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陽王來了,怎麼還怒氣沖沖的,本宮可有什麼地方得罪了你,才讓你如此生氣。”

杜若傾看到他一臉怒氣的衝了進來,一看就是氣壞了,想來剛纔已經看得一清二楚了,不過他也算是求人得人,有什麼好生氣的?

“皇後孃娘難道不應該解釋一下,為什麼方纔本人能看到孃親?皇後孃娘到底用了什麼樣的詭計?不妨說一說。”

杜若傾聽到對方這樣的話,這就有些不願意了,這怎麼還倒打一耙呢?

不是他說非要想見到自己的孃親,才設計了這樣的一盤棋?

結果現在他倒是不願意了,有些人啊,還真是喜歡倒打一耙,說話還能不算話?

“洛陽王,你可要弄弄清楚,是你說你想見到你孃親,這天底下,冇有任何一個人能畫出你孃親的神韻,本宮也不過是在幫你而已,讓你見到了你的孃親,本宮哪一點冇有做到?”

洛陽王一時之間,反倒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

這皇後說的也確實是有道理,他想見到孃親這麼些年,從來都冇有一個人,能畫出孃親的樣子。

一直都是他嘴上說,然後找天底下最厲害的畫師來畫,畫師冇有見過孃親本人,當然冇有辦法畫出孃親的樣子。

他不得不說,這位皇後孃娘確實做到了,他重新見到了自己的良心,可又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兒,就跟被耍了一樣。

“其實說白了,你隻是不習慣而已,這麼些年,你一直都想見到你孃親,等你真正見到之後,你又不相信這是你孃親,你喜歡的,不過是到處尋找的那種感覺罷了。”

洛陽王並不承認自己的這種想法,他這麼些年了一直都在尋找著孃親。

他的父親當年,那般的對待了自己的母親,所以他立誌發誓,自己絕不會讓母親失望的。

“你沉寂了這麼些年,難不成,不知道你母親當年為什麼要留下你?你母親希望你能夠做一個,能為這東海百姓謀福的人,否則這麼些年,你也不可能一直坐在洛陽王的位置上。”

洛陽王其實是明白的,明白母親的良苦用心,隻不過走不出來。

不想讓母親就這麼離開自己。

這些年,既能明白母親強行讓自己留下來的原因,又不能理解,為什麼母親當年可以毅然決然的離開,不帶著他一起走,將他一個人留在了狼窩之中?

所以他反覆的難過著,心裡麵不平衡,無論如何都有些接受不了。

在這種情況之下,毅然決然的覺著母親是不愛他了,所以纔會將他強行的留下。

這些年,想要找人畫出母親的樣子,也隻是想要想起母親,到底長得一個什麼模樣而已。

“你母親是不希望再有任何的女人,也能強行的被留在東海,所以你母親纔會留下你,難不成你真的要讓你母親失望?你現在應該振作起來,應該做一個真正的東海王,不讓你母親失望纔對。”

他之前對於東海,真的是不在乎,東海王一直都起不來,又年紀大了,所以纔會在這折騰著。

其實按道理,東海不應該參與任何戰爭,這樣的話東海的百姓。就能安居樂業。

這個道理他能夠懂得,東海王卻不懂得。

甚至東海王任由著彆人在他的地盤上瞎折騰,宸王夜景行聯合著其餘四方勢力,準備起來謀反,為他自己達到利益。

“看來皇後孃娘是希望本王能夠幫助你,一起消滅東海王,其實本王根本就不屑於坐這個位置,但若真的是母親的心願,本王願意坐這個位置,享受這樣的苦楚。”

人家謀取皇位,那都是為了這個位置,可以付出所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