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說那是過來拍東西的,我說的不一樣,我在海城聽他們說,現在能當明星的,那家裡都很厲害,海城的大人物多的是,咱們惹不起的。”

“嗬,越是這樣,你越是不能跟甜甜離婚啊,她認識了厲害的人,離婚了以後比你厲害了,你能受得了嗎,現在就這一個辦法了,你到底是做不做。“

張清福當然受不了。

他咬牙想,就做了!

那邊,沈熙找到了陳慕言。

陳慕言看著已經恢複裝扮的沈熙,道,“你還能想起我來啊,我看你回了我哥的地方,以為你跟他和好了呢。”

沈熙看著莫名有那麼點彆扭的陳慕言,無語的道,“怎麼可能,他那個女朋友都在他家住著呢,還能跟我和好啊......小魚前陣子出了點事,剛解決完,現在我住在那是為了照顧小魚。”

雖然小魚看起來絲毫冇有受到驚嚇,甚至沈熙懷疑,需要心理乾預的不是小魚,而應該是被小魚氣出了好歹的吳必應和許燁吧。

陳慕言撇撇嘴。

沈熙道,“找你來是為了崔甜甜的事。”

“她怎麼了。”

“她被張清福帶走了,我懷疑他會對她不利,我想去鄉下找她。“

陳慕言一愣,“又是那個男人......”他擰了下袖子道,“我跟你一起去。”

沈熙其實就是想來找他一起去的,他有保鏢,有車。

她一個人去鄉下那地方,萬一張清福找了人來擋著她,她一個人應付不了。

可是,她冇有直接說,是想著,他也未必就真的能把崔甜甜當朋友,畢竟,當時他是有目的的接近了崔甜甜的。

現在事情已經結束了......

他要是不想理會崔甜甜了呢?

可是,陳慕言竟然還真主動提出了要跟她一起去。

看著沈熙那眼神,陳慕言道,“你這麼看著我乾什麼。”

沈熙笑著搖搖頭。

看著陳慕言這個人吊兒郎當的並不靠譜。

可是他內心裡原來是這麼一個人。

陳慕言看著她古怪的笑容,似是明白了她在想什麼了。

他剛開始是帶著目的去接近崔甜甜,主要是想用崔甜甜當個幌子,去幫助沈熙。

可是,沈熙在善財集團快兩個月,他們一起接觸了那麼久,陳慕言覺得崔甜甜確實是個不錯的人,單純無害,很容易上當受騙,可是對人又很熱心。

這種人,在他的生活裡已經很少見的到了......

他環胸道,“我陳慕言是那種趨炎附勢,隻會跟有錢人玩,不跟窮人打交道的人嗎,顯然不是的,我這個人對朋友那絕對是兩肋插刀的,你出事我會幫你,她出事我也會幫她,就好像,我出事了,她雖然做不了什麼,也一定會無條件的站在我這邊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