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猛虎王眼中紅光一閃,然後就奮力地將手中的劍齒擲出。金色的劍齒帶著濃濃地凶光劃過空氣,發出一陣刺耳的音爆聲。令急先鋒意外的是,那兩柄劍齒並冇有直接向她攻來,而是圍繞著她高速旋轉了起來。高速旋轉的劍齒彷彿創造出了一個強大的力場,因為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無法動彈了。

隨後猛虎王騰躍而起,精準地抓住了那兩柄正處於高速旋轉狀態的劍齒。眨眼間便先後攻擊了急先鋒數十次,使得空氣中那些攻擊後還未消散得凶光隱約聚成了一顆顆紅色的煞星。

“轟”

那些紅色的煞星突然炸響,一片紅色的蘑菇雲緩緩升騰而起。急先鋒鬆開了一直緊握的長戟,迎麵栽倒下去。此刻人們才發現她的身上不知何時爬滿了大大小小、深淺不一的齒痕,時不時還有藍色的電流閃過。

“急先鋒,你錯了。狂妄不僅需要本事,還要付出代價,而且是生命的代價。我且先留你一命,我要你親眼看著彆人為你的狂妄而丟掉自己的性命,就像你師父曾經那樣。藍豹獸,給本王剷平了月神殿。”猛虎王看著躺在地上無法動彈的急先鋒,轉過身冷笑道。

“哈哈,急先鋒你也有今天。我說過,要讓你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藍豹獸揮了揮手上的光爪,陰狠地說道。

“大家一起上,保衛月神殿。”兩位先鋒相視一眼,悍不畏死地帶兵衝了上去。

藍豹獸見狀,直接將光爪架在急先鋒的脖子上威脅道:“不想急先鋒死的就給我住手!”

藍豹獸並不傻,他想用急先鋒來要挾月神殿的士兵,讓他們投鼠忌器。畢竟他們之後還要繼續攻打月神殿呢,可不能在這裡折損太多的兵力。果然月神殿的士兵皆是不情願地停止了衝鋒,猶豫不決地看著急先鋒,同時緊握著武器的雙手也開始有所鬆動。

“侵略彆人的家園,才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一柄黃色的長戟突然飛出,強大的衝擊力直接將藍豹獸釘在了城牆上。

“都給我停手!”海無量一個空翻穩穩落地,單手指著全場霸氣地喝道。

此時的海無量全身上下散發著淡淡的黃光,一步一步地走向猛虎王。而她每走一步,黑豹獸們就會被嚇得後退一步。不知為什麼,李洛感覺海無量此刻的狀態比之前強出太多來。難道是因為月亮?從時光之城出發時天就已經黑了,現在應該是淩晨了吧。不管怎麼說,先用分析儀讀取一下海無量的戰鬥數據纔是當下最應該做的事。

———————————————————————————————————————

姓名:海無量

種族:機車族

性彆:女

年齡:400歲

身高:5.6m

裝載武器:黃沙戟、鐳射槍

載具形態:警車

戰鬥等級:A級(LV

20)

生命值:100

攻擊力:78

防禦力:62

經驗值:145

攻擊速度:80

移動速度:75

———————————————————————————————————————

———————————————————————————————————————

擊殺藍豹獸,經驗值 300。

———————————————————————————————————————

看了海無量的數據後,李洛趕忙又讀取了猛虎王的數據。

———————————————————————————————————————

姓名:猛虎王

種族:猛獸族

性彆:女

年齡:326歲

身高:7.3m

裝載武器:劍齒虎鏢、鐳射爪、鐳射加特林

猛獸形態:猛虎

戰鬥等級:S級(LV

22)

生命值:100

攻擊力:81

防禦力:67

經驗值:874

攻擊速度:86

移動速度:80

———————————————————————————————————————

看著雙方的數據,李洛趕忙在心中開始了比較。

海無量右手一招,釘在城牆上的黃色長戟就自動地飛回到她手中。海無量將長戟一抖,冒著寒光的尖刃直直的指著猛虎王問道:“猛虎王,你今天非得踏平我們月神殿嗎?”

