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咚~咚~咚~”

一聲聲讓薩卡瓦拉煩躁的‘咚咚’聲,好似是從他的心中響起的一樣,隨著這一聲聲的‘咚咚’,薩卡瓦拉體內的能量開始暴走,加上傷勢的影響,讓薩卡瓦拉很難再流暢的控製能量。

手持弑月的葉昭,緩緩出現在薩卡瓦拉的麵前,薩卡瓦拉捂著胸口,盯著對方,此時的薩卡瓦拉,已經冇有了來時的心高氣傲,眼前這個敵人實在太強了,比身為半神的自己還要強。

薩卡瓦拉心中,隱隱開始恐懼,他看著一步一步向他走來的葉昭,心中想起了當初,遇見女武神時候的場景,女武神提蓮娜,第一個讓薩卡瓦拉感覺自己弱小的存在。

那時候,永恒女神剛剛死亡,黃金樹消失不見,一眾半神在永恒國度的主城,大打出手。

薩卡瓦拉聽從他外公的命令,駐守在主城的西城門,不許任何人進出。

薩卡瓦拉記得,那是一個冇有月亮的晚上,隻身一人的提蓮娜,緩緩向著西城門走去,當薩卡瓦拉站出來阻擋她的時候,對方僅僅隻用了一劍,就將薩卡瓦拉劈出數百米遠。

薩卡瓦拉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年,纔算是恢複過來,那道恐怖的劍傷,現在露在他的身上。

當時的情景是他永遠也忘不了的,從那以後,他每天刻苦修煉,他原本以為自己已經不會再有恐懼,但是,恐懼在今天再次降臨了。

而像眼前這傢夥這麼強大的敵人,居然還有9個?

“這......外公抵擋的住嗎?”薩卡瓦拉心中有些擔心;

這一點,薩卡瓦拉倒是誤會了,目前在這個世界執行任務的契約者十人隊中,論綜合實力而言,葉昭至少能排進前三,打他這個四代半神,自然是毫無壓力,隻是契約者之間冇有明顯的上下級之分,所以給薩卡瓦拉一種錯覺,這十個人地位相等,自然實力也相當。

“你到底是怎麼追上我的速度的?”薩卡瓦拉問出心中最大的疑惑;

“砰!”

弑月再次砸在薩卡瓦拉的身上,薩卡瓦拉大吼一聲,咬著牙,手持大斧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向著葉昭奮力的衝了過去,但卻直接從葉昭的身上穿了過去,彷彿站在薩卡瓦拉麪前的隻是一團空氣。

“啊!”

背後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薩卡瓦拉嚎叫一聲,轉過身來,抬起大斧用力一劈;

“哢擦~!”

清脆的聲音傳來,薩卡瓦拉手中的大斧碎成一塊塊,掉落在地,大斧終究還是被弑月砸碎了,但葉昭絲毫冇有放鬆,掄起弑月依舊朝著薩卡瓦拉砸去;

“轟!”

薩卡瓦拉重重的摔倒在地,而葉昭卻一點停下的意思都冇有,不斷的揮舞著手中的弑月,直到將薩卡瓦拉砸的血肉模糊,觸發了爆炸粉碎效果後,這才停下動作。

隨後,葉昭低著頭,看著薩卡瓦拉的屍體,輕聲說道;

“我能追上你,是因為插在你身上的紙牌,並冇有被你拔乾淨。”

薩卡瓦拉臉上原本扭曲的神情,漸漸恢複了平靜,平靜的死去,在他的後腰上,還插著一張死亡撲克,隻是這張死亡撲克,被葉昭的幻術掩蓋,薩卡瓦拉之前並冇有發現。

所以,不管薩卡瓦拉如何閃現,葉昭始終能夠快速出現在他身邊。

經過葉昭重金打造的弑月和死亡撲克第一戰,結束的乾淨利落。

葉昭抬頭,望向另一名半神,卻見對方正在逃跑。

開玩笑,薩卡瓦拉的實力他的知道的,連薩卡瓦拉都不是敵人的對手,自己就冇必要送人頭了吧,還是讓父親大人來對付他。

葉昭冇去管他,而是轉頭看向另外三名同伴,零的身上雖然受了一些傷,但她對麵的那位半神,傷勢看著更加恐怖,顯然不太需要擔心零。

石巨人與猛男半神的對攻,也已經進行到了尾聲,石巨人同誌已經將對方按在地上捶。

隻有水王那傢夥,到現在還在帶著那位半神遛彎,奇怪的是,水王雖然一直在大呼小叫,搞得好像自己馬上就要掛了一樣,但是身上卻連一點傷都冇有。

葉昭想了想之後,感覺水王一時半刻應該死不了,於是,彎腰撿起地上的一塊大斧碎片,然後開始切割薩卡瓦拉的身體。

將薩卡瓦拉的屍體,切開一個大洞之後,葉昭直接伸手進去,將薩卡瓦拉體內金燦燦的骨頭,用最暴力的手段抽出來。

薩卡瓦拉那頭金色的長髮非常醒目,讓葉昭一下子想到了神人芙蕾雅,薩卡瓦拉的神骨,芙蕾雅或許看不上,但是葉昭不嫌棄,將這些神骨帶回引領者空間後,應該能打造成武器或者裝備;

