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凡矗立在半空中,眼神卻是異常平淡:“你們還走的了嗎?”

話音剛剛落下,陸凡周身氣息便瀰漫四周,讓整個東域氣溫都的達到了最低。

化羽等人卻冇有絲毫猶豫,直接便向著獸族所在方位踏去,他能夠明顯感覺到,陸凡周身那強橫的氣場,如果與陸凡對戰,他們也將冇有任何勝算。

獸族其他人也感受到了這等恐怖的力量,眼神中更帶著慌亂,自然是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般,出乎他們的預料,更讓他們始料未及。

化羽等諸多高手,冇有絲毫猶豫,直接便強行離開了東域。

陸凡並未追趕,而是嘴角微翹,並未當回事,縱然獸族全部逃離,他照樣可以追趕至獸族,將他們全部反殺。

“反攻的機會到,諸位隨我一起,讓他們付出代價!”

歐陽青青大喊,在獸族之中亂殺四方,人族其他高手也紛紛呐喊,冇有大聖強者坐鎮,獸族不過是一盤散沙,根本就不值一提。

陸凡矗立於半空中,望著眼前的戰局,整個人都顯得有些觸動。

不少獸族向著中州逃竄,內心更帶著惶恐,他們可是非常清楚,獸族其他大聖都離開了,如果他們再不離開,等待他們的將是死亡。

“獸族侵犯人族,今日你們也必將付出代價!”

陸凡聲音冰冷,但是單手一揮,便有著無數道靈力奔湧,靈力所過之處,冇有任何人能夠抵禦,所有的獸族身形都化為烏有。

陸凡隻是施展出了一招,便將他們全部截殺。

其他殘餘獸族見此,心中更是震撼,自然是冇有想到,陸凡會這般恐怖,而且無所畏懼,似乎這一切在他眼中,都算不得什麼。

“陸小子,你果然冇有讓我們失望!"

無名長老踏步而來,眼神更顯得鄭重,他自然是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不過這一切的功勞,也都歸結於陸凡。

“無名長老放心,我已經成功達到大聖之境,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陸凡神色認真,對於無名長老更是有些恭敬。

如果不是這兩位老者捨生取義,恐怕人族早已消亡,畢竟以他們的能力,完全可以是不參與這場戰鬥,但是他們為了人族,卻甘願燃燒精血,這可是需要有著極大勇氣。

“半道長老不必擔憂,此事我自有決斷!”

陸凡微微輕笑,眼神更顯淡漠,事情到了這般地步,他自然是不會罷休。

獸族殘殺人族,這對於他而言,已經是不死不休的仇怨。

半道長老冇有多言,陸凡道這般說,自然是有著自己想法,他身為長者,也隻能支援陸凡。

一時之間,東域的地盤內,獸族諸多高手避退,眼神中更帶著驚恐。

轉眼之間,整個東域之中,再無獸族蹤跡。

而在獸族領地之內,化羽神色慌張,直接命人開啟了守護陣法,每個人心中都有著惶恐。

“化羽族長,如今那人突破到大聖之境,必定是我獸族之危機,現在該當如何是好!”

蒼鷹族長出言,更是有些擔憂,畢竟此事關係重大,稍有不慎,便會讓獸族萬劫不複。

“如今之際,唯有防守了!”

化羽苦笑道:“上古神體,同階無敵,他既然已經是大聖,便不是我等能夠對付!”

“這終究不是辦法!”

長風搖了搖頭,神色更是有些波動,他如何都冇有想到,獸族會走到這一步,讓人不禁有些感歎。

“其實,各位爺不用太過擔憂!”

化羽輕笑道:“我獸族大陣,可不是浪得虛名,人族想要攻入,也不是那般容易,而且你們應該知道,若是有誰膽敢在獸族大開殺戒,那位存在,絕不會不管!”

隨著這番話語,眾人神色微微變動,自然是冇有想到,這才安心了不少。

“冇錯,有著那位存在,人族縱然有著再多高手,也無法將獸族如何!”

蒼鷹族長點頭,更帶著一股氣場,似乎一切儘在掌控之中。

與此同時,獸族眾人已經退回領地,不敢再踏入人族半步。

如今人族大聖陸凡強勢出現,他們若是貿然出現,恐怕性命堪憂。

人族的一座城池之內,陸凡身形矗立著,目光向著無名長老望去:“如今獸族全部避退,人族百廢待興,還請長老費心了!”

“這倒是無妨!”

無名長老擺了擺手:“不過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殺儘獸族,為人族死去的亡魂報仇!”

陸凡聲音斬釘截鐵,更帶著一股氣勢,獸族這般行徑,讓人族毀之一旦,這仇可謂是不共戴天。

“既然如此,這幾日我便召集人族高手,隨你一同前往!”

無名長老點頭,更帶著激動,其實他也一直在期盼著這一天。

如今陸凡突破到大聖之境,這便代表著人族即將走向巔峰,而獸族之內,也冇有誰能夠抵禦陸凡。

“不必了!”

陸凡搖頭說道:“對付獸族,我一人便可,無需人族氣他人!”

“獸族高手如雲,還有著十一位大聖!”無名長老沉重道:“如此豈不是太過托大!”

“如今我突破到大聖,實力更是達到了極致,憑藉著獸族那幾位大聖,未必能將我如何!”

陸凡直言道:“所以長老不必擔憂!”

說完之後,陸凡身形這才消失,顯然是準備孤身前往獸族。

無名長老心中擔憂,更是有著不好預感,陸凡雖然現在實力極強,成為了無上大聖,但獸族畢竟是一大族群,如何是一人之力能夠應對。

“看來陸小子是鐵了心!”

半道身形踏出,同時露出微笑。

“隻是不知這是福是禍!”

無名長老苦笑:“你應該知道,獸族之中,也有著強大底蘊存在,如果......”

“有些事情,陸小子可能考慮的比我們清楚!”

半道長老擺了擺手:“隨他去吧!哪怕獸族的底蘊存在,也未必能夠傷到現在他!”

隨著這番話語,無名微微一驚,自然是冇有想到,半道長老這般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