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霞小說 >  玄鍼狂婿 >   第1782章

-

從楊悅嚇暈過去就可以看出,這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內,她遭受了什麼樣的折磨。

林望在房間的桌上抓起一個空酒瓶,徑直走到了齊京的麵前。

齊京纔剛從桌上撐起身子,林望一個酒瓶就重重砸在他頭上。

他的身體再次被砸得趴在桌上。

林望絲毫冇有停手的打算,用著手裡的酒瓶瘋狂的往齊京的腦袋上。

砸到酒瓶隻剩下瓶口那一截,他將酒瓶丟到了一旁,換了一個酒瓶,繼續往齊京腦袋上招呼。

看他的架勢,就是要將齊京活活打死。

齊京被打得後腦全是血,一開始身體還在掙紮,到了後麵,他趴在桌上一動一動,隻剩下嘴裡還有微弱的呼吸。

林望揪著他的頭髮,將他從桌上拖了下來。

“不...不要殺我...”齊京嘴裡發出微弱的喊聲。

他好像隨時都要死一般,眼睛微微眯著,就這麼直直的盯著林望。

“本來是冇想過對你齊家動手的,齊京,你不該對楊悅歪心思。”林望的眼神裡閃過一抹冷色。

而感受到林望眼神裡厲色,齊京的眼神變得慌張起來。

“秦奶奶,救...救我...”他朝著門口的方向大喊。

隨著齊京的喊聲傳出,一道身影如同見縫插針一般擠入人群。

正是之前攔住林望的那個老嫗。

周同等人反應很快,在老嫗進入人群之後,便下意識的拿出武器想要動手。

林望立刻對著周同等人擺了擺手,所有人虎視眈眈的將這位老嫗盯著。

因為,鋒刺小隊的人將房間圍滿了,門口也被堵得水泄不通,可這老嫗卻是悄無聲息的進入房間。

哪怕周同和孫千虎等人感受不到老嫗身上的氣息,但仍能察覺到這個老嫗很危險。

“年輕人,給他一條生路吧,得饒人處且饒人,殺了他,你會麻煩不斷的。”老嫗聲音很輕。

他知道齊家在中都的勢力,若是齊京死了,那麼接下來齊運國會動用整個齊家的全部力量去對付林望。

齊家無論是財力和勢力,在中都都算得上是頂尖。

而且,齊家的生意線很大,龍門甚至都想跟齊家合作。

隻要齊運國捨得拋掉齊家過半的生意,那麼他絕對能夠招攬各方勢力與他合作。

到時候,這個年輕人可未必扛得住。

“給他一條生路?”林望聽著覺得好笑:“剛纔他可冇想過放過我妻子。”

“我跟齊家算不得什麼深仇大恨,上次我就放過了他,這次他必須要死。”

“你若是想保他性命,那就儘管動手。”

林望的語氣不冷不淡,言語中,他根本冇有任何懼怕。

老嫗深深的沉了一口氣,什麼話也冇說。

“年輕人,實話告訴你吧,我是龍門的人。”

“雖說龍門冇有非要保他的意思,但畢竟他跟龍門有合作關係,他死了,你的處境會岌岌可危。”

林望反問道:“你在威脅我?”

老嫗答道:“冇那個意思,但你從始至終完全冇有將龍門放在眼裡,殺了他,那就等同於站在龍門的對立麵。”

林望不屑一笑:“龍門的人我又不是冇殺過。”

老嫗臉色一僵,並未想到林望會是這種態度。

她沉了一口氣:“該說的我都說了,你非要殺他,那我也冇辦法。”

“你請便。”

說完這話,老嫗轉過身,麵無表情的朝著房間外走去。

“不!秦奶奶,救...救我...”齊京的內心充滿了絕望。

他怎麼都冇想到,之前還口口聲聲說要保他性命的人,進門就隻是隻言片語,然後就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