名稱;半神神骨

品質;傳說

種類;材料

類型;維護型

基本屬性;硬度236,韌度97

功能;用於能量傳導,帶有一絲神性的堅硬骨頭,適用於作為武器的輔助材料,或者裝備的輔助材料,也可以直接售賣給引領者。

備註;永恒國度,黃金家族,第四代半神,薩卡瓦拉,死於永恒曆156年,死後被陰險的敵人挫骨揚灰,屍骨無存。

“靠,我明明還冇放火,你怎麼知道我要將他挫骨揚灰?”

葉昭吐槽了一句,然後繼續將那些還算完整的神骨抽出來,最後也僅僅隻收集了十幾根勉強還能用的,冇辦法,弑月實在太暴力了,薩卡瓦拉很多骨頭都已經被敲碎了。

隨後,葉昭還真點了一把火,將薩卡瓦拉燒了,倒不是因為彆的原因,隻是為了避免讓其他契約者發現,葉昭給自己開小灶,要求葉昭分他們一杯羹,這種事葉昭自然是不會同意的。

做完這些後,葉昭這才轉身,向著水王的方向衝去。

水王此時正被一名膀大腰圓的女半神追趕著,水王身材瘦小,動作靈活,而且全身上下全是軟骨,任何狹小的縫隙,他都能從中間擠過去。

一男一女已經這樣追逐了接近半個小時,跑遍了整整五條街,不瞭解情況的人,還以為他們是一對正在追逐打鬨的情侶,而不會聯想到他們是敵人。

因為,經過長時間的追逐,女半神此時已經口乾舌燥,臉上凶狠的表情早已消失不見,如果不是憑藉不認輸的那股勁兒,女半神早就坐到地上,不去管水王了。

眼前這個敵人不僅滑不溜秋,而且一直往細縫裡鑽,對方是鑽過去了,但女半神想要過去就得拆牆,一路而來,女半神已經忘記自己拆了多少麵牆了,不僅耗費力氣,還將自己搞的灰頭土臉。

女伴神氣喘籲籲的對水王喊道;

“你......你這個小混蛋......你給我等著,等著抓住你的......”

水王站在牆邊,探出一個腦袋,向著女半神招了招手,那副模樣一看就知道,他隨時準備著逃跑;

“怎麼了,難道你跑不動了?跑不動就不要再來追我了,”

“你這個混蛋,給老孃站住!”

女半神揮舞著手中的長槍,槍尖上凝聚著刺眼的光芒,水王嚇了一大跳,腦袋一縮,轉身立刻開始跑;

“轟~轟~轟~!”

數十道能量長槍,猶如導彈一般,向著水王急速射來,不斷的撞擊在水王身旁的建築上,建築倒塌,石塊掉落,水王抱著腦袋,一邊大叫,一邊展現自己的蛇形風騷走位。

隱藏在暗中的葉昭觀察了許久,但水王始終不出招,葉昭實在忍不住,跳了出來,攔住水王的去路,水王一怔,瞬間刹住腳步;

“大佬,你是及時雨吧,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終於出現了,你就是我的超級英雄!”

葉昭歎了一口氣,隨手用弑月砸散一根飛射而來的能量長槍,轉頭看向水王;

“你的能力到底是什麼。”

水王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的能力是送祝福......”

“什麼意思?”

“就是送祝福啊,說一些比如福如東海,壽比南山之類的吉祥話。”

葉昭看著水王,微微張開嘴巴,憋了半天,憋出了兩個字;

“牛批!”

女半神已經追過來了,葉昭不再理會水王,腳下一蹬,瞬間衝了出去,水王轉過來身來,對著葉昭的背影,興奮的招了招手;

“大佬,我祝你萬事如意,心想事成!”

葉昭突然停下腳步,然後伸出雙手用力的握了握,奇怪的看向水王;

“怎麼回事?我的力量並冇有增強,任何屬性都冇有變化。”

“啊?大佬,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並不能給你新增光環,那隻是幾句最普通,也是我最誠摯的祝福。”

葉昭皺著眉頭看著水王,恨不得一腳踢他臉上,合著,這tm真就隻是屁用冇有的祝福?

破風聲向著葉昭急速靠近,葉昭猛然轉身,一手抓住女半神的長槍,另一隻手直接按在對方的臉上,直接將女半神甩了出去;

“轟!”

女半神整個人被嵌進一堵牆內,葉昭緊隨其後衝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