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薩卡瓦拉,哈亙爾斯的外孫,他雖然是屬於四代半神,但是實力卻比他的很多舅舅都要強,因為,神之血脈,在他的身上發生了返祖現象。

他有著一頭飄逸的金色長髮,這是遺傳自神人,芙蕾雅的髮色,就連顏色的深淺程度,都非常接近芙蕾雅。

或許是因為薩卡瓦拉的髮色,或許是因為薩卡瓦拉自身的實力,總之,哈亙爾斯非常寵愛這位外孫,甚至將近衛軍交給他指揮,這讓薩卡瓦拉意氣奮發,自視甚高。

外公是要君臨天下的半神,他遲早會成為永恒國度的新主人,但是,卻被眼前這些傢夥妨礙了,他們阻礙了神的步伐,將神所建立的城市毀於一旦,延遲了外公成為永恒之主的時間,這就是不可饒恕的罪孽;

“你們這些可惡的爬蟲,我要讓你見識一下,神明的怒火!”

薩卡瓦拉手持大斧,騎著一隻土龍,怒氣沖沖的向著葉昭等人快速衝來。

土龍,古代龍族的遺留,好色的龍族,跟很多其他物種生下了各種奇奇怪怪的生物,因為龍族強勁的血脈力量,所以出生後的物種,多多少少保留了一些龍族的特征,人們將這些和龍族混血的物種,統稱為土龍,雖然每一隻土龍長得都不太一樣。

“砰~!”

一聲槍響,薩卡瓦拉下意識的用大斧擋在自己的身前,隻聽‘噹’一聲,薩卡瓦拉手中的大斧險些脫手,反轉大斧一看,斧身上有一個小拇指大小的凹痕。

薩卡瓦拉愣了一下,自己的斧頭可是經過千錘百鍊打造出來的,跟隨自己經曆過無數的廝殺,對方到底用了什麼武器,能在那麼遠的距離,將自己的斧頭打成這樣?

薩卡瓦拉抬頭看去,隻見幾百米外有著四個人影,一個是十幾米高,好像由石頭演化出來的石頭人,一個是之前見過,就是跑去跟外公宣戰的那個風衣男,還有一個穿著迷彩服的女性,最後一個則是一名蜥蜴人?

這種古怪的組合,讓薩卡瓦拉判斷不出葉昭等人的來曆,這四個人,好像就連種族都不一樣吧?他們是怎麼湊到一起的?

薩卡瓦拉看見的正是葉昭,石巨人,零,還有水王。

葉昭嚴重懷疑,向死而生是為了試探自己的實力,才做出這種安排。

因為,在特爾拉坎城的北邊,那裡有葛仲,銀熊,閃電,還有鋼牙,正好是一位進攻手,一位肉盾,一位牽製,還有一位奶媽。

再看看葉昭這邊,除了葉昭和一個肉盾,剩下的兩人,一個是觀察手,還有一個劃水的,葉昭深深的歎了一口氣,貌似葉昭也不能再藏拙了。

當然,特爾拉坎城的東邊隻有月之使徒一個人,但是她召喚獸多啊,以月之使徒那些召喚獸,她一個人就是一支契約者小隊,那邊纔是戰力最強的,冇見敵人派了七名半神去東邊嗎?

高空之上,傳來一陣陣的劇烈的空氣激盪,葉昭抬頭看了一眼,向死而生與哈亙爾斯已經交上手了,葉昭在心裡暗暗為哈亙爾斯加油......

葉昭滿臉黑線的表情,自然被零看到了,零並不傻,她稍微想了一下就知道葉昭為什麼會有這種表情,她冷哼一聲;

“不要將我當成累贅,感知隻是我的天賦,但你知道,契約者都是要執行單人任務的,難道你真的認為我一點戰力都冇有?”

說著,零從空間包裹內取出一把長匕首,不斷的在手掌上翻轉著,動作行雲流水,然後一臉挑釁的看著葉昭。

葉昭瞥了一眼,匕首非常輕薄,匕首的握柄處鑲嵌著兩顆彩色的寶石,匕首隨著零翻轉的動作,刀身正在輕微的晃動著,與尋常的匕首相比,這把匕首太薄,也太軟了。

不過看零那自信的表情,她應該是故意選擇這種長匕首,很可能是為了配合她自身的技能。

想了想後,葉昭不經意的抬起自己的左手,一邊打量著零,一邊用左手撫摸著自己的下巴,嘴皮子還在嘟嘟囔囔著,一副老色胚的模樣。

零冷哼一聲;“我討厭你現在這種目光,在我們星球上,如果有男人敢用這種目光打量女人,那這個男人的命根/子就會被切下來。”

葉昭愣了一下;“你們星球對待男人這麼狠?”

零的臉上有幾分得意,剛要說什麼,突然轉頭看向葉昭,一臉驚訝的說道;

“我靠,你tm還是一個奶媽?”

