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廷彥也感覺到女人柔軟細嫩的手按在他的光裸的大腿上,有種說不出的曖昧味道,而楚安安上身的衣服也濕透了,緊緊地貼在皮膚上,勾勒出讓人移不開視線的完美曲線,讓男人的呼吸都隨之粗重了幾分。

楚安安感覺到了一種莫名地危險襲來,她自己好像是暴露在野獸麵前的獵物。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一邊說著,楚安安一邊趕緊像是觸電似的把手拿開,轉身要出去。

結果腳踩在地上的一灘水上麵,差點直接滑倒。

慕廷彥見狀,連忙起身把她給拽住,楚安安這纔沒有摔倒。

但,她這麼一搞,慕廷彥的身體便一覽無餘地展現在她眼前,男人身上的水珠,順著結實的肌肉和完美的人魚線慢慢滑下去,有種讓人移不開視線的致命吸引力。

楚安安也不知怎麼,就這麼看了下去,過了一會兒,她纔回過神來,臉一下漲得通紅,像是熟透的番茄一般。

“怎麼,要不要再看一會兒?”

慕廷彥看著楚安安這副模樣,勾起唇角,語氣中帶著笑意。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楚安安像是被戳中了一般,趕緊扭過頭,想要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這種尷尬的處境。

但是,慕廷彥抓著她的手臂,冇有鬆開,她隻能這麼看著男人的身體……麵麵相覷。

看著楚安安這副手足無措的模樣,慕廷彥的心情大好,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湊到楚安安耳邊,“所以,你這次特意進來,是要勾引我,還是說,你很擔心我?”

“都冇有!”男人說話時散發的熱氣打在楚安安臉上,讓她更加覺得熱度飆升。

至於他給出的答案,哪個都是楚安安打死不願意承認的。

“我隻是……隻是怕你要是在裡麵淹死了,或者出個什麼意外,連累到我,嗬嗬,我還不想死呢。”

聽著楚安安的話,慕廷彥隻覺得好笑。

這個女人還是那麼嘴硬,不過,她越是這麼說,慕廷彥就越覺得她是在掩飾什麼。

“關心就關心,不用找這麼多理由。”說完,男人大發慈悲地鬆開手,還楚安安自由。

楚安安這纔像是受了驚的兔子似的,轉身趕緊跑掉了。

慕廷彥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眼前,隨著浴室的門被砰地一聲關上,這才徹底看不見了,男人起身換上了乾淨的睡袍。

楚安安出來以後,摸了摸自己發熱的臉,內心日本誰說唾棄自己實在是冇出息,為什麼會因為這個男人的一些舉動而控製不住情緒……

果然,儘快逃離這個地方是必要的,不然的話,待在一起的時間長了,楚安安怕自己會忘記曾經刻骨銘心的恨意。

掐著自己的手心,感受到指甲嵌入肌膚那種疼,楚安安慢慢地平靜下來。

這時,慕廷彥打開門出來,剛剛洗完澡的男人身上還泛著溫熱的水汽,沐浴液的香氣瀰漫在房間裡,一種讓人淪陷的氛圍彌散開來。

楚安安冇抬頭看他,但男人卻把毛巾丟了過來,“給我擦頭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