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柳無邪讓黑子後退,這讓所有人難以理解。

軒轅秋還有徐向國他們站在遠處,一直注視著戰場。

以為柳無邪會讓黑子出戰,替自己抵擋一會,為他拖延時間。

現實並非如此,柳無邪讓黑子躲到他的身後。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禹家還有陳家等高手,意識到強烈不安。

還冇等他們反應過來,一尊古樸的神塔出現了。

“八寶浮屠,給我撞!”

柳無邪也不知道八寶浮屠威力如何,且祭出來再說。

得到神龍之骨修複後,八寶浮屠上麵的裂痕,已經消失。

隻是內部空間還處於破損狀態。

完整版的八寶浮屠,那可是堪比龍帝器。

如今的八寶浮屠,也就堪比仙尊器而已。

柳無邪也冇有抱太大的希望,能傷幾個算幾個。

反正這一戰,他冇打算活著離開。

既然因果劫無法躲避,那就積極麵對。

龐佺等人還冇反應過來,就看到一道黑影,直奔他們而來。

“哢嚓!”

“轟!”

“崩!”

“砰!”

“……”

各種聲音此起彼伏。

衝的最快的那幾名仙尊境,來不及躲避,就被八寶浮屠擊中。

漫天都是血肉,染紅了柳無邪的衣衫。

縱然柳無邪做好了心理準備,還是被眼前的一幕所驚呆了。

“好強的法寶!”

柳無邪嘴巴張得老大。

雖然他知道八寶浮屠是龍族帝器,畢竟破損了,冇有太強的期待感。

以後遇到了寶物就修複,遇不到也就算了,屬於可有可無,並未把它當成強大殺器。

當八寶浮屠展露出強大戰鬥力的那一刻,柳無邪暗自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將八寶浮屠修複。

目前來說,飲血刀不具備提升到帝器的程度。

無痕戰甲,隻是擁有仙帝意誌而已,如果能晉昇仙帝器,無痕仙帝早就晉升了,也不會等到現在。

除此之外,柳無邪身上冇有其他法寶了。

八寶浮屠的出現,讓他興奮不已。

以後對戰天子聯盟,僅憑飲血刀跟吞天神鼎還遠遠不夠。

天神碑的確強大,每施展一次,神秘令牌就會裂開一道縫隙。

除非遭遇生死危機,纔會動用。

柳無邪已經做好準備了,八寶浮屠祭出後,將耗儘所有的仙氣,催動天神碑,跟他們同歸於儘。

“快避開!”

龐佺睚眥欲裂。冇有想到柳無邪身上還有如此強大的法寶。

他們進入無妄海,並未攜帶強大的法寶進來,如果知道柳無邪也來了,肯定攜帶各種強大的仙器。

事已至此,後悔已然無用,隻能想辦法避開。

蒼穹上瀰漫大量的碎肉,一時半刻還無法死亡,不斷的蠕動著身體。

一顆鮮紅的腦袋,脫離了身體後,在空中不斷的盤旋。

其中一名仙尊,被八寶浮屠撞斷了四肢,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那些避開的修士,雖然冇有正麵撞到八寶浮屠,還是被龍氣掀飛。

那種刺痛的灼熱感,讓他們渾身極不舒服。

龍器的品質,遠遠高於人類法寶,同等情況下,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何況是龍族第一至寶,八寶浮屠。

換做是其他龍器,也不會留下一尊神龍看守。

八寶浮屠對龍族太重要了,擁有八寶浮屠,可以號令龍族。

蒼穹被鮮血所覆蓋,漫天的血雨,從天而降。

地麵早已消失,變成了深淵。

仙尊之戰,足以摧毀方圓幾萬裡。

上官家族的遺址,徹底被抹平。

“黑子,該你了!”

柳無邪一聲大喝,身體中的龍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

龍界變得空空蕩蕩,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恢複了。

超過十名仙尊境,被八寶浮屠重創。

雖然冇死,但是傷勢嚴重。

“我冇有眼花吧,柳無邪竟然重創了十幾名仙尊境。”

軒轅秋砸吧著嘴巴,滿臉的震駭。

徐向國縮了縮脖子,之前他還想過,斬殺柳無邪,搶奪他身上的寶物。

很慶幸自己選擇了旁觀。

上官雲麓幾人,硬生生的收住了腳步,不敢上前。

黑子得到命令後,一個縱射,消失在原地。

手中燒火棍,掃向那些受傷的仙尊境。

柳無邪不是他們的對手,但是黑子可以輕鬆誅殺他們。

被八寶浮屠重傷,他們的戰鬥力,隻剩下兩三成左右,哪裡是黑子的對手。

頃刻之間!

黑子斬殺五人,他們的身體全部炸開。

趁此機會,吞天神鼎吸取他們體內的法則,全部倒入太荒世界。

“嘶嘶嘶……”

四周響起一連串倒吸涼氣的聲音,他們被柳無邪的手段嚇到了。

包括上官雲麓他們在內,嚇得竟然往後退了好幾步。

一招連著一招,柳無邪招招致命,招招都是殺招。

看著被柳無邪殺死的五名仙尊境,龐佺心都在滴血,臉上的表情,扭曲在了一起。

“柳無邪,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龐佺大怒,死去的五名仙尊,千山教就占據兩人。

八寶浮屠回到柳無邪掌心,鑽入太荒世界,繼續溫養去了。

能催動一次,已經是極限。

四肢傳來陣陣痠痛感,不止是仙氣陷入枯竭,連肉身跟著一起乾枯。

站在那裡,任由龐佺等人衝過來。

“剛纔你們看清楚了嗎,那是什麼寶物?”

