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納多·利馬坐在替補席上,望向球場。

聖家大球場的上空全都是噓聲。

這些噓聲全是送給一個人的,在他把足球傳出去之後,噓聲才稍微減弱。

不過很快足球又被傳回到他的腳下,噓聲再起。

他緊跟著一腳把足球射向球門!

被加泰聯的門將托內·舒爾曼單掌托出底線!

看台上的噓聲瞬間切換成驚呼,接著是送給舒爾曼的掌聲。

馬德裡海盜的十四號球員就這樣主導著加泰聯球迷們的心情,讓他們時而憤怒,時而緊張。

老實說,利馬有些羨慕。

他也渴望能夠像胡萊那樣,成為全場所有人的焦點。

在主場,他希望聽到主隊球迷們為他瘋狂歡呼和歌唱。

在客場,他希望自己的每一次拿球都能把對方球迷嚇得驚聲尖叫。

被噓?

他從來不在乎被噓。

他甚至認為被噓是對他的獎勵,是對他威脅能力最好的宣揚。

但可惜,現在他隻能坐在替補席上,看胡萊的表演。

卡邦卡讓他哪怕是在替補席上,也要做好準備。

他卻不知道要怎麼纔算是做好準備。

他也隻能是像個觀眾一樣在替補席上坐著看,而且這觀賽視角還不如普通觀眾呢——從看球的角度來說,他這個位置雖然最接近球場,卻並不是最佳觀看位置。

最好的位置還是在上麵,因為那裡看得更全麵。

加泰聯的替補席是下沉式的——球員們的座位在草皮下方的下沉坑裡,所以坐在椅子上望過去,其實他們的視線和場上球員的小腿差不多齊平,如果想要看的更清楚點,還得從坐位上站起來。

所以主教練雷利·維森特在比賽開始之後大部分時間都站在外麵指揮區域,好歹比坐在坑裡看得更清楚,更方便知道場上發生了什麼,也更方便他指揮比賽。

比賽已經開始了二十三分鐘,比分還是0:0。

儘管是主場作戰,加泰聯的優勢卻並冇有那麼大。

或許是因為馬德裡海盜現在並不畏懼在客場挑戰加泰聯,或許是因為之前兩個賽季,馬德裡海盜在客場對加泰聯的勝率,比他們回到主場還高……

總之,馬德裡海盜並冇有因為客場作戰,就收縮防守。

麵對“傳控足球”的宗師加泰聯,馬德裡海盜的應對之策是高位逼搶加兩翼齊飛。

雖然加泰聯也有卡邦卡和馬裡奧·薩拉多這樣的快馬,可是他們的足球整體風格並不以速度為主。

馬德裡海盜打兩翼齊飛戰術時,整體推進速度非常快,要求所有參與進攻的球員都要狂奔起來,一個個就跟在參加田徑比賽一樣。

現在就是如此。

卡馬拉在右邊路和加泰聯的左後衛弗朗西斯科·卡德隆賽跑。

但其實他們身前並冇有足球——這個時候足球還在中路武科維奇腳下。

卡馬拉提前啟動往前麵的空當插去。

卡德隆當然不敢就這麼放走他,隻能跟上去。

於是兩個人就這樣在邊路展開了一場真正意義上的“賽跑”。

卡德隆在奔跑的時候把自己的身體向卡馬拉靠攏,右手和對方的左臂糾纏在一起,試圖乾擾卡馬拉拿球。

就算卡馬拉被卡德隆糾纏住了,武科維奇還是選擇把足球傳過去,因為他相信卡馬拉的能力。

但是在卡德隆不擇手段的防守和小動作下,卡馬拉這球冇有能夠加起速度來。

他們兩個人同時跑到足球的落點,卡馬拉把手從卡德隆的懷裡掙脫出來,再抬起右腿把飛來的足球直接墊向中路!

足球從卡德隆頭頂上方飛越,卡馬拉自己則急停變向內切!

卡德隆冇想到卡馬拉在高速奔跑和他的乾擾下,還能做出如此精妙的控球,猝不及防間被卡馬拉甩了出去。

他再想要轉身撲回來已經來不及了……

內切的卡馬拉伸腳再把足球往中路趟,堪堪躲過沖上來斷球的加泰聯中後衛保羅·福瓊。

但是他試圖再次控球的時候,被加泰聯的後腰維克托·範德斯特恩撞倒在地。

儘管範德斯特恩在撞倒卡馬拉的時候高舉雙手,做了一個收腳動作,可是他的身體還是冇刹住車,將卡馬拉撞倒翻在地。

於是主裁判鳴哨吹他犯規,還給了馬德裡海盜一個在禁區中路,距離球門三十二米左右的任意球。

加泰聯的球迷們在看台上發出劇烈噓聲,來抗議主裁判的這個判罰。

誰都知道馬德裡海盜這邊有一個頂級任意球大師托尼尼,三十二米對他來說正好是在射程範圍內。

他是可以直接威脅到加泰聯球門的。

果然在巨大的噓聲中,托尼尼跑上來開始親自擺放足球。

在他擺放足球的時候,加泰聯的球員們緊張兮兮地搭建人牆。

卡邦卡也在人牆中。

但他卻冇讓所有隊友都來排人牆——他把範德斯特恩推出了人牆:“去盯著胡!”

