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洪拳?這好像是南方一個很強大的流派啊!”

“雖然不是武學聖地,但是據說洪拳弟子超過十萬啊!”

“這麼牛比啊!”

“這一場肯定精彩了啊!”

人群中,有人大聲開口,一副很懂行的姿態。

不明真相的群眾聞言全部都是大聲呼喝起來,一臉期待。

倒是林天看了看那幾個托,又看了一眼那個胖子,一臉無語。

這個明顯的托,在場這些學生家長就看不出來嗎?

不等林天開口說什麼,這個胖子已經直接在擂台上打了一路拳法,看起來虎虎生威的,隻不過表演的性質超過了實戰的性質。

打完之後,胖子衝著東條野村一笑,道:“東條宗師,我就不客氣!”

話音落下,胖子已經龍行虎步一般的衝到了東條野村的麵前,隨後一拳轟出。

這一拳看起來威力強大無比,令得不少學生家長看得熱血沸騰,大聲喝彩。

“啪——”

不等這一拳落實,卻見到東條野村左手抓著的島國長刀刀鞘驟然一甩,直接甩在了胖子的臉上。

胖子渾身一震,隨後“啊”的一聲慘叫,身形直接翻滾而出,落到了擂台之下。

踉踉蹌蹌的爬起來之後,他衝著東條野村怒吼:“小鬼子,有本事再來一場!”

“你不配,不堪一擊!”

東條野村一臉大高手風範的抱著雙臂,隨後高手寂寞道:“下一個!”

“我來試試看你的身手!”

很快,一個身形高瘦的男子跳上了擂台。

他雙手擺出虎鶴雙形的動作,朗聲道:“請!”

話音落下,他上下兩路拳法同時殺出,這一次倒是能夠和東條野村初步交手了。

不過三招過後,東條野村依舊是刀鞘一甩,刹那間,這個高瘦男子也滾下了擂台。

東條野村不給他開口的機會,而是抱著雙臂,冷冷道:“你應該是形意門的高手吧?”

“簡直是不堪一擊!”

“你們大夏不是一向號稱武道高手眾多嗎?”

“真的是一個能打的都冇有!”

說到這裡,東條野村看向了四周,冷冷道:“不要浪費時間了!”

“你們大夏在場還有什麼武道高手,一起上來吧!”

“我不管你們來自什麼流派,也不管你們有什麼本事!”

“我一個人,打你們全部!”

“我要打十個!”

聽到東條野村的話,場中之處,是十個看起來像是武道高手一樣的傢夥一個個都是一副義憤填膺的姿態,他們全部都叫囂著要給東條野村一個教訓,然後就上了台。

但是很明顯,這些人也全部都是李克敏安排的托。

三招兩式之下,那十個所謂的高手,全部都被東條野村踹飛了。

一時間,場中之處噤若寒蟬。

所有學生家長都麵麵相覷,大家都下意識的覺得什麼地方不太對,畢竟大夏的武道,不可能真的弱到這個地步。

而那些學生則是看得一臉崇拜,畢竟在他們玩的遊戲,看的動漫裡麵,島國高手就是這麼一騎當千、萬夫莫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