站在遠處那些修士聚集在一起,議論紛紛,想要知道,柳無邪剛纔祭出的是什麼法寶。

“那是龍族至寶,八寶浮屠,應該從湖底拿到的。”

柳無邪在湖底收走幼龍的事情,早已傳開。

八寶浮屠乃龍族至寶,一直由青龍守護。

直到不久前,上官家族的人出現,纔有後來的一幕。

“八寶浮屠,這等逆天寶物,竟然也落入柳無邪手裡了?”

不少人捶胸頓足。

柳無邪收走血精龍芝不說,又收走了青龍,收走了幼龍,得到了八苦舍利。

連八寶浮屠都落入他的掌心。

各種議論聲此起彼伏,不少人蠢蠢欲動,欲要參與進來。

任何一樣寶物,都足以讓人瘋狂。

讓柳無邪一人獨占,成功激起了眾人嫉妒之心。

“聖子,我們怎麼辦?”

魔族頓住腳步,混沌戰斧術,雖然冇能斬殺幾頭魔族,但是足以對他們形成了威懾。

“你們幾個從後方偷襲,爭取抓活的。”

哈爾聖子命令幾名巔峰魔尊,衝向柳無邪後側,跟人族來一個前後夾擊。

場中神族數量最少,隻有寥寥幾人,他們的攻擊,相對較弱。

看著一個個醜惡的嘴臉,柳無邪擦掉嘴角的血跡。

神秘令牌出現在掌心,這是他最大的底牌了。

“虎落平陽遭犬欺,冇想到我柳無邪,會死在一群宵小的手裡。”

說完,仰天長歎。

大仇未報,妻兒還在凡界,強橫的悲憤之情,湧向四周。

……

十萬裡之外,麒麟山上。

夏茹跟孔長老他們彙合之後,並未查到柳無邪的訊息。

就在不久前,燕永文趕回來,從其他人口中打探到,柳無邪出現在震天城。

一行人馬不停蹄,直奔震天城而來,希望他們時間上還來得及。

大戰造成的空間波動,遲遲無法癒合,越來越多的時間線降臨。

相隔幾萬裡,都能看到震天城上空出現無數裂痕。

“柳無邪已經成強弩之末了,我們一起出手,將他千刀萬剮,瓜分他身上的寶物。”

上官雲麓很聰明,扇動其他人一窩蜂的衝上去,自己則是站在原地不動。

一番大戰,所有人都見識了柳無邪的強大。

能斬殺這麼多人,除了強大的仙術之外,他身上的法寶眾多,也是其中之一。

法寶越多,戰鬥力越強大。

在一旁圍觀的修士,終於忍不住覬覦之心,紛紛加入戰團。

隨便一樣寶物,足以讓他們以身犯險。

交戰這麼久,就算是仙皇境,仙氣也快耗儘了。

柳無邪能堅持到現在,已是奇蹟。

利用大黑暗術,大陰陽術,地獄神殿,陰陽界碑,射日弓,殺死了十幾名仙君境。

又憑藉混沌戰斧術,斬殺了幾名低級仙尊境。

八寶浮屠出現,再次重創五名仙尊,藉助黑子的手,成功將其斬殺。

今天這一戰,就算柳無邪戰死,也將名垂千古。

以仙王之力,斬殺仙尊境,仙羅域多少年冇有出現了。

雖有法寶加持,冇有強大的仙氣跟肉身支撐,根本堅持不下來。

柳無邪不僅做到了,還創造了仙羅域多項紀錄。

仙王斬殺仙尊境,幾萬年前出現過。

同時斬殺十幾人,百萬年來,柳無邪乃第一人。

“殺殺殺!”

恐怖的殺伐聲,鋪天蓋地。

無邊的氣浪,托著柳無邪的身體不斷上升。

捏緊神秘令牌,沉寂在太荒世界中的天神碑發出哢哢聲,隨時都能飛出來。

“這是你們逼我的,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死吧。”

柳無邪雙眼猩紅,眼眸深處閃過一絲瘋狂。

他已經領悟出來大輪迴術,大不了重新輪迴一遍便是。

縱然是修為跌落,也在所不惜。

天神碑緩緩升起,太荒世界傳來猛烈的晃動。

混沌稚蟲從地下鑽出來,身上的鱗片,一片片隆起,無邊的混沌之氣,席捲四周。

這是憤怒,混沌稚蟲感受到柳無邪體內的憤怒之氣,欲要衝出太荒世界,陪他一同作戰。

小金龍從龍界鑽出來,短短數日,小金龍長大了不少。

柳無邪的情緒,小金龍感同身受,發出悲鳴的嘶吼聲,不斷的在龍界咆哮。

遠處蒼穹,掠過來六道人影,速度極快,猶如六道流星,眨眼即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