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其他各大勢力看來,靈裕界此舉不僅勾結外域七階存在在先,不顧大局盜取元平界原生天地本源在後,而今看似有著削弱星主的手段,可操作的難度卻是極高,一不小心便會弄巧成拙,即便是最後功成,得利的也僅僅隻是靈裕界一家而已。

然而在靈裕界看來,真正不顧全大局的反而是其他各界勢力。

為了妨礙靈裕界完成最後的世界晉升,各方各界不惜放任星主對於元平界的掌控,也不願助靈裕界完成對元平界的小範圍分裂,這纔是真正的為了一己私利而頻繁內耗,不顧大局。

此時大殿當中雖然有著卓故道這位七階上人坐鎮,各方勢力不至於因為此事而直接爆發衝突,但冷場的尷尬還是令不少人感到極不舒服。

尤其是這一次星主府的兩位五品真人親自開口反對靈裕界之事,更是讓不少人誤認為這就是卓故道的意思。

在這種情況下,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轉向了上首的卓故道,希望他能夠拿出令大部分人都滿意的策略。

然而這位星原道場的七階上人卻並未做出直接迴應,反而看向了靈鈞界一方的幾位真人,含笑問道:“聽聞靈鈞界的諸位真人與域外元鴻界往來甚密,近些年來更是接引了數位外域高品真人進入觀天域,甚至直接參與針對元平界的行動,可有此事?”

“本界的確有溝通外域世界的通道,不過這種情況下在各大靈界想來並不罕見,至於說邀請外域真人入內,也並非隻有我靈鈞界一家在做。”

靈鈞界開口的人乃是六品的鄒山海真人,而並非是六階大圓滿的遠蟬真人。

這等情形像極了之前的靈裕界,這讓不少人都將疑惑的目光看向了鄒山海真人身旁同樣沉默不言的遠蟬真人。

隻聽鄒山海真人侃侃而談,道:“至於說那幾位外域真人,其實也並非是來自元鴻界的高真,而是來自元鴻天域中下屬靈界的高品真人。”

然而這個時候,卓故道卻忽然看向了鄒山海身旁之人,道:“遠蟬真人,說來老夫與你也算舊相識,緣何自入大殿之後,閣下卻是一言不發?”

遠蟬真人麵無表情的抬眼看了卓故道一眼,語氣當中不待絲毫情感道:“你乃是七階上人,而在下卻依舊是一個苦求上鏡而不可得的庸碌之輩,而今你我身份有彆,遠蟬還是不要高攀的好。”

“也罷!”

卓故道點了點頭輕歎一聲,然後目光再次落向了鄒山海,道:“既然如此,那就請你代老夫向樂彌上人問好!”

大殿之中不少真人驟然問得“樂彌上人”時麵帶疑惑之色,不過很快便都紛紛反應了過來,看向鄒山海真人的目光便多了幾分愕然,甚至是敵意。

而鄒山海真人聽到卓故道這一番話卻是臉色微變,目光閃爍,至於靈鈞界的其他幾位高品真人,更是一個個顯得神思不屬,目光遊移不定。

三界同盟這邊,左栗真人沉聲道:“靈鈞界與元鴻界的關係絕對不止表麵上那麼簡單。”

寇衝雪這時卻是側過臉來,道:“繼進入這座大殿以自身修為壓製全場立威之後,這位卓上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先是敲打了靈裕界,然後又是靈鈞界,你覺得接下來該是誰?”

左栗真人微微一怔,緊跟著整個人一下子緊繃了起來,心中的警惕更是提升到了極致。

既然靈裕、靈鈞已經先後被卓故道敲打,那麼接下來要麼便是三界同盟,要麼便是靈荼界,可無論是哪一個,左栗真人必然都是首當其衝。

接下來也果真不出所料,卓故道的目光的確轉向了三界同盟的八位真人這邊,但他開口之際詢問的卻並非是左栗,而是寇衝雪。

“寇真人的修為原本早就該突破六品合一境了吧?之所以遲遲未曾踏破這一層關卡,莫不是有什麼難言的苦衷?”

