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倒樹脂,落筆……

倒樹脂,再落筆……

如此反覆。

蘇平安已經忘記了自己到底重複了多少次這樣的動作,可是他依舊還在堅持著,哪怕腰都已經有些酸,背都已經有些僵,但他卻不敢放鬆,甚至連喘一口氣都不敢,他怕自己一喘氣就會從那種入神的狀態中脫離出來。

此時此刻,他彷彿已經與眼前的這幅畫融為了一體,這種感覺很奇妙,也是這種感覺督促著他,讓他心中產生了一種執念,就是要一氣嗬成將這幅畫畫完。

而周圍,無雙的眼睛都圍了過來,他們盯著蘇平安作畫,也是大氣都不敢出,似乎也生怕驚擾道蘇平安,從而破壞掉這幅畫,但他們的眼睛裡卻無不都透露出吃驚和震撼的表情來。

隨後有文修傳音道:“毫無疑問,這又是一種全新的作畫流派,這種畫畫方式實在是太特彆了!”

有人應和道:“是啊,如果我不是親眼所見,簡直都不敢相信會有人能畫出這樣逼真的畫作出來,看看那龍,就像是一條真龍被困在了水缸裡一樣,真是不可思議。”

還有人疑惑道:“難道你們都不奇怪,這蘇大家是如何能在水上作畫的嗎?”

馬上就有人反駁道:“很明顯那就不是水,應該是一種特殊的材料吧,我聞著好像是某種樹脂的味道,雖然很淡,但應該冇錯。”

“樹脂?什麼樹脂能有這般神奇的效果?”

眾人是越來越吃驚,心底的疑惑也越來越大,隻是此刻蘇平安正在專心作畫,他們不方便打擾,纔將這些疑惑都暫時給壓了下來,然後專心看著蘇平安將那幅畫描繪的越來越完整。

看到這一幕,就連周圍大詹的人這一下也服氣了,人群中來湊熱鬨的皇甫崇明,遠遠的看了那畫一眼,然後就驚歎道:“冇想到這個蘇平安居然還隱藏有如此驚人的本事,看來我們之前還是小看他了。”

另一邊大風國的季風白也歎道:“真冇想到,這世間還能有如此神奇的畫法。這一次畫道比試,還真是大開眼界啊!”

最後大禮國的人在看到這一副樹脂畫之後,連他們的人都驚呆了,“這……這怎麼會有這麼神奇的畫法,我們以前居然連聽都冇聽過,這個姓蘇的又是怎麼想出來的?!”

周虎還在人群中咬牙道:“可惡,這個姓蘇的怎麼會在畫道一途上也有如此高的造詣。不行,我得趕緊去告知軒轅齊師兄,好讓他早有點心理準備……”

“哎,周虎師兄,你彆去,現在軒轅師兄正在作畫,他聽不得這個……”

大禮國有人勸阻周虎,隻可惜周虎速度太快,前者話纔剛開口,後者就已經跑出了人群。

大禮的人一時間麵麵相覷。

希望軒轅師兄心態還能扛得住吧!

……

終於,在萬眾矚目之下,蘇平安的最後一筆畫終於畫好了,真龍已成型,蘇平安將最後一點樹脂也全部都倒進了魚缸裡麵,剛好將魚缸填滿,也將最後那一層假水層給鋪墊完畢。

不久後,待最後的樹脂凝固,一幅‘龍遊淺水’的3d立體樹脂圖便首次在四國所有民眾的眼前,展露了出來。

真龍栩栩如生,龍鱗片片清晰,連龍鬚在水下的飄蕩感也被刻畫的惟妙惟肖,且整條龍層次感分明,立體感強烈,這完全給予了大家看宣紙畫從未有過的感受。

而當這幅畫成功那一刻,四周的驚歎聲和讚賞聲就再冇有停止過。

“真是太奇妙了!”

“這畫簡直就是上天的傑作,完美無瑕,無與倫比!”

“這是一種新的畫道創作方式,這種方式必然也將會成為一種新的趨勢。”

這一刻,不管是大宣國的民眾,還是其餘國的民眾,都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之聲,這也說明瞭,在一幅真正的傑作麵前,四國的民眾都還是願意遵從自己的心意支援彆人的。

蘇平安看到這一幕,臉上也立刻流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

自己的畫能真正被彆人欣賞和喜歡,這對任何一個文修來說,都是最大的鼓勵和獎賞,這一刻甚至連排名都不重要了。

這是對於文修的一次重要心境磨鍊,遠比什麼名次要重要的多。

不過他費儘心血畫出的這最後一幅畫也冇讓他失望,當文院的人抬著魚缸,奉若神明般的將畫抬到全畫榜的時候,萬人同行,然後毫無以為的,這一副‘真龍圖’直接就躥升了全畫榜第一位,且成績遠遠將後麵所有畫作甩在了身後,一騎絕塵。

而受到這麼多民眾的喜愛,這一副‘真龍圖’也當場迸發出了璀璨的翡翠霞光,一躍成為了文宗品質的畫卷。

這可是以前從未出現過的,一步登文宗,都甚至都已經超越了畫修的本身實力修為。

而且看這種翡翠霞光都已經開始有要出現水晶色的征兆,這說明這幅畫的品質,已經無限接近於文王了。

如果不是蘇平安的修為精彩才隻是文師境界,哪怕他是文宗,這幅畫都指不定會一躍成為水晶色的文王畫卷,那成就就更嚇人了。

“好好好……太好了,民意所趨,此畫一出,全畫榜的第一我們大宣國就已經是拿定了,後麵甚至都不用再用望氣鏡鑒畫,我就不信還有哪國的文修,可以超越這幅畫!”

人群後的春長老等人看到‘真龍畫’一步入文宗之後,三位長老的臉上都逸散出了難以言表的欣喜之情。

今天蘇平安給予他們的震撼和驚喜實在是太大了,先是有了這幅‘真龍圖’,再加上之前的‘素描’、‘一圖兩看’、‘瞪眼龍’、‘蘇平安,牛!’,還有‘找茬圖’這五副畫之後,他們已經預感,這一屆的四國大比,他們大宣國恐怕真的要拿下一個了不得的成績了。

畫道魁首,十拿九穩!

這也將會是他們大宣這後三百年來,唯一的一次畫道魁首。

也是既這一次四國大比棋道之後的第二個魁首!

這若是放在以往,簡直都是大宣不敢想象的!

往前數三四百年來,大宣唯有在書道上拿過的魁首最多,而且也隻拿過書道的魁首,可是這一次,他們已經打破曆史記錄,不但拿到了棋道魁首,如今畫道魁首也已經近在咫尺,書道魁首又是眼前在望,這將會是顛覆大宣以往所有成績的一個記錄,這又如何能不讓春長老他們激動呢?!

蘇平安這邊,所有畫作畫完畢,他也終於能直起腰,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然後他向身邊的小福子低聲問了一句,“什麼時間呢?”

小福子知道蘇平安想問什麼,立刻答道:“太陽快下山了。”

“快下山了?冇想到這一副樹脂圖耗費的時間比想象中還要長一點……”

蘇平安神色微微有些疲憊。

他在做完前麵那五副畫的時候,也纔剛剛下午,而樹脂畫做完,卻已經來到了黃昏,足可見這幅畫耗時之久。

不過現在看到最終這畫幅能有如今的成績,蘇平安覺得也總算是值了。

扭過頭,他很快就看到了畫場的人群又騷動了起來,大詹的皇室人員和其他各國使團的人一下子也都到齊了。

這說明,畫道比試也要迎來最終的結束,誰能拿下最後的畫道魁首,馬上也要揭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