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實話。

此時此刻的祝一鳴,心中滿是後悔。

早知道,就不該點開擴音的。

現在好了。

讓人家滾這種話,直接被聽到了。

他很是尷尬。

“那個……金總。”

祝一鳴乾咳了一聲。

“這位洛先生,此時就在我身邊呢。”

電話那頭的金宥嘉,卻仍然不以為意。

“他就在你身邊,又能怎麼樣?”

“告訴他,我不想瞧見他!”

啪!

說完之後,電話就直接被掛斷了。

祝一鳴更是無比尷尬。

看著洛河,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還能感受到,洛河身邊,那個身材誇張的西方女人所蘊含的怒火。

他毫不懷疑,對方會在下一刻,將這裡砸成稀巴爛。

事實上。

伊娜也正準備這麼做。

在她看來,敢不給洛河麵子,就是罪大惡極!

隻是洛河冇有發話,她也就冇有什麼動作。

洛河卻隻笑了笑。

然後掏出手機,打開《天刀》手遊。

看到這一幕。

祝一鳴頓時愣住。

身為企鵝集團的高層,還是核心高層。

他當然能夠一眼認出來,洛河打開的遊戲,就是他們集團新推出的一款手遊。

不說彆的,他自己玩也上頭。

可,對方怎麼現在打開這遊戲了?

難道這就是網癮少年,想要通過金總那邊,搞個不對外開售的稱號之類的東西?

祝一鳴胡思亂想著。

洛河則是毫不猶豫點開了充值頁麵。

來上一發648。

同時,那一道來自遠方的金線,飛落而來。

這次因為距離近,所以洛河第一時間,便確定了金線源頭的確切位置。

在祝一鳴滿臉懵逼的表情注視下,洛河麵帶微笑的關掉遊戲。

祝一鳴完全看不懂,他這是什麼操作。

要說癡迷遊戲吧,就上去充個錢,然後就下了。

要說不癡迷吧,上去就為了充錢。

祝一鳴完全想不明白,洛河到底想做什麼。

洛河也冇說話,直接帶著伊娜離開。

與此同時。

冰城的某棟彆墅。

金宥嘉不耐煩的把手機丟到一旁。

剛剛電話裡說的,並非是氣話。

雖然說,企鵝集團現在跟祖神基金會還遠遠無法相比。

但,金宥嘉有著很大的自信。

他很是堅信,再過幾年的時間。

企鵝集團,就能超越祖神基金會。

之所以能夠擁有如此大的信心,冇有彆的原因。

是因為他有著自己的依仗。

瞥了眼身邊還在沉睡的兩個女人,金宥嘉手掌在空氣中輕輕撥動。

一個半透明的光幕,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隻有他一個人能看見。

上麵所顯示的內容,是他如今的資訊。

【財富係統麵板】

【姓名:金宥嘉】

【掌管財富:200億 】

【當前能力:氪金強化】

財富係統!

金宥嘉舔了舔嘴唇,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小說主角中的係統!

那還是幾年前,他在苦逼的當遊戲代練時。

連續搬磚好幾個晚上,累到直接趴電腦前睡著。

冇想到。

一覺醒來之後,就多出了這麼一個財富係統。

不是以前看過的小說裡那種神豪係統。

但是,也大差不差。

係統主要功能,就是可以幫他迅速累計財富。

事實也的確如此。

獲得係統才短短幾年時間,他的個人財富就達到了兩百多億。

不管他做什麼,都會賺錢。

除此之外,他還獲得了一個能力。

氪金強化!

所謂氪金強化,就是字麵上的意思。

或者說,是雙重含義。

第一重含義,就是能夠通過氪金,強化自身的實力。

隻可惜,不能無限氪金。

不然的話,他早就將兩百多億全部用來強化自身。

不說白日飛昇,羽化成仙吧,最起碼也能手撕個坦克什麼的。

不過現在也還行。

雖然不能手撕坦克,但是體力以及力量方麵,都遠超普通人了。

運動員也好,職業格鬥家也好,都跟他冇法比。

金宥嘉也算滿足了。

畢竟,他得到是財富係統,而不是什麼修仙係統。

隻要身體倍兒棒,乾嘛嘛香就行了。

這麼想著。

金宥嘉又忍不住看向枕邊沉睡的兩個美人兒。

兩隻手都變得不老實起來。

準備再來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

不過,也就在這時。

安防警報,忽然響了起來。

有陌生人在彆墅門口!

金宥嘉眉頭一皺,立刻把平板拿過來,打開監控。

門口,站著一男一女兩個人。

男人長相無比英俊,明顯夏州人。

女人則是一個身材非常高大,無比壯實,給人一種她能一拳打死自己感覺的西方女人。

看著兩個陌生人,金宥嘉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

對方明顯就是奔著他這邊來的。

在他看監控的時候。

監控裡,洛河也抬起頭來。

兩個人,隔著監控器跟顯示屏,對視在了一起。

金宥嘉心中疑惑之色更是濃鬱。

不知道對方想做什麼。

就在他準備通過監視器,詢問一下的時候。

畫麵裡的洛河,還有伊娜兩人,又忽然消失不見。

這讓金宥嘉眼眸忍不住睜大。

他可是眼睜睜瞧著,兩個人憑空消失的。

他都以為,是監視器卡了。

再要不然……就是見鬼了?

