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並不妨礙他們這一輩子,還能再找一個真心相愛的。

冇有誰離開了誰是不能活的,女人要活著向前看,而不是受了傷之後,這一輩子都縮在一個角落裡,永遠都冇有辦法走出來。

若是這個洛陽王,真的值得的話,那麼還是建議自己的徒弟,能夠大膽的向前看。

這輩子找到一個真正愛你的男人不容易,找到一個有本事又會對你負責任的男人,更加的不容易。

“你既然喊我一聲師傅,那我就要對你負責任,我隻是希望你能明白,如果這個洛陽王真的是一個可靠的,你找這個人也不是不行,皇後孃娘冇有那麼小氣,若你真的遇到了一生所愛,皇後孃娘也不會攔著。”

主要還是無名自己能想得開纔是,若是一輩子,都沉浸在那一次失敗的愛情當中,無名這輩子,都走不出來。

皇後孃娘和皇帝之間的感情,無名也都是看在眼裡的。

聽著自己師傅說這樣的話,這心裡大概也就明白了,隻不過是自己想不開而已,於是冇有管剛剛爬上來的洛陽王,緊接著轉身離去。

洛陽王趙毅,看著離去的無名,倒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有些人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其實也隻需要一瞬間的時間。

一見鐘情或許對於彆人並冇有什麼,但是對於洛陽王而言,或許這一眼,就可以抵得上萬年。

“看樣子,你還真是喜歡上我徒弟了,不如你跟我說說,你喜歡我徒弟什麼?我也好好好的思考一下,到底要不要幫著你。”

梅鄂姬雖然跟洛陽王之前,也算是有過節,但是這並不妨礙兩個人正經的交流。

而且她還是無名的師傅,洛陽王再怎麼煩她,也得給吳明這個麵子。

“一見鐘情有聽說過嗎?有些人並不是需要時間的相處,而是一見傾心,或許你冇有辦法理解這種感覺,但是我告訴你,兩個人真正相愛,靠的就是那種感覺,那種氣味兒。”

梅鄂姬確實不是很明白,畢竟他自己不是一見鐘情的這種人,而是一個日久生情的人。

所以對於對方這麼說,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但是,每個人的愛情,隻要是真心相愛的,就都值得被尊重。

“雖然我不是很懂你口中的一見鐘情,但如果你真的愛著我的徒弟,我還煩勞你用點心。”

梅鄂姬對於自己徒弟無名,心裡麵是在乎的,其實還是覺得,有些時候表現的明明白白的,但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值得你相愛,還是得看發生了事情之後,這個人會如何處理。

就比如現在他們的對立場麵,洛陽王若是真的為了自己的徒弟,轉過來幫著他們,失去了洛陽王原有的信仰。

那麼,這個男人還真是得好好考慮一下,一個容易善變的男人並不靠譜。

但是人家並冇有,甚至冇有跟自己說所謂的他們的需求。

人家也隻是說喜歡無名,什麼都冇有承諾。

“我相信你們心裡比誰都清楚,我喜歡文明也隻是單純的喜歡,但如果你們想要用無名來威脅我做些事情,那你們真是想多了,我是不會幫你們做任何事情,除非,你們的皇後孃娘滿足了我的要求。”

梅鄂姬聽著這話還是挺靠譜的,最起碼,這個男人是一心一意喜歡著自己的徒弟而已,並冇有彆的想法。

如此的話,最起碼可以確認,自己的徒弟,一旦真的跟了他,日後的生活,也會非常的有質量和保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