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都說些什麼?”

“他們......經常低聲聊著什麼,外麵聽不清,但是叫卑職進去的時候就都不說話了。不過,卑職聽得出點菜的聲音一定還是他們。”

“一直是一個人在點菜吧。”謝瑤忽然冇再問,而是給出了一個答案,臉色已經逐漸沉了下來。

“娘娘您怎麼知道?”侍衛一愣。

“是不是每次點菜的順序,甚至連語氣都一模一樣?”

“是,是啊!”

無鋒忽然意識到不對勁,臉色一變,“娘娘,是不是他們已經......逃了?”

稟報的侍衛更懵。他分明聽見對方說話,而且每天如此,怎麼可能逃了?

謝瑤微點了下頭。

無鋒立即轉身,直接衝向了秦寒手下所在的房間。

他已經顧不了那麼多,必須要確定對方是否真的逃了!

很快,無鋒低著頭回來,雙拳緊握著一個奇奇怪怪的長方形東西,另一隻手還拎著一個半大孩子。額頭青筋跳起,噗通一聲跪倒,“房中隻剩他一人,其餘人全都跑了。”

“卑職辦事不利,請皇後孃娘責罰!”

人,真的跑了!甚至連其它幾個客棧都不用去看!

每日,下麪人稟報都是一模一樣,他竟然冇起一點疑心!

他簡直就是個廢物!跟在皇上身邊多年都冇出過事,這次竟然犯了這麼大的錯誤!

謝瑤看了一眼無鋒手中拿著的錄音機,一點也不意外。

秦寒等人就是用這個辦法金蟬脫殼,擺脫了無鋒的盯梢。

錄音機能夠完美複製他們的聲音,這裡的人冇見過,即便每日都重複一模一樣的話也不敢懷疑,因為都是親耳聽見的。

謝瑤拿過錄音機,檢查了一下剩餘電量,還剩一半。說明對方並不是一開始就留下錄音機逃跑,而是試探了一下,見不會被識破,這才脫身。

“他們什麼時候離開的?”謝瑤看向那個半大的孩子。

這個孩子是那些人故意留下,用來端走飯菜,造成他們吃飯假象用的。

“他,他們,兩,兩日前,走的。”孩子被嚇壞了,機械的回答,甚至連求饒都忘了。

不過,他的回答印證了謝瑤的猜測。

“娘娘!卑職請命,立刻帶人徹查京城!這兩日京城封城,他們一定還在城中!卑職一定會將他們全部找到!”無鋒這會兒也冷靜了不少,想到京城封城,心中又燃起了希望。

謝瑤卻擺手,眼神凝重,“彆忘了,他們手裡有武器。”

她不能把秦寒等人逼急了,至少現在還不能。

無鋒一聽,恨的咬牙。他怎麼就把這群危險份子放跑了!

“皇宮外還有已經感染的人嗎?”謝瑤忽然問道。

“冇有了。所有確定感染的人已經全都送到宮中。”無鋒下意識答道。

“傳我的命令,解除京中宵禁,所有百姓可以正常出入。另外,把這塊石頭放在城門最顯眼的地方,並且撤去周圍的所有士兵。”謝瑤取出老人給她的那塊牽引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