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明離去以後,時間飛逝,再度過去了半個月。

半月時間以來,秦陽潛心閉關,將自身狀態調整到了巔峰,為前往無序之地做準備。

雖然不知道無序之地有著怎樣的機緣,也不清楚姮的目的。

但出於對姮的信任,秦陽還是決意前去看看。

他也很好奇,無序之地是否真的如同傳言那般神奇。

說app——-p>

其中無有時間,無有空間,又會是怎樣的場景?

在這半月時間內,秦陽也1直在做最後的留守,等待著大師兄雲澤,和2師兄風揚前來彙合。

他的心底1直都有期待,覺得大師兄和2師兄或許是距離太遠,訊息閉塞,得到他們在天神教的訊息會較晚。

因此,他選擇多耽誤這半個月時間,實則是想見到兩位師兄平安。

那樣的話,他才能夠心無旁騖的進入無序之地。

畢竟,無序之地作為禁地,鮮少有人從中走出來過的。

即便姮來曆滔天,也未必能夠保證走得出來。

萬1被困在其中了呢?

因此,秦陽奢望看到所有師兄師姐及霓宮主安全以後,纔可以放下心來。

即便被困其中,也無所謂。

app,&~p。

但,很可惜。

半個月時間過去,依舊冇有傳來好訊息。

大師兄和2師兄,以及霓宮主彷彿石沉大海,杳無音訊。

或許……

他們並非散落在中都。

秦陽的心底,愈發篤定了這個猜測。

“該出發了!”

姮的聲音傳來。

秦陽的識海之中,寶鼎熠熠生輝,閃爍著灰色光芒,萬千光點在寶鼎口沿緩緩彙整合姮的身影。

自汲取願力以來,姮鮮少再展露自身的形象。

pp*

“真的?”

秦陽很是懷疑:“你們的臉上,可是寫滿了有心事的樣子。”

薑淩柔頓時吞吞吐吐起來。

“哎呀……”

常歌見狀,倚靠著廊柱,雙臂抱膀,百無聊賴的道:“3師姐擔心大師兄和2師兄,素雪師妹擔心鳳姨的安危,準備向你辭行,出門去找找看。”

原來是這事……

秦陽暗舒了口氣,還以為多大的事情。

這般事情,有何不可?

“大師兄和2師兄,以及霓前輩的安全,我也同樣擔心。若非我有瑣事纏身,便早已經出門去尋找了。”

秦陽讚成道:“如今我暫時無法脫身,3師姐和素雪姑娘有這般心思,固然是好事情。隻是,你們的安全問題?”

讀者身

“費老會跟我們1起雲遊的!”薑淩柔不假思索的回道。

費世清現如今問道境人物,且感悟的道韻,與空間挪移有關。

這般手段,即便遇到問道境大成人物,打不過也跑得贏。

這無疑可以大大地保證薑淩柔他們的安全。

“有費老在,那就冇問題了。”

秦陽頷首笑道:“既然你們都已經安排妥當,我不會反對的。”

“看吧!我就說小師弟不會反對的吧?非得矯情扭捏……”

秦陽話音剛落,4師兄常歌頓時拍手,看向薑淩柔嘲弄起來。

“嘭!”

然而,話音剛落,隻見眼前紅光1閃。

說,

下1霎那,常歌便是弓著腰倒飛了出去,撞在了身後廊柱上麵。

整個脊背被撞直,緊緊地貼著廊柱,再從廊柱上麵緩緩地滑落在地。

“顯得你能耐?”

薑淩柔揚了揚秀拳,略微嬰兒肥的鵝蛋臉寒氣如霜。

“咕嚕……”

目睹著薑淩柔恢複了往常的彪悍,秦陽和小胖子相視1眼,皆都條件反射的嚥了口唾沫。

即便現如今的秦陽,修為早已經不輸薑淩柔。

但眼看著薑淩柔的暴力場麵,依舊脊背生寒,恨不能腳底抹油開溜。

“3師姐,其實我這次出關,也是想要跟你們辭彆,然後離開天神教出外1趟。”

秦陽急忙轉移了話題:“3師姐若是擔心大師兄和2師兄,以及霓前輩的安危,便也早些啟程動身吧。”

“你去哪兒?”

薑淩柔轉頭,看向秦陽。

“無序之地……”

沉默了下,秦陽還是坦白了目的地,並未隱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