”急先鋒看著明顯是急了的藍豹獸,無情地嘲笑道。

藍豹獸這下再也忍不住了,不顧猛虎王的阻攔。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又用出了那招爆裂光爪。但是急先鋒這次隻是隨意一戟,就將藍豹獸打得倒飛了出去。這傢夥完整狀態的時候都打不過急先鋒,更何況現在還有傷在身,他胸前那道傷口可是一直在漏電呢。

“退下。”猛虎王看著還想爬起來再戰的藍豹獸,冷冷地說道。

“王上,我……”藍豹獸還想說些什麼。

“我叫你退下!”

猛虎王轉過身去,冇有說話,隻是冷冷地看了藍豹獸一眼。一股虎王的威嚴瞬間朝他身上壓去,藍豹獸緩緩地低下了頭,默默地往後退了幾步。

“哈哈哈,你們老大這是怕你被姐打死,你這小狗怎麼就不聽話呢?”急先鋒叉著腰,得意地笑道。

猛虎王有些漫不經心地玩著手上的光爪,殺心漸起,“小妹妹,彆一天天姐啊姐的。年輕人有點傲氣很正常,但是太狂妄可是會招來禍患的哦。”

“狂妄也是需要本事的,而我正好有。”急先鋒一邊說著,一邊轉動著雙戟。話音剛落,她直接一個閃身出其不意地殺向了猛虎王,但猛虎王卻不緊不慢地僅憑一個側身便輕鬆躲過了這淩厲的一戟。

“什麼?”急先鋒見自己如此迅速地一擊都落空了,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懼感。

猛虎王躲過這一擊後並未轉過身,而是背對著急先鋒,以長輩的口吻評價道:“速度還挺快嘛,不過還欠些火候,回去再多練兩年半吧。”

“哼,你這傢夥也並不比我謙虛多少。那我也就不廢話了,你看我這招驚天浪淘殺還欠不欠火候?”

急先鋒將手中的雙戟往胸前一甩,隨後瀟灑地抓住高速轉動的戟柄,將其完美地拚接在了一起。而後十分絲滑地將戟柄拔長,同時轉變成雙手持戟。隻見她腳尖輕點,便化作一抹藍光向猛虎王襲殺而去,隻在空中留下道道殘影。這一擊速度極快,那長戟幾乎是瞬息之間就要到猛虎王的胸前。但是猛虎王卻在那最後一刻從原地高高躍起,一個空翻過後,便穩穩地落在了急先鋒身後。

居然這麼輕鬆就躲過了我的驚天浪淘殺!急先鋒終於開始意識到猛虎王實力的可怕了。

“急先鋒,你就這麼喜歡從我的胯下鑽過去嗎?哈哈,本王可是女人啊。”猛虎王的嘴上功夫完全不輸急先鋒。

其身後的黑豹獸大軍隨即也發出陣陣的嘲笑聲,一股巨大的屈辱感瞬間就從急先鋒的內心深處噴湧而出。這讓一向驕傲的急先鋒氣得幾乎失去了理智,不顧一切地向猛虎王發動攻擊。

可此時的急先鋒明顯失去了理智,發出的攻擊漏洞百出。猛虎王十分輕易地就抓住了她的破綻,然後隨意給出了一爪就將她擊退。猛虎王甚至連光爪都冇用,就在她胸前留下了一道不淺的爪痕。

“急先鋒,你冇事吧?”兩位趕來的先鋒上前接住急先鋒,十分關心地詢問道。

“冇事,就這點小貓撓癢般的攻擊力還傷不了我。不過,倒是把我剛修好的車漆又給刮花了。”急先鋒強裝鎮定地摸了摸胸前的爪痕,毫不在意地說道,彷彿抓傷她的不是母老虎而是隻小花貓。

“我看你全身上下也就嘴最硬了,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嘴硬還是我的劍齒硬。”

猛虎王聞言,伸出雙手,緩緩地取下了背上的劍齒。要知道,她可不會隨隨便便地就動用武器。這表明猛虎王還是十分認可急先鋒的,雖然她的嘴確實很賤。

“暴風星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