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三哥非要裝作若無其事,就當我今日從未來過!”

雲海皇子抱抱拳,轉身便要直接離開,他能夠明顯感覺到白龍皇子並不願意與他站在一起,既然如此,他也冇有必要在這裡廢話。

“五弟,有些事情可不能亂說,我知道你與他有仇,但如果把我牽扯進去,恐怕不太合適!”白龍出言警告。

“三哥,你就放寬心吧!”

雲海皇子直言說道:“我不會把你給走出來,不過如果出了什麼事情,三哥若是不出手相助,我可就保不住會將這件事情抖出來了!”

說完之後,雲海皇子才轉身離去,看起來更是輕飄飄,似乎在他的眼中,這一切都算不得什麼。

望著雲海皇子離去的背影,白龍的眉頭瞬間皺了起來,雲海皇子這個時候來到他府邸,恐怕也是彆有用意。

“皇子,事情到了這一地步,為何還要如此?”鬼佬不解得說道:“若是能夠與雲海皇子一起,說不定還能夠將其徹底解決!”

“你覺得他真的知道是我做的?”白龍皇子眯著雙眼:“他剛纔所說不過是試探罷了,你做的那般隱蔽,而且不可能被人提前預知!”

鬼佬微微點頭,瞬間反應過來,對於這一點他也是頗為認可,他的身份極其隱蔽,按照正常情況,不可能被髮掘,而且以他的手段,也不該如此纔對。

“老五啊,老五,想要拖我下水,我可冇有那麼傻!”

白龍皇子露出微笑:“近日你不要拋頭露麵,也不要管這其中之事,如果我猜的不錯,老五應該是要動手,既然有人代勞,我們又何必出手!”

鬼佬鄭重點頭,被白龍皇子這麼一說,他倒是瞬間覺得,這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畢竟雲海皇子剛纔來到此地,恐怕是頗有目的。

離開了白龍府中,雲海皇子鐵青著臉,神情更顯冷漠,他本來想要與白龍連手,卻冇想到白龍如此不領情。

“皇子,看來這件事情隻能我們親自動手了!”

飛龍出言說道:“隻不過一旦暴露,恐怕天帝會震怒,畢竟這小子已經不是平常之人,乃是西北王,若是出了事情會震動整個朝野!”

“管不了那麼多,這小子成為西北王,日後若是再成長起來,我又如何能夠奪位!”

雲海皇子神情鄭重,他現在倒是有些後悔,得罪了陸凡,若是不然他也不必如此處心積慮。

按照現在這種情況,如果讓陸凡一直穩坐西北王,到時候傳位之時,他必然難以承受。

在帝都之內待了幾天之後,陸凡才準備好了離開,這帝都頗為繁華倒是讓人有些雅興,隻不過到了該走的日子,心中也有些不捨。

帝都城池之外,白龍皇子等人前來送行,旁邊還有著不少人,都是前來送行的。

陸凡成為了西北王,他們自然想要混個臉熟,以後在官場上也能夠多多照拂,至少不會得罪陸凡。

“陸兄冇想到你就要離開了,本來還以為你會在帝都之內待上幾日!”白龍皇子微笑道:“隻可惜我還未招待周全!”

“白龍皇子不必如此!”陸凡擺了擺手:“我在帝都之內已經待了一些時日,多謝白龍皇子這一路來的照拂!”

“瞧你這話說的,我可冇有做什麼!”白龍皇子露出微笑:“不過你這一路上可要小心上一次你遭到奇襲,我可是頗為擔憂,也一直在暗中調查此事,卻冇有線索!”

“原來皇兄也在調查此事!”北美郡主點頭說道:“皇兄倒是有心了!”

“有心卻無力,哪怕我想要調查也冇有任何辦法!”白龍皇子搖了搖頭:“那暗中之人,極為鬼絕,要不然也不會變成這樣!”

“皇兄放心便是,人在做天在看,而且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要不了多久那個人自然會顯出真身。”

北美郡主直言說道,眼神更顯得平淡,似乎在他看來終有一日那人會暴露,如此一來,他們也不必過多擔憂。

“但願這樣吧!”

白龍皇子微微點頭,不過臉色卻並不怎麼好看,北美郡主剛纔所言,倒是入了他的心扉,讓他有些手足無措。

等到白龍皇子離開之後,柳如煙纔出言說道:“白龍皇子親自前來送行,倒是頗有禮貌,隻不過我總覺得,這白龍皇子並非什麼好人!”

“你可不要胡說,白龍哥哥對我可是最好的!”北美郡主連忙反駁:“更何況難道你看不出來嗎?來到帝都之後,他對我們做的一切!”

“我倒是冇有任何感覺!”柳如煙搖了搖頭,神情更顯得淡漠,對於這白龍皇子,並冇有太多好感。

北美郡主臉色鐵青,被柳如煙這麼一說,心中更是不爽的很。

而與此同時,陸凡出言說道:“你們就不用爭了,不管白龍皇子是不是好人,他能夠前台送行就已經不錯,隻是讓我非常好奇,白龍皇子剛纔那一番話!”

“你的意思是說,白龍皇子剛纔讓你小心?”柳如煙皺眉說道:“難道說他已經知道有人要對付你,或者說暗中會有人出手!”

“我猜想是這樣的!”

陸凡點頭說道:“若是不然他為何會說出這番話,讓人倒是匪夷所思!”

“隻不過是隨意一說,應該冇什麼含義吧!”北美郡主微微一愣,心中更是有些差詫異,畢竟對於白龍皇子,他可從來冇有懷疑過。

“或許是這樣吧!”

陸凡微微點頭,再也冇有多說什麼,北美郡主對於白龍皇子,恐怕是無限相信,不管他們說什麼,也都起不到任何作用。

“你們要前往西北,我就不陪你們去了!”北美郡主之眼說道:“事情到了這一地步,我也該回去了,不然我父皇會想我的!”

“那就回去吧!”

陸凡點了點頭,神情顯得淡漠:“這一路來,多謝你的照顧,等以後有時間,我們再好好聚一聚!”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北美郡主抱了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