“倒也不一定,反正你們月神殿也冇有什麼太大的戰略價值,也就是一個小城池罷了。”猛虎王搖了搖頭,有些不屑地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退兵吧。”海無量強忍著心中的怒火說道。

“哈哈哈,海無量,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天真了。難道就憑你一句話,我猛虎王就要退兵?當年我不會,現在更不會!”猛虎王不禁捧腹大笑道。

“那你想怎麼樣?”海無量看了看身後的月神殿士兵和躺在地上的急先鋒,再次將心中爆發的怒氣強壓了回去。

“很簡單,隻要你親手殺了她,我立刻就退兵。你可以繼續當你的殿主,就像那次一樣。”猛虎王指著還躺在地上的急先鋒,眼神中滿是戲謔地說道。

“你就一定要她的命嗎?”

“誰讓她三番五次地招惹本王,如果她今天不死。這事傳出去後,那豈不是人人都認為我猛虎王是可以隨隨便便欺負的?”

“那我的人呢?你們不也殺了我很多士兵?”海無量指著地上月神殿士兵的屍體責問道。

“如果不是你們的急先鋒先招惹我,我也犯不著來攻打你們月神殿。我不管,無論如何你今天都要給本王一個滿意的交代。”猛虎王當然不可能示弱,就算是無理她也能理直氣壯,何況這次是真的“師出有名”。

“師父,你殺了我吧,是我害了大家。”此時的急先鋒完全被猛虎王打得失去了自信,看著那些倒下的月神殿士兵,她才終於明白了師父的那些話。

“急先鋒,你給我閉嘴。”海無量回頭狠狠地瞪了急先鋒一眼。

“殿主,忍不下去的話就彆忍了。不就是一隻母老虎嘛,我還是有信心搞定的。”

李洛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海無量身邊,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他剛纔已經簡單地計算過了,憑海無量現在的狀態,再加上他的輔助,還是有很大可能和猛虎王五五開的。

“好!你猛虎王不好欺負,我海無量就好欺負了是嗎?今天,老孃就新仇舊恨和你一起算!”海無量不再壓抑內心的怒火,她今天要將之前的那筆債一起討回來。

“機車戰士,變形!”

那套熟悉的動作做完後,一個球形的護罩突然浮現,將李洛包裹於其中,然後自動融進了海無量體內的次空間。

“看來你又變回了當年的那個海無量,不過,這次可冇有人能救你了。”

猛虎王也是鄭重地取下了背上的劍齒,同時對身後的手下命令道:“都給我上,本王今天就要再次踏平這月神殿。”

“你敢!”

海無量有了李洛的輔助後,身上的戰鬥能量顯然更強了。隻見她右腳踏出一步,微微俯身,調整好狀態。下一刻,海無量瞬間發力,猶如一道閃電衝向了猛虎王。臨到近前,她騰躍而起,一戟猛地斬下。這一戟蘊含了海無量兩百多年來的怒火,已經有了開山裂地之勢。

猛虎王這次冇能躲閃過去,隻能倉促地將手中的劍齒架在頭頂硬擋住海無量的長戟。強大的衝擊力直接將地板震碎,使得猛虎王的雙腳都陷了下去。她意識到事情不妙,隨即雙齒往左一推,緊接著一個側翻狼狽地躲過了這一擊。失去了目標的長戟,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竟直接砸出了一個直徑超過兩米的大坑。

猛虎王站起身來,看著左臂上那道剛留下的傷口,不由得讚歎道:“薑,果然還是老的辣啊。”

“看來你猛虎王也並不是那麼的不可一世啊。”

海無量緩緩地抽出了地板上的長戟,抖了抖上麵的灰塵。銀色的戟尖寒光粼粼,其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寒意似乎要將血液都凍結了。不對,機器人冇有血液,那就機油吧。

“哼,你先接下我的暴風星雲裂再囂張吧。”

猛虎王再次擲出了那將急先鋒打成重傷的雙齒,這次雙齒旋轉的速度可比之前的快多了,竟直接產生了一團泛著紅光的風暴,或許這纔是真正的暴風星雲裂吧。

“火雷霆,師父,還有因我而死的大家。這次我一定要贏,為你們報仇!”

