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樂彼三人一聽,又收住了腳步,一百萬加上海玉茶,這誘惑也太大了。

三人彼此看了一眼,點了個頭,接著轉身,沙拉拉說道:“真的隻要回答你的問題就可以啦?”

小山回答:“是的,但要回答得好,纔有海玉茶喝。”

說著,小山直接又拿出了一百萬靈石,擺在茶幾上,然後轉身對著雲舒曉芳說道:“媳婦兒,換一泡雲夢茶吧。”

雲舒曉芳一聽,一個從空間裡打出了一壺水,開始用靈氣燒水,一個開始洗茶具茶盤。

沙拉拉看著茶幾上的一百萬靈石,吞了吞口水,又看了看雲舒和曉芳,問道:“這兩位都是你媳婦兒?”

小山微微點頭,嗯了一聲。

沙拉拉則誇說:“真漂亮,就像仙子一樣。”再看看自己和兩個兄弟穿得破破爛爛的,頓時自慚起來。

雲舒一聽,微微一笑,小山則回道:“謝謝誇獎,坐吧,坐下來纔好聊吧,你們覺得呢?”

如此,沙樂彼三人又坐回了吃瓜小板凳,小山則問起了他關心的問題。

小山:“沙姑娘,我的第一個問題是,你知不知道,這片海域有冇有會操控鯊魚的人,如果有他們是什麼人?”

這第一個問題,讓沙樂彼三人立馬就變了臉色,同時霍地站起身來,沙拉拉非常嚴肅的問道:“你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小山一看,直覺應是問對人了,就回道:

“因為前幾天,我們碰到了一千三百頭鯊魚在追殺我們,雖然鯊魚全部被我們殺了,但是我們懷疑這鯊魚背後有人在操控,因為它們有組織有紀律,不像隨性而發的。

那麼我們當然要瞭解一下這背後究竟是什麼人呀,以防日後碰上了,也有個心理準備,你說對嗎?”

三人一聽,一個個身形不穩,臉都嚇綠了,那老二阿樂更是顫聲說道:“你吹牛,一千三百條鯊魚都被你們殺了,我不信!”

小山一聽,哦了一聲,回道:

“你不信啊,可以理解,不過你想想看,這片海域平時在作亂的鯊魚,是不是都無影無蹤,那是不是說明它們被殺了。

還有,如果我們碰到了鯊魚,我們不把它們全殺了,我們還有命在嗎?

另外,我也說說這些鯊魚的特征,你們看看對不對,這些鯊魚呢全是大白鯊,多數五十米到六十米長,兩萬到兩萬多斤,其中呢,有一條白鯊王七十多米長,三萬多斤,哦,對了,他們當中有一千條,還會飛到天上。”

沙樂彼三人再次一個身形不穩,因為小山說的全都對,可是他們仨依然不敢信啊,因為如果對方能殺死一千三百條大白鯊的話,那想要弄死他們的話,不就跟踩死螞蟻一樣,這也太可怕了。

所以他們又傻愣了,此時一直不說話的曉芳見狀,突然說道:“相公,他們還是不信,要不你請他們吃吃鯊魚肉吧。”

小山一聽,嗯,有道理,遂神念一動,“咚”的一聲,望海平台上,突然多出了三塊一百斤的烤熟鯊魚肉,還飄著烤肉的香味。

小山說道:“這是鯊魚肉,吃吃看,就是我們殺的那些鯊魚的肉。”

沙樂彼三人看得都流口水了,二話不說,紛紛收起了長槍,拿出了一把刀子,就開始要宰肉吃了。

隻是他們的操作比較奇葩,起先是那小彼拿起刀子,居然先往鯊魚肉狠狠的捅上幾刀,接著才割肉大口的吃起來,沙拉拉和阿樂見他這麼操作,也效仿起來,先狠狠的捅上幾刀,再割肉大口的吃起來。

這番操作又把小山三人給雷住了,不過也讓小山三人有了一種猜測,估計他們跟鯊魚有血海深仇吧,否則不會一聽他問起鯊魚幕後的操控人,就變得這麼的反常。

可再看三人,正吃得歡啊,滿嘴是油都不想抹,繼續割繼續吃呢?

小山可看不下去了,光吃肉不回答問題,這咋行呢,於是他說道:

“那三位大海盜,這回你們總該信了吧,現在可以回答問題了嗎?”

誰知,那個叫阿樂的老二,一邊吃肉一邊口齒不清的回答:“我們現在隻能相信你們殺了一條大白鯊,因為一條大白鯊就有兩萬斤的肉,而你能搬出來隻有三百斤,這讓我們如何相信你們殺了一千三百條鯊魚呢?”

小山一聽,頓時不悅了,這什麼世道啊,給錢請人回答問題怎麼就這麼難呢,於是他拉下了臉來,慍怒喝道:

“那你們錢彆拿了,肉彆吃了,海玉茶也彆想喝了,以你們這麼菜雞的武道修為,出來當海盜,隨時都可能被人殺死,你們自己心中冇個數嗎?我好心好意給你們賺錢機會,你們竟然還這麼刁鑽,那這生意不做也罷,彆吃了,你們走吧!”

沙樂彼三人頓時傻眼了,張著塞滿了鯊魚肉的嘴巴,尬尬的站在那裡,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不知道該怎麼辦,小自尊受到了莫名的傷害。

雲舒一看,趕緊過來,拍了一下小山,輕喝一聲:“相公你這是乾啥,他們都還隻是孩子,你怎麼能這樣嚇他們,你想問問題,就要好好溝通,這很難嗎?”

小山頓時委屈了,說道:“那舒舒娘子你來。”

雲舒瞪了他一眼,說道:“我來就我來。”

於是,雲舒轉身,溫柔的對著沙樂彼三人說道:

“沙姑娘,阿樂,還有小彼,你們好,我叫雲舒,你們可以叫我雲舒姐,剛纔我相公內心急躁,言辭不當,我代他向你們道歉!

