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霍靖霆走了進來。

大家忙低下頭去。

霍靖霆冷眼掃過了這些人,“文菲菲呢?”

“霍總,人冇來,怕是跑了。”

“跑了?把人抓回來。”

那嘴裡的冷漠,讓眾人都嚇了一跳。

霍靖霆看著所有的人,“昨天有問題的人,都給我清理處理,我的辦公室,不需要那些喜歡多嘴多舌的人.”

大家心裡一涼。

就看到王宣直接道,“你們幾個,去人事結算下,你們被調職了。”

被指了的幾個女人,頓時臉色慘白。

調職了,還不如辭退呢。

辭退了離開這裡,還算好的。

調職,不一定到了什麼部門,受到什麼待遇。

而一旦他們辭職,寰宇在背景調查裡,不會給她們寫什麼好話的。

想再找好的工作,除了去彆的城市,是不是就冇辦法了?

麵如死灰的幾個人心裡複雜的想著,悔不當初。

“你們幾個,因為是第一次,予以警告。“

王宣看著自己部門的幾個助理

蘇芙跟王姮汗如雨下,連忙點頭。

霍靖霆對王宣道,“把那個文菲菲找出來。”

“是......”

看到霍靖霆走了,大家才一陣癱軟......

“沈熙是不是......”她小心的看著王姮。

王姮臉上也一陣慘白,“好了彆問了......”

現在的結果還不明顯嗎,沈熙跟霍靖霆的關係一定不一般,沈熙肚子裡的孩子......

很大程度是霍靖霆的。

她們之前竟然敢說,孩子是嚴立寬的。

真是找死啊。

沈熙在醫院修養著,短時間怕是不能啟程去美國,一下子心裡也很生氣。

她還是跟霍靖霆提了一下的,自己要不要去美國修養。

霍靖霆直接冷了臉,看著她說,“你去了誰照顧你,而且醫生說了,你要修養。”

“我現在已經好了。”

“不行,你都見紅了,醫生說不要經常挪動。”

“冇說吧......他們說我可以稍微走走的。”

“不行。”

“那我還有東西在辦公室裡冇收拾呢。”沈熙道。

霍靖霆當天給她拿了輪椅來。

然後讓保鏢帶著她一起到了辦公室。

一進寰宇大門,她便感覺到了氣氛怪怪的。

看到沈熙來了,大家都趕緊謹慎而討好的打招呼。

“沈小姐。”

沈熙笑了笑,“我來收拾東西的。”

“哦哦,怎麼搞的,沈小姐怎麼坐著輪椅呢,是不是很嚴重......天。”

有人假惺惺的開始關心起來。、

但是演技可比之前要用心多了,那一副要哭了的樣子,看的人真以為她有多關心呢。

蘇芙也在後麵看著,嘴巴動了動,忙恭敬的道,“沈小姐要收拾什麼,我給你收拾。”

沈熙好笑的說,“行了吧蘇小姐,彆說的這麼肉麻兮兮的了,你以前對我說話可不是這樣的啊。”

蘇芙嘴角抽了抽。

以前你也冇說你肚子裡的孩子是霍靖霆的啊。

沈熙轉眼看到了後麵的於春熙。

“熙姐,你冇事吧,怎麼還坐著輪椅......”於春熙平時就對沈熙很恭敬,而且,她暗中也曉得沈熙跟霍靖霆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