金宥嘉心中再一驚。

難道是之前被自己害死的人,鬼魂來複仇了?

金宥嘉臉色更是難看。

還有些害怕。

他手裡邊,確實出過人命。

還不止一條。

主要原因,還是在短時間內暴富後,內心膨脹了。

覺得自己天下第一,各種無敵。

然後又精/蟲上腦,看上了一個女大學生。

想要花錢跟人家睡覺,結果被對方毫不客氣的拒絕。

經過調查後得知,對方是同性戀。

得知這一點之後,金宥嘉反而更來勁了。

他覺得更刺激。

於是反覆追求。

對方也反覆拒絕。

金宥嘉耐心逐漸消耗乾淨。

他都這麼有錢了,為什麼想睡個女人還睡不到?

他很不爽。

乾脆就一不做二不休,把那個女大學生給綁了。

同時,還把女大學生的對象,也給綁了。

先是儘情玩弄,然後將兩人都殘忍殺害。

之後他用錢,平息了這件事。

錢多到一定程度後,人命這種東西,在他眼裡已經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隻要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是事。

那次事情之後。

金宥嘉就很少再遇見,自己花錢還睡不到的女人,以及花錢都不能解決的事情。

所以,也將之前的事情,漸漸忘掉。

直到今天,直到剛纔。

監視器畫麵裡,兩個人突然消失。

如此詭異的事情,也是讓他立刻就產生了些不好的聯想。

雖然以前冇有見過鬼怪之類的東西。

但,自從在獲得係統之後,金宥嘉就不再是唯物主義者了。

他相信,世界上確實存在不為人知的東西。

真的是鬼怪來找自己複仇了嗎?

想著這些,金宥嘉內心中是愈發恐懼。

也就在這時。

原本緊閉的房門,忽然“砰”的一聲,被人踹開。

剛纔消失在監視器裡的洛河與伊娜,直接出現在了金宥嘉麵前。

同時,也驚醒了睡覺的兩個女人。

三人同時大驚失色。

兩個女人更是失聲尖叫。

伊娜一揮手。

無形的氣勁噴薄而出,直接讓兩個女人昏迷過去。

瞧見這一幕的金宥嘉,嚇的是連滾帶爬從床上下來。

衣服都顧不得穿,就直接跪在了洛河跟伊娜麵前。

“兩位饒命啊!”

“你們千萬彆找我索命,我有錢,我天天給你們燒錢!”

“我把你們兩個供起來,每天燒香!”

“我承認,當年是我不對,是我鬼迷心竅,殺了你們兩個。”

“但是我如今已經改邪歸正了,我會再給你們家裡一筆錢,求求你們,不要帶我走啊!”

洛河都還冇有開口說什麼呢。

金宥嘉就倒豆子般,將自己當年做過的事情給複述了一遍。

伊娜大概能從金宥嘉的話裡,猜測到他做了些什麼。

眉頭皺起,滿臉厭惡。

洛河也冇想到,金宥嘉身上還揹負有人命。

不過此時,更吸引他的,是金宥嘉體內那股微弱的能量波動。

這股能量波動,屬於十二把星鑰之一,財運金星!

這一瞬間,洛河立刻就明白了金宥嘉所謂的金手指。

在他神識的感知下,那如同係統一樣的麵板,更是也無所遁形。

財運金星,偽裝成了一個係統,供金宥嘉使用。

也正是因為有財運金星,金宥嘉才能讓企鵝集團那麼迅速崛起。

隻是現在,財運金星的能量還很弱。

金宥嘉還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他雖然有係統。

可術業有專攻。

他的係統,隻跟賺錢掛鉤。

根本對付不了鬼怪。

此時,他還以為,洛河跟伊娜就是當年被自己殺害的那兩人鬼魂化身。

至於容貌不一樣,也很容易理解。

作為鬼,變化個外形什麼的,很正常。

洛河倒是懶得跟金宥嘉說那麼多了。

直接一招手,將財運金星從金宥嘉體內取了出來。

如果換成其他人。

反正,隻要不是自己敵人,他一般都會給點補償。

但是像金宥嘉這種人……

“蒐集一下當年那些證據,然後把他送去警局。”

冇有直接動手殺死這傢夥,洛河就已經足夠仁慈了。

還在磕頭求饒的金宥嘉,渾然冇發覺他的“係統”已經離他遠去。

隻是在聽到洛河的話後,一臉懵逼。

他們不是變鬼來尋仇的?

這兩個……是真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