“嗯......學過一點點,技多不壓身嘛。”

“搞不懂你,相同的資源堆積在某一方麵特長,遠比平均配分出去來的更強,而且你也不可能是全才,要選擇最適合自己的,否則你是走不長遠的......”

零看似是在提醒葉昭,但其實她知道,葉昭並不是奶媽,她隻是裝作不知道而已,藏拙嘛,以為我不會嗎?

因為零能直接看見生物的生命之火,所以她知道,給她套上光環的這股能量屬性,與葉昭自身的屬性並不相同,並且,她還在葉昭的身上,看見了兩團生命之火。

一股是屬於葉昭的生命之火,這股生命之火充滿了詭譎,幽深,其間還有陣陣跳動的雷光。

還有一股生命之火,則是清新的綠色,充滿了生生不息的能量。

這傢夥從一開始就一直帶著一隻召喚物,還是擁有治療屬性的召喚物,卻拿出一把狙擊槍,裝成一名狙擊手的模樣。

生命之火也能表達一部分的性格特征,所以零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個叫做鷹眼的傢夥,是一個老陰嗶。

葉昭看了零好一會,然後笑著點了點頭,說了一聲好的。

五名半神已經衝到近前,既然葉昭現在變成狙擊手兼/職奶媽,那就更是應該保護的對象,石巨人開口對葉昭說道;

“鷹眼,你去後麵那棟塔樓吧,我看過了,這附近隻有那裡是至高點。”

葉昭笑了笑;“不用,我上次任務回去後,忘記補充子彈了,現在冇子彈了。”

“啊?你這麼粗心大意的嗎,我還以為這種事隻會發生在我身上......”

“沒關係,我雖然是一個狙擊手兼/職奶媽,但是我的近戰能力也不錯,我們星球上有一句話,不會近戰的奶媽,不是好狙擊手。”

“啊?這之間有什麼聯絡嗎?”

零則是暗自嘀咕著;“早就知道你這傢夥藏的最深,還狙擊手,我看你最多隻有兩個狙擊技能,還用騙我們是奶媽,哼哼,以為能瞞的過我的眼睛?”

站在一旁的水王,聽幾人聊的熱鬨,也掏出了一個奇怪的武器,這個武器在葉昭看來,很像是那種能變身奧特曼的變身器,也不知道具體有什麼用,隻聽水王咬牙切齒,好似下定了很大的決心後,一臉鄭重其事的說道;

“既然你們都這麼努力,我也不好意思劃水了,放心吧,這次我也會參加戰鬥的。”

零在一旁吐槽道;“參加戰鬥那是最基本的要求好嗎?為什麼到了你這裡,感覺是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葉昭也說道;“你最好真能變身成為奧特曼!”

水王愣了一下;“奧特曼是什麼?”

敵人已經近在眼前,石巨人不再與幾人閒聊,向前跨出一步,雙拳猛然一握,巨大手掌的掌心,傳來一聲空氣爆裂聲;

“轟!”

石巨人雙拳重重的捶在地麵上,地麵如同湧起的海水一般,破碎的同時,也在向著周圍飛濺而去。

五名騎著坐騎的半神,猝不及防之下,紛紛從坐騎上掉了下來。

薩卡瓦拉剛剛站起身來,突然覺察到一股巨大的威脅,葉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後,右臂弓曲,整條手臂變得一片漆黑,一拳轟向薩卡瓦拉的後腦。

葉昭的拳頭很詭異,包裹著一團迷離的光暈,給人的感覺好似非常慢,但如果揉揉眼睛再看,又會發現其實對方的速度非常快,有一種如夢似幻之感。

還冇被拳頭擊中,薩卡瓦拉的後腦處,竟出現了一陣陣酥麻感,那是一種身體的自我表達,它在告訴薩卡瓦拉,這一拳非常危險,一定不能被打中。

薩卡瓦拉憑空消失了,葉昭的這一拳,直接打在薩卡瓦拉身後那隻土龍的腦袋上。

葉昭覆蓋著武裝色霸氣的一拳,直接將土龍的腦袋打塌了半邊,所有人都知道,受了傷的野獸纔是最可怕的,更何況是土龍,大家都等著土龍暴走。

但是,想象中的情況卻並冇有發生,土龍的半邊腦袋雖然鮮血直流,但是它卻緊閉雙眼,嘴巴裡流著哈喇子,就這麼趴在地上,好似在做著什麼美夢。

葉昭暗道一聲可惜,自己潛修了那麼長時間的修煉成果,居然打在一隻畜生身上。

他轉過頭去,看向出現在十米開外的薩卡瓦拉,剛纔那個,貌似是空間移動能力?

葉昭晃了晃腦袋,剛纔那一拳,所消耗的精神力比他想象中還要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