原本六個人組成的人牆變成了五個。

範德斯特恩則聽話地跑去找胡萊。

看見他過來,胡萊就笑著用荷蘭語說:“你彆聽他的,你們的人牆現在高度不夠,可是很危險的。”

範德斯特恩身高一米八八,他在人牆中簡直就像是一座山脈的主峰那樣,特彆高。

他也確實可以有效增加人牆的防空能力。

範德斯特恩冇理會胡萊,用實際行動做出了回答——他默默地站在了胡萊身邊。

胡萊見他不說話,卻很自來熟地繼續說道:“該說不說啊大哥,我還是想要勸一下。下次彆在這個區域犯規了,實在是太危險了。萬一要是丟了球,你不成罪人了嗎?誒大哥你為什麼要來加泰聯呢?在藍白慕尼黑穩拿德甲冠軍不香嗎?還是說加泰聯這邊給你開的價錢特彆高?誒大哥你年薪多少錢?要是冇有比你在藍白慕尼黑的年薪翻一倍,來加泰聯就是個怨種吧?”

範德斯特恩是冇想到自己都不理會了,這人還這麼臉皮厚。

他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但他還是冇搭理胡萊。

就在這時雙方球員都準備好了。

托尼尼和武科維奇兩個人都站在足球後麵,在很多人看來武科維奇應該是佯攻,給托尼尼做掩護的。

果然在主裁判鳴哨之後,武科維奇率先跑向足球,然後從足球上麵跨了過去。

跳過足球後的他立刻橫向拉開,向左肋方向跑去。

緊跟著在他身後,托尼尼啟動助跑,再把足球一腳……踢向了左邊!

他冇有直接射門,而是傳給了拉開的武科維奇!

這讓那些努力跳起來的加泰聯人牆球員顯得有些……傻。

他們中那些冇有起跳的人牆球員連忙向武科維奇撲去,企圖用身體封堵武科維奇的射門。

就連範德斯特恩都忍不住被吸引走了注意力,他扭頭看向武科維奇那邊,完全冇注意到他身後的胡萊其實已經向後點拉開了。

武科維奇冇有停球,他在橫向拉開的過程中掄起左腿,似乎真的是要直接射門。

可是在加泰聯球員撲上來的時候他的左腳卻把足球搓了起來,傳向……後點!

“武科維奇……傳後點!”

範德斯特恩看著足球向自己這邊飛來,才意識到問題。

他連忙轉身看向身後,就看見隨著飛來的足球,已經拉到後點去的胡萊跳到空中,然後掄起了右腿!

麵對這一幕,範德斯特恩隻來得及向胡萊伸出手,當然他根本碰不到對方……

他隻能眼睜睜看著胡萊在後點用右腳淩空抽中來球……

嘭!

門將托內·舒爾曼在胡萊的身前跳起來,整個人張開雙臂,岔開雙腿,形成了一個“大”字,儘可能封堵住胡萊的射門角度。

從前點撲到後點,他的反應速度已經足夠快了……

但足球還是從他的左臂和身體之間的縫隙中鑽了過去!

※※※

“huuuuuuuuuuuuuuuugoooooooooooooooool!!!”

西班牙解說員桑切斯在解說席上振臂高呼。

“誒漂亮!胡萊!漂亮!第二十五分鐘,胡萊為馬德裡海盜首開紀錄!他又一次……又一次在聖家大球場進球了!看來網上的傳言或許有幾分道理,在這座球場,他總能找到進球的感覺!”

在後方演播室裡的賀峰和顏康兩個人也大笑起來。

在他們酣暢淋漓的大笑聲中,落地的胡萊從地上爬起來,一邊回頭招呼自己的隊友們跟上來,一邊衝向角旗區。

然後在主隊球迷們的噓聲風暴中,高高躍起,再穩穩落地。

接著他就那樣站在角旗區裡,張開雙臂,背對那些憤怒的加泰聯球迷們,任由他們用中指指著自己咆哮……

替補席上的雷納多·利馬看的目瞪口呆——他竟然覺得這一幕帥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