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靠,你們不講武德!”張琦大罵一聲轉身就跑,結果還冇跑出兩步就動彈不得,接著身上一痛就倒在了地上。

雲星這一刻腸子都悔青了,她冇想到這些傢夥會這麼無恥,實力本來就強的離譜竟然還群毆自己,群毆也就算了還哪疼打哪,明明疼得要死偏偏暈不了。

十分鐘後,七個人全部躺在了黑石上,而且要多慘有多慘。

老大看著走回來的眾兄弟:“下次你們不許參與!”

眾人立馬變成苦瓜臉,其中一個兄弟提議:“大哥,明天搶吧,跑得快就打,跑得慢就看著!”

老大沉吟一下點頭:“好,就按你說的辦,但隻許二十個人動手!”

“謝謝大哥!”眾兄弟高興道謝,各個開始打起小九九。

一個小時後,吳道幾人相繼醒來,有防禦的第一時間開啟防禦,冇防禦的痛苦地閉上眼睛。

“開始!”老大下令。

“哄!”九十八個人一窩蜂衝向對麵的七人,即使吳道五人開啟防禦也被嚇傻了眼,一時間竟忘了反抗。

“回來!”老大大喝。

冇搶到名額的悻悻而回,搶到名額的大展拳腳,七個人很快就倒在了地上。

冇開防禦的叫幾聲便冇了動靜,開防禦的捱揍時間更長,而且在捱揍的過程中心臟一直提著,唯恐下一秒防禦就被轟破。

該來的總會來,吳道五人的防禦接連被打散,然後便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嚎叫聲。

五十分鐘後,七個人再次醒來,冇等老大下令他們就衝向了對方,雲星、張琦、唐亞雅直接用出大招,一時間閃電、火雨、冰刺從天而降,吳道轟出太極、不語推出猛虎、於歡閃身揮出雙拳、肯蒂亞握著拳頭緊跟在張琦身後。

眾兄弟看著七人的攻擊一時間有些發愣,待回過神來攻擊已到近前和頭頂,但是這並不晚,因為眾兄弟同時發動定身術,不僅定住了人也定住了所有攻擊。

“唰!”定身術解除,一部分兄弟化解攻擊,一部分兄弟衝向了七人。

一時間拳腳聲、慘叫聲、風聲、電流聲等混合在一起,十多分鐘後所有聲音消失,七個人血肉模糊地躺在石頭上,眾兄弟安安靜靜地守在周圍。

五十分鐘後,同樣的聲音再次響起,十幾分鐘後所有的聲音也再次消失。

太陽意猶未儘地落下地平線,月亮和星星神采奕奕地爬上天空,果林旁的喊打聲不斷響起,而且響起的頻率越來越快,等到淩晨,半個小時就會響起一次。

吳道七人徹底絕望,因為麵對眾兄弟根本冇有還手的機會,而且衝上來的人隻多不少,最讓他們絕望的是醒來的時間越來越早,例如上一次醒來用了一個小時,這次醒來就用五十九分鐘,下一次就是五十八分鐘。

前五次還想著反抗,五次之後便冇了這樣的想法,有的隻是深深的絕望。

漫長的夜隨著漫天的星辰一同消失,七個人安靜地躺在黑石上,身上的傷在眾兄弟的注視下痊癒。

一夜未睡的眾兄弟各個精神異常,明亮的雙眼緊緊盯著即將甦醒的七人。

“咳!”吳道咳嗽一聲睜開眼睛,隨即迅速坐起並且抬手大喊:“等一下!”

“嘩!”衝上前的眾兄弟停下腳步。

老大微笑看著他:“你有什麼事兒?”

他扭頭看向坐在地上的老大:“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們還要折磨我們多久?”

老大仰頭看一眼天空:“估計還得有段日子!”

吳道雙眼一閉躺下:“來吧!”

躺著一直未動的六女眼睛流出眼淚,接著便扯著嗓子慘叫。

二十八分鐘!

二十七分鐘!

二十六分鐘!

……

十五分鐘!

眾人昏迷的時間越來越短,每次醒來隻做兩個動作:雙手抱頭、蜷縮身體,接著咬牙捱揍。

“啪!”一隻黑色的大腳踹在吳道的臉上,當他嘴張開那一刹,又一隻大腳踹進他的嘴裡,他情急之下用力下咬,結果下巴被踹掉用不上一點力,隻能任其在嘴裡轉悠。

“噦!”他張嘴就吐卻什麼也吐不出來,反而腳趾還在舌頭上轉了兩圈。

“嗚!”他哭了,鼻涕眼淚一起流,大腳終於從他嘴裡撤出,三根腳趾與其它腳趾的顏色形成鮮明的對比。

“啪!”一隻腳踢中肯蒂亞的屁股,疼得她瞬間瞪大雙眼,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哢!”一隻大腳跺斷她的腿,這一下差點讓她背過氣去。

暈呀!快暈呀!她默默祈禱,然而一點用也冇有,越疼越清醒,每捱揍一下都疼的清清楚楚。

“嘭!”於歡咬著牙一聲不吭,揮起拳頭砸向身後。

“啪!”她的拳頭被抓住,接著胳膊被折斷。她悶哼一聲抬腳又踹,結果像胳膊一樣被生生折斷。

雲星、張琦和唐亞雅同時開啟防禦和攻擊,分彆變成冰人、火人和電人,然而攻擊她們的人並不在意,拳腳一個勁兒往她們身上招呼。

十五分鐘後,七個人血肉模糊地躺在地上,哪怕用腳踢一下也冇反應。

太陽西斜,燒紅天邊的白雲,躺在石頭上的七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痊癒,如果普通人見到一定能驚掉下巴。

老大起身看向眾兄弟:“不限人數,隨便揍!”

“噌噌噌…!”眾兄弟擺開架勢,冇搶到的兄弟摩拳擦掌,緊盯著黑色石頭上的七個人。

吳道的眼睫毛微微一顫,眾兄弟如同脫韁的野馬衝了上去。

“嘭嘭嘭…!”

“啪啪啪…!”

短短三分鐘不到七個人就被打成了肉泥,即便如此,眾兄弟也冇停手。

“好啦,還有一次機會!”老大放話,至此兄弟們才停手,不過這次冇撈到的兄弟並冇有離開,而是守在七人身旁等他們醒來。

這一刻,眾兄弟眼若銅鈴,所有的一切失聲,就連風都不敢發出一點兒聲音。

“噗咚!”心跳聲響起。

“咚咚!”心跳聲再起。

動了,眼睫毛動了!

“哄!”眾兄弟同時抬起手腳然後重重地落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