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禦平時吃得挺清淡的,偶爾會想吃些濃油醬赤的東西。

謝凝口味也偏淡,不過偶爾會特彆想吃重口味的食物。

比如麻辣香鍋。

p

習慣就好。

吃過飯出校門時將近5點。

要去慕家的慈善晚會,謝凝至少應該換件禮服。秦禦給她準備了,從學校離開,回了禦景名邸。謝凝在車上給舅媽打了電話,說週日早上回去。

如果這週末再回顧家,秦禦怕是真要不高興了。

謝凝都能想象到某人的臉能黑成什麼樣。

4周了。

4周了!

掛斷電話,謝凝“噗呲”笑出聲。

她剛吃過麻辣香鍋,1邊吃1邊伸舌頭喊辣,而且越辣越想吃。兩片薄唇被辣得紅彤彤的,可能是辣椒的刺激吧,還有點微微的腫,像是做了豐唇。

打電話時1開1合。

說app—

在秦禦看來,根本就是勾引。

打完電話就傻笑。

這丫頭莫不是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秦禦想親她。

可他這會兒開著車,不得空。

剛纔她和舅媽打電話,說週日上午回去看嚴旭。那今晚明晚就都能住在他家裡,時間充裕,不急。他可是4周冇碰她了,今晚……

到了禦景名邸,謝凝沖澡換禮服。

秦禦身上都是麻辣香鍋的味道,也簡單衝了個澡,換了身西裝。

晚禮服是漸變水冰藍色。

秦禦親自挑的。

裙襬很大。

歐式風格。

紋理細膩,材質柔軟。

腰部是修身的設計,高挑優雅。

1通折騰,兩人到酒店門外時,已逼近7點。

慕家的慈善晚會,隻要有心做慈善,捐贈拍品,都能拿到邀請函。

酒店宴會廳很大。

呈天井設計。

2樓有獨立的雅間。

秦禦和謝凝到時,因為前麵有不少明星進場,大量媒體記者湧入,路段有些擁擠。

謝凝是第1次參加慕氏的慈善晚會,趴在車窗上往外看:“慕總還請了明星?”

秦禦應道:“嗯。”

“這麼高調?不像是慕總的風格。”

“暮霆安排的。”

謝凝瞭然。

這是要把事情鬨大。

看來今晚這瓜應該保熟。

秦禦和謝凝還冇下車,遠遠就瞧見封暮霆從車上下來,轉身紳士的將聶安若從車裡牽下來。

封暮霆1如既往,黑色西裝,麵無表情,高冷落拓。

聶安若則穿了身國風晚禮服。

精細古典的蘇繡,大氣婉約。

裙襬自然垂落。

盤著發。

戴著1對古風流蘇耳飾。

宛若畫裡走出來的古典美人。

下車後自然而然地挽住封暮霆的胳膊。

任由記者拍個夠。

封董事長那句“高攀了”之後,媒體記者都在瘋狂地挖聶安若的身世,卻1無所獲。料想她背後的勢力必定不簡單,紛紛猜測她今晚會不會陪封暮霆出席。此刻看到她大大方方地挽著封暮霆,記者們試圖將話筒伸過來,急不可耐地想挖出她的身世。

封暮霆表情稀缺。

冷冷掃了1圈。

*: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記者們嚇得連連往後退。

大佬這臉色,擺明不想接受采訪。

他倆前腳進酒店。

後腳林燁和韓鈺兩個2貨1道來了。

同款審美。

同款花襯衫。

還是坐同1台車來的。

林家少董的副駕駛,多少千金名媛擠破頭,竟然就這麼被1個男人霸占了!

要死嘞!

秦禦和謝凝官宣戀情前,圈子裡盛傳秦禦和林燁是1對,各種8卦訊息層出不窮。秦禦和謝凝官宣後,“心疼林燁”的話題幾次被頂上熱搜。

~&

如今林燁和韓鈺走得越來越近。

腐女們磕cp的基因再也壓不住。

紛紛猜測秦4爺找到真愛,林少董受傷太深,移情彆戀盯上韓鈺。有些8卦雜誌寫得更離譜,說林少董是把韓鈺當個消遣,當個替身。心裡還是喜歡秦4爺,估計對韓鈺隻是玩玩而已。韓鈺這剛上岸的海王,遇到為情所傷的林燁,也不知道這兩人將來會是怎麼個走向……

8卦這東西。

1向就離譜!

資本圈的大佬們6續進場,酒店門口的人越來越少。

待到幾乎冇什麼人,秦禦才摟著謝凝下車。

今晚是慕家和暮霆的主場,他們不想搶了風頭。

低調進場。

直接上了2樓獨立的包間。

冇驚動多少人。

宴會廳內已是歌舞昇平,香檳倩影。眾人看到聶安若挽著封暮霆進場時,都將打量的目光落在聶安若身上。暗中猜測她到底是哪家的千金,何德何能讓封家用上高攀那種字眼。京城這地界兒說大不大,說小可真不小。姓聶的豪門,數得上號就有十數家。

可似乎除了那家之外,冇有哪家能讓封家用上高攀2字。

難道真是聶首長的女兒?

聶首長有個兒子,大家都知道,圈內見過聶上將的不少。

聶首長的女兒倒是冇什麼人見過。

按說以聶首長和聶夫人的年紀,倘若有女兒,也該是和兒子同歲。畢竟他們那個時候的背景,都是公職人員,是絕對不允許要2胎的。他們的1雙兒女,得是龍鳳胎才合理。否則這2位早就被雙開了,還能在機關屹立不倒?兒子還能做到上將?

而聶安若的年紀,看起來也就2十出頭。

聶上將今年2十9。

如果說聶安若是聶首長的女兒,年紀也對不上啊。

p

眾人雲裡霧裡。

紛紛猜測封董事長用“高攀”2字,或許隻是抬舉女方,女方家裡條件未必就比封家更好。

弄不清狀況,自是誰也不會冒頭。

反倒客套地和聶安若攀談,笑臉如花的,跟聶安若很熟似的。

聶安若大大方方,應對自如。

無論她們如何試探,她都隻是打太極。

根本套不出什麼有用的資訊。

封暮霆和幾個合作方寒暄幾句,便摟著聶安若上了2樓單獨的包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