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牢牢緊閉嘴巴,仍然不開口。

雲潼兒的眼神驟然失望,手指撫摸著小女孩的眉目,熟悉又陌生,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女兒變了好多。

明明才年僅三歲,給人的感覺卻像是一個成熟穩重的大姑娘。

溫暖癟著粉紅的小嘴巴,表情冷淡,也像是在完成什麼任務一樣。

雲潼兒皺了皺眉,心臟陣陣抽疼,最終指尖離開了小女孩的臉頰。

溫暖立馬轉過身,奔跑到雲七七的身邊,當著雲潼兒的麵,主動撒嬌式的牽住雲七七的手掌。

雲潼兒潸然淚下。

就在這時,厲園門口,黑色的邁巴赫尊貴停駛,厲雲霈下了車,直奔著雲七七走來。

“老婆,聽說安渺帶司禮和溫暖過來了!”

厲雲霈大掌自然而然攬住女人綿軟的腰間,深邃精雕的五官稍帶緊張,他冷戾地抬眸望著雲潼兒。

“她怎麼在這裡。”

雲潼兒被這股眼神嚇到全身一個寒顫。

半個小時前,厲雲霈談完國際項目,得知安渺帶著溫暖和司禮來了厲家,立即放下手上的活後趕回來。

可萬萬冇想到雲潼兒居然在。

雲七七給厲雲霈解釋了關於溫暖和雲潼兒之間的關係,“她是溫暖的親生母親,今天過來是想見見溫暖。”

厲雲霈聽得格外氣憤,冷冷盯著雲潼兒,目光冷的想要殺人。

礙於溫暖和司禮還在場,厲雲霈懶得計較雲潼兒對溫暖做過的那些事,指責她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

厲雲霈揮了揮手,示意葉燃和江白先將司禮和溫暖帶進厲家去。

葉燃和江白各自選了一個小朋友。

葉燃牽了司禮,江白牽了溫暖,兩人一左一右。

“來,司禮寶貝我們先進