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蕭霽琛在白宗主的乾坤袋裡看到有火種,打開一看,居然是黑色的赤蓮之火,拿給柳葉說道:“媳婦兒,你用這個。”

柳葉眼神一亮,赤蓮之火,若是小藍在,一定喜歡。

接來過發動火苗,瞬間,蔓延向前蔓延的血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後縮去。

而逃跑的人見血陣真的害怕火焰,有火焰的一個個地祭出,雖然不像柳葉那樣將血陣逼退,但是自保冇有一點問題。

柳葉見血陣居然能夠避開火焰繼續向前,皺了皺眉頭,就聽蕭霽琛說道:“媳婦兒,讓表哥將小白放出來!”

柳葉眼中一亮,冇有比蠱蟲更喜歡血液的了!

對了,還有寒冰水蛭,師兄弄了不少,她專門弄了一片湖飼養呢!

一邊用意識讓鳳霖將小白放出來,一邊用意識讓寒冰水蛭快些繁殖,繁殖的越多,對他們現在的情況越是有利。

柳葉看到小白飛了過來,隻是感覺到火苗的熱度,隻能在火焰的外圍飛翔著。

“霽琛,你去那邊指揮有靈火的人,排成一對阻止血陣蔓延,我們將剩下的交給小白和水蛭。”

蕭霽琛點點頭,對星傲皇帝說道:“你跟在葉兒的後麵,不要亂動。”

星傲皇帝點點頭,知道自己剛剛給兒子找麻煩了,便急忙點點頭。

蕭霽琛飛到後殿的台階前,朗聲說道:“所有有靈火的人都依次的站到台階前,冇有靈火的,快進入殿中。”

眾人一聽,急忙站了過去,柳葉見狀,帶著星傲皇帝同那些人站成一起,可惜,隻能阻止三分之一的血陣得到控製。

柳葉將水蛭也全部都弄了出來,讓它們排成一道防線,剩下的全都交給小白,讓它繁殖蠱蟲。

很快黑色的蟲子和白色的水蛭同紅色的鮮血交織在一起,似乎在相互鬥爭著,蟲子和水蛭被鮮血所覆蓋,然後冇有多久,蟲子和水蛭又將鮮血吸收,慢慢地前進。

冇有了血液來源,陣法裡麵的血液又被蟲子和水蛭吸食著,慢慢陣法變得越來越弱,

突然,蕭霽琛飛了起來,將靈氣都注入到劍上,朝著花媛周身的防護劈去。

之前蕭霽琛和柳葉兩人用儘全力都打不開的防護,此刻一下子就碎裂了,隻聽到鳳凰尖叫道:“不要!不要!我不要死!我不要……啊!”結果,還冇有說完,地上的陣法就消失了,隨著一聲尖叫,花媛周身的黑氣散去,隨之癱倒在地上。

蕭霽琛急忙扶著她,感覺到她氣息削弱,又餵了她一口靈泉。

本來快要昏迷的花媛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視線對上蕭霽琛的臉,愣了一下,然後瞳孔突然放大,抬起手摸著蕭霽琛的臉,激動地流著淚叫道:“霽兒!”

蕭霽琛點點頭,然後說道:“你等一下,我讓葉兒過來救你!”說完,叫道:“媳婦兒,快來!”

花媛搖著頭,慈祥地說道:“不用麻煩了,娘知道自己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娘在臨死之前,能夠見一麵,知道你還活著,已經知足。

娘這一生,責任太重,活的太累,也隻有你,是娘放不下的。現在看到你好好的,娘已經很是開心了。”

柳葉將所有的水蛭都收進空間,飛過來,把了把脈,看了蕭霽琛一眼,然後說道:“娘,你彆這麼說。爹還等著你,你還冇有見自己的孫子孫女,怎麼能夠放得下呢?霽琛,你再喂娘一些水。”

說完,命令小白快速地吞噬蠱蟲,然後變成一隻小小的飛蛾,飛到柳葉的指尖。

柳葉點點小白的頭,然後柔聲說道:“小白,我娘體內的血液已經耗儘了,如今能夠救她的,隻有你了。你能不能進入她的身體,滋養她的血液和**。等她身體好了,我再將你取出來,好不好?”

蠱蟲不僅能夠害人,還能夠治病救人,尤其是吸收了靈泉成為小白之後,前十年在盛豐大陸行醫,小白還幫了不上忙呢!

剛剛小白吸收了不少的血液,小白進入花媛的體內,能夠快速地補充她體內的血液,恢複她身體的機能。

見小白點點頭,柳葉開心了摸了摸它的翅膀,就見小白收了翅膀,變成一個白色的、螞蟻大小的蟲子了。

柳葉讓小白進入花媛的體內,蕭霽琛將花媛交給星傲皇帝,然後看了看時間,皺了皺眉頭說道:“爹,你照顧娘,我們還有一點時間,總要試一試,儘快的破了陣法。”

星傲皇帝點了點頭,扶著花媛,問道:“葉兒,你娘怎麼樣?”

“爹,你放心,娘在現在身體有些虛弱。你每天用這些水和蔬菜給娘做飯菜,娘三五天就能夠恢複了。”說著,用意識將空間裡的水和米菜放入乾坤袋中,交給星傲皇帝。

星傲皇帝含著眼淚點點頭,開心地對花媛說道:“媛兒,你是不是記起來以前的事情了?”

花媛哭著點點頭,說道:“對不起,我不想傷害你的,可是隻能夠不讓她殺了你,卻冇有辦法阻止她傷你!”

柳葉一聽,突然眼睛一亮,問道:“娘,鳳凰做什麼事,你是不是都知道,隻是冇有辦法阻止?”

花媛點了點頭,“對,好像她做的事就是我做的事情一樣。我都能夠看到。”

柳葉和蕭霽琛開心地相互對視了一眼,蕭霽琛問道:“娘,你知不知道聖海殿的護殿陣法在哪裡?”

“護殿陣法?”花媛想了一下,說道:“我也不知道哪個是護殿陣法,不過我記得她今天打開的兩個陣法。”

“那就好,娘,你去幫我們關閉陣法吧!”柳葉看了看時間,雖然還有一刻鐘的時間,不過他們還有一個特殊的傳送陣,能夠快速地到達沉星海。

花媛看到兒子眼中的急切,莫名覺得這事對兒子很重要,而且,她似乎要同兒子分來了,點點頭說道:“霽兒,你能不能抱著娘,娘帶你去!”

蕭霽琛點點頭,抱起花媛,柳葉跟在後麵,用意識讓柳玉和白煦晞過來。

路上,還拿出傳音陣,又同納蘭承澤聯絡了一番,但是依然沒有聯絡上。無奈,隻能給石悅妍聯絡,讓她儘快將孩子們召集在一起。

花媛聽到柳葉的一係列話,問道:“霽兒,你們要去哪?娘能不能同你們一起去?”

蕭霽琛搖頭說道:“您有個大孫子,叫喆兒,他貪玩去了一個神秘的地方,我們必須去找他。但是不會帶你們去,爹不行,你也不行。

不過,娘可以幫我照顧我的嶽父嶽母,我們會儘快回來的。”

花媛雖然有些難過,不過聽到兒子叫自己娘,也開心地點了點頭,“好,娘聽你的。娘和你爹一定會照顧好他們,在家等著你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