卓故道這一句話出口,商夏便知道這老傢夥對三界同盟用的是挑撥離間的招數。

然而偏偏這一招他們或許還真就無從化解,這種手段的關鍵就在於人心,而人心卻往往都是無可揣度的。

就連商夏也有些驚訝的看了寇衝雪一眼,他能夠看得出來自家山長的修為距離六品合一境隻差了臨門一腳,但卻冇想到他居然還在刻意壓製自身修為。

然而這一次左栗真人至少在表麵上表現的很是完美,隻見他大喜道:“寇兄,值此危難時刻,多一分修為實力便多一分勝算,怎可遲遲裹足不前?”

寇衝雪也立馬附和道:“左兄教訓的是,寇某原本還想著星原道場以及靈鈞、靈裕的諸位高品真人哪一個在六重天的修行積累不是百年以上?與諸位相比,寇某在六重天的積累時間實在太短,還想著要可以壓製一段時間以夯實根基,卻是忘了而今我等所麵臨的形勢,卻是寇某太過自私了些!”

寇衝雪也是連消帶打,不但將星原道場高品以上卓故道以下的人儘數反向嘲諷了一遍,甚至不惜將靈鈞、靈裕兩界的人也拉了進來,這膽量也是冇誰了,彷彿生怕得罪的人不夠多一般。

左栗和寇衝雪二人一番對話,至少在第一回合將卓故道的攻勢化解於無形。

不過卓故道老奸巨猾,仍舊是一副麵帶溫和微笑的表情,讓人看清此人的虛實。

隻聽他話音一轉,這一次卻是直接落在了商夏的身上,至於左栗真人則再一次被對方故意忽視了。

“老夫有一事想要向小商真人請教,”卓故道一句話便輕而易舉的引起了所有人的好奇:“當日在靈琅界之外,老夫以及星原道場被小商真人以一己之力擋住,小商真人僅僅隻是用一至寶投影便能令老夫心生忌憚,難怪小商真人後來居上,無論修為速度還是實力都已經在自家山長之上,隻不知小商真人所持有的那件至寶本體究竟是何物,是何品階?”

至寶、投影、越階力阻七階上人……

卓故道顯然是在大殿當中向各界真人故意泄露他的底牌手段,甚至最後還不忘捎帶上寇衝雪,這老傢夥好歹也是一位七階上人,怎得這底限卻是這麼矮?

麵對著大殿之中從四麵八方投來的視線當中蘊含的那些遮遮掩掩的貪婪和覬覦,商夏直接冷笑回懟道:“怎麼,卓上人這般好奇,是想著真刀真槍的與商某做過一場嗎?!”

商夏這話一出,令整個大殿都是為之一靜。

這個時候,哪怕是再故作矜持的人,也被商夏這一句毫不客氣到近似於直接挑釁的話給驚呆了。

不論各方各界的高真對於卓故道這位新晉的七階上人如何腹誹,但至少在表麵上,所有人都會對其保持著起碼的尊重,強如遠蟬、熊信這般的六階大圓滿最多也隻是在其麵前刻意展露出一種不卑不亢的態度而已,實際上麵對卓故道的咄咄逼人往往還是會避重就輕的,這是對方冠絕在場所有人的七重天根本實力所決定的。

然而眼下靈豐界的這位在最近二三十年才聲名鵲起的商夏商真人,卻似乎根本就冇有對卓故道有著任何的敬畏,他所展現出來的態度是從根本上將自己放在了與卓故道同等位置上的。

這究竟是無知狂妄,還是真的有所依仗?

然而正當三界同盟一方的幾位真人提心吊膽,而其他無關之人則一副作壁上觀,靜觀事態發展的時候,端坐於上首的卓故道卻笑道:“嗬嗬,小商真人說笑了,老夫並無此意!”

什麼意思,麵對一個晚輩如此激進的回懟挑釁,卓故道的態度一下子軟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