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伍神助仔細閱讀下一頁所記載的技能解說,同時動起腦筋陷入沉思。

大約過了10分鐘之後,伍神助注意到其中一項技能。

氣功--透過生命力強化**的技術。

感受蓄積於丹田的真氣,以魔力的要領讓真氣循環全身,全麵提升**的能力。

將真氣導引至武器,也能收到提升威力或是鋒利度的效果。

這種技能可以透過長時間的**以及戰鬥技術的鍛鍊自然習得,往往適用於無形之中。

(先前身體的動作格外輕快,就是因為這個的關係嗎?

隻要理解其中的原理,似乎可以派上用場。

冇記錯的話,土魔法當中也有一種……

找到了。

)

土屬性初級魔法塑造。

凝聚土壤形成岩石的魔法。

可以依照施術者的意思調整形狀。

塑造。

伍神助對著從懸崖峭壁挖下來的泥沙施展魔法,泥沙瞬間變成了小石頭。

很好,塑造、塑造

他之後又通過同一種魔法將泥沙製造成短短的石棍,形成前端細長、類似獠牙的碎石器具。

伍神助先是打量著成品,接著便反手持棍,再度來到斷崖峭壁前。

隻見他做了一次深呼吸,用上了氣功。

哈!

真氣盤旋於右手以及短棍的前端之後,伍神助朝著峭壁的表麵使勁一揮。

高聳入雲的峭壁與材質相同、卻透過氣功強化之後的短棍互相撞擊的結果,岩壁頓時出現一道深達食指第二指節的凹痕。

很好!

目睹這項成果之後,伍神助又拿起短棍持續敲擊岩壁,挖掘的速度比使用魔法的時候明顯加快了許多。

啊,折斷了!

塑造。

每當工具損壞就立刻修複。

挖掘的工作持續進行,從來冇停過。

直到傍晚左右,總算是挖出一個可以收納行李的洞穴。

不過這畢竟不是熟悉的工作,伍神助感到些許疲倦。

(今天就到這裡為止吧。

)

於是伍神助準備將先前備妥的糧食和飲水搬進臨時佈置的據點。

就在伍神助將視線移往外麵的時候,展現眼前的景色令他為之啞然。

哇……

不知不覺中,外麵的天空已經染上了火紅的彩霞。

林木的樹葉抹上一層嫣紅的色彩,冇有被陽光直接照射的葉片以及底層的草地依然是綠意盎然。

眼前的美景令伍神助看得如醉如癡,天空也逐漸從滿天的晚霞轉變為夜晚的星空。

(好美……

這麼多星星。

我已經多久冇有親眼目睹這種數也數不清的繁星……

不,應該說已經多久冇有好好欣賞眼前的風景纔對。

)

凝視著眼前的風景也找不出答案,不過伍神助還是心滿意足地將行李搬進洞穴。

隻見他從行李當中取出皮革鋪成一張床,旋即倚靠在牆邊,將同樣從行李當中取出的乾糧送入口中。

當初選擇的是果實或是野草這些可以生吃的食物,份量並不是太多,不過伍神助隻消耗了所有乾糧的一半,就獲得了飽足感。

(剩下的就留到明天,也差不多該睡了。

從明天開始,還得四處蒐集糧食或是生活用品才行。

雖然事情很多,卻有忙碌的價值。

)

為了保險起見,伍神助將洞穴的出入口塞了起來,隻留下讓空氣流通的小洞。

因果、源起、甄愛,謝謝你們,真的是太感謝你們了。

拖著結束一天工作的身體鑽進皮革之後,伍神助開始想像未來的生活,說話的聲音也逐漸消失在洞穴之中。

幾分鐘之後,就傳出規律平靜的鼾聲。

同一時刻,共有三雙眼睛正從神界注視著熟睡中的伍神助。

正是因果、源起、甄愛,也就是將伍神助送往貝爾貝利的眾神。

目前還算順利。

嗯,力量也成功轉移到他身上了。

現在已經有了棲身之處,應該冇問題纔對。

他們在一望無際的白色空間之中,分彆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

嗯,不過還是暫時守護著他吧。

雖然已經取得當事人的同意,不過若真的遭遇不測,我們心裡麵還是過意不去。

最重要的是老夫對他有點興趣。

冇問題吧?

源起、甄愛?

嗯,我讚成因果的提議。

我也是……

不過地球的天神到底在想些什麼?

居然恣意玩弄生者的命運。

因果的提議獲得源起的讚同。

甄愛雖然也表示同意,卻同時喚起了她對地球眾神的厭惡。

冷靜一點,甄愛。

現在說這些也是毫無意義。

不過就是會放在心上。

因果,你也一樣吧?

是冇錯啦。

這麼說雖然有點對不起當事人,不過被命運捉弄的人類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找到的。

事實上就算是天神,也不能任意改變他人的命運,這已經是一種常識了。

更何況是剝奪他人的幸福,簡直就是豈有此理。

而且還刻意以試煉為藉口,實在看不出這麼做有什麼意義。

所謂的試煉,是管理世界的眾神在生活於下界的人們,麵臨種族或是國家這種大型集團所造成的重大危機之際,所提供的一種救濟手段。

試煉的給予與否以及給予的時機,完全由這個世界的眾神來判斷,人類隻要通過試煉,就可以獲得相對程度的力量。

神話故事當中大家口耳相傳的英雄,大多都是像這樣以得到的力量對抗威脅的人物。

目的雖然是給予苦難,不過試煉就是試煉。

克服苦難之後,結果還是會獲得力量。

雖然每一次都侷限於日常生活所發生的不幸或是黴運,不過若接連發生,而且又持續好一段時間的話……

積少成多的意思是吧?

而且獲得的力量又無助於改善工作或是運氣,實在是太陰險了。

幸好他因此而練就一身強健的體魄,否則……

我們也是因此才注意到他的。

而且就他的記憶來判斷,他的父親似乎也是

眾神之間的交談,一直持續到對事情的來龍去脈一無所知的伍神助從熟睡中甦醒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