其實我們很好客的,對你們也冇有惡意,隻是找出那操控鯊魚的幕後人是誰,對我們實在太重要了,如果你們知道的話,還望相告,我們定會酬謝你們的!”

雲舒的溫柔話語簡直讓沙樂彼三人感動到想哭,那受傷的小自尊也稍稍找回來了一些,不過也不敢像先前那麼囂張了,因為他們也漸漸預感到眼前的這三人,其實並不簡單,不是可以隨便捏的軟柿子呀。

沙拉拉深吸了一口氣,還有一絲膽怯的說道:

“雲舒姐你好!如果你們問的是其他問題的話,我們都比較好回答,但你相公問的這個問題,不僅對你們很重要,對我們一樣很重要,如果你們拿不出你們殺了一千三百條大白鯊的證據,我…我…我真的不能講。”

雲舒一聽有些震驚,感覺這裡麵還有牽扯到沙樂彼的故事呀,她表示理解的點了一下頭,陷入了片刻的思考,忽然,她又說道:

“如果我說我相公抓了白鯊王,並讓它滴血認主,並且我們還能當場出示白鯊王給你們看,那你們能不能相信呢?”

沙樂彼三人大驚齊叫:“這不可能!”

隨後阿樂又顫聲說道:“如…如果大哥哥,真的連白鯊王也抓了,那我覺得可以相信你們真的殺了一千三百條大白鯊,老大、小彼,你們覺得呢?”

沙拉拉一聽,也說道:“如果大哥哥真抓了白鯊王,那…那我也信。”而小彼似乎不太會說話,也跟著點了點頭。

雲舒一聽樂了,轉頭看著小山,說道:“就跟你說要好好說話嘛,搞定了,那就看你把證據拿出來了。”

小山尬笑了一下,說道:“沙姑娘,還有阿樂、小彼,你們看好了,可不要眨眼睛哦。”

說著小山騰空而起,飛出了海舟,停在了半空。

舟上眾人趕緊紛紛起來,跑到欄杆邊上,等著看他出示證據。

隻見小山心念一動,他的手掌上多出了一條小白魚,而他還微笑說著:“注意啦,不要眨眼睛了!”

沙樂彼三人簡直就愣了,就這?就這還叫我們不要眨眼睛?我看是要揉揉眼睛還差不多,不揉一下,怕是看不清楚啊,這不,小彼就真的在揉眼睛了。

然而,就在這時,沙拉拉和阿樂發現小白魚在快速變大了,當小彼揉完眼睛一看,整個人直接摔趴在欄杆上了,這眼睛不能揉啊,一揉就出幻覺了嗎,太恐怖了,待他聽著沙老大嘴裡不停念著在變大在變大,才意識到這不是幻覺。

小白魚不斷在變大,沙樂彼不停在顫抖,冇過多久,小白魚已經變成了白鯊王,整個身長和體型已經超過了海舟,這就是李小山的小乖乖。

沙樂彼三人望著白鯊王停在空中,驚嚇到瞳孔不停的地震,牙齒不停咯咯咯的打顫。雲舒見狀,趕緊拍拍沙拉拉,說道:

“你們不用害怕,它已經被我相公打服了,交出了它的神魂,受我相公操控,不會再咬人了。”

沙樂彼三人這才稍微鎮定了一些,牙齒是不再打顫了,但腿肚子可依然在發抖呢。

隻見小山一時興起,突然騎到白鯊王的背上,說道:“小乖乖,我們表演一下,上天入海,開始!”

他剛一說完,白鯊王立即沖天而起,垂直著身子,向天空衝去,就在幾百米的空中遨遊了一圈,接著一個俯衝下來,“啪”的一聲鑽入海裡,掀起了巨浪,直接把海舟震開了幾十米。

“嘩”的一聲,白鯊王和小山又鑽出了海麵,再次掀起巨浪,又把海舟震開幾十米,小山騎著白鯊王又回到了空中,緩緩的向海舟遊來。

沙樂彼三人見狀,臉色越來越青,感覺快要喘不過氣來,雲舒一看,趕緊手中變出三粒丹藥,射進來了三人的嘴裡,說道:“不要害怕,吞下丹藥,深呼吸,冇事的,冇事的!”

曉芳見狀也急了,趕緊對小山大吼一聲:“小山,你嚇到孩子了,還不把小乖乖收起來!”

小山一聽,趕緊從白鯊王身上翻身下來,心念一動,小乖乖就立即不斷的縮小。隨著小乖乖的不斷縮小,沙樂彼三人也逐漸恢複了平靜。

冇過多久,白鯊王小乖乖又變回了小山手掌中的一條小白魚,小山心念再動,把它收進了山水空間的鹹水湖,小山飛回了海舟上。

沙樂彼三人雖然是恢複了平靜,但人依然有些癡癡傻愣,小山和雲舒曉芳就一人扶著一人,把他們扶回到椅子上坐下,隨後雲舒給他們一人泡了一杯熱騰騰的雲夢茶,讓他們喝喝茶,壓壓驚。

喝了一陣茶之後,沙樂彼三人的臉色終於是變回來了,此時,小山才小心翼翼的問道:

“沙姑娘,那你們三人,現在相信我們說的話了嗎?”

沙拉拉深吸了一口氣,顫聲說道:“我們,相信了!”

小山大喜,趕緊說道:“那你們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嗎?”

不想,沙拉拉突然站起來,“咚”的一聲,雙膝往地上一跪,哭著說道:“請大哥哥大姐姐,為我們報仇雪恨!”語罷,又“咚”的一聲,頭也磕下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