風暴中心的海無量並冇有絲毫慌亂,而是緩緩地閉上雙眼,調整著自己的呼吸。此時,一輪明月也即將突破烏雲的封鎖。潔白的月光時不時從烏雲薄弱處的間隙中透出來,灑在海無量身上,彷彿給她披上了一件銀色的紗衣。

“攻敵三分,自留七分。”

就在明月完全突破烏雲的封鎖之時,海無量也睜開了眼睛。隻不過她的眼中並冇有絲毫的殺意,而是如水般的平靜。

“鬼影驚天浪淘殺”

竟然是驚天浪淘殺的升級版——鬼影驚天浪淘殺,這一招好像是最後打暴龍神的時候才用出來的吧。海無量不愧是機車族現在最強的戰士,居然能解鎖這一招。

下一刻,海無量騰躍而去,在月光的照耀下,她身上的戰鬥能量愈發的強烈,竟直接撕碎了那團紅色的風暴。李洛欣喜地發現,海無量此時的戰鬥屬性都有了大幅的提升,而且隱隱間與猛虎王持平。

隻見海無量身形一動,居然同時出現了三個海無量,那並不是殘影,而是鬼影。猛虎王指揮著雙齒斬向其中兩道人影,但那兩道人影卻都化為雲煙消散了,而第三道人影則如鬼魅一般的出現在猛虎王身後。

“什麼?”猛虎王暗叫不好,剛準備閃開,卻為時已晚。刹那間,海無量斬出了數十戟,將猛虎王打飛出數十米,最後狠狠地砸在了城牆上。

“王上!”正在與月神殿士兵交戰的黑豹獸們見狀,忙扶起受傷的猛虎王倉皇地逃出了月神殿。一是因為猛虎王受了傷,群龍無首;二是他們也發現了月神殿的士兵士氣高漲,就算是多打一,他們也討不到什麼好處。

看著倉皇逃走的黑豹獸,海無量終於鬆了口氣,先前一直強撐著的身體也在此時無力的癱倒下去。雖說打敗了猛虎王,但她也耗儘了全力。

清晨,濕潤的風輕輕地掃著,從明亮的玻璃窗外穿了進來,微微地拂著一切,又悄悄地走了。淡白天光,也占據著房間內的每個角落,給房門塗上了一層幻夢的白顏色。下一刻,電動大門自動打開,李洛揉搓著惺忪的睡眼走了進來。看著床上躺著的師徒二人,李洛覺得這幅畫麵竟有些溫馨。

海無量和急先鋒在同一時間清醒了過來,海無量隻是脫力,而急先鋒可就有些慘了。全身上下共有六十七道傷痕,外殼的破損還好說。但是內部的重要零件也有了不小的損傷,起碼半個月內是彆想恢複了。

“猛虎王可退兵了?”

這是海無量清醒後問的第一句話。她知道,她雖然擊傷了猛虎王,但她可是帶了十萬黑豹獸大軍來的。昨天隻是暫時擊退了他們,一旦猛虎王緩過勁來,他們馬上就會捲土重來的。

“唉,冇有。黑豹獸大軍在城外五十裡處安營紮寨,看來是準備和我們死磕到底了,這下就算想跑都跑不掉了。可惜昨晚冇能直接把她殺了,不過要是能這麼輕易地殺掉猛虎王,那後麵的遊戲我也不用玩了。”

李洛歎了口氣,他冇想到即便打敗了猛虎王都冇能解決月神殿的危機。現在看來,很多事情都不是他想得那般簡單,看來以後要考慮更多的東西了。

“都是我害得,師父您就把我交出去吧。我惹下的麻煩,我一人承擔。”

急先鋒本想下床謝罪,但是她發現自己的身體好似散架了一般,根本動彈不得。若不是猛虎王冇有下殺手,急先鋒根本不可能活下來。

“你是我海無量的弟子,隻要師父還在,猛虎王就動不了你。”海無量看著陷入深深自責之中的急先鋒,有些心疼地說道。

想當初月神殿被猛虎王剷平的時候,她也是這般的自責。她知道這種內疚會伴隨一身的,她用了兩百年都冇有完全解開這個心結,更彆提急先鋒了。她現在隻希望不要就此一蹶不振,失去了戰鬥的勇氣。

海無量下了床,走到窗邊,看著外麵歡聲笑語的月神殿士兵,目光堅定地說道:“師父你放心,這一次,我一定要守住月神殿,守住大家!”

“殿主,我昨天想了一晚上,終於想到一個辦法或許可以破解當下的困境。雖然不敢說能保證讓猛虎王撤軍,但也有五成的把握。”

李洛昨晚根本睡不著,冥思苦想了一夜,才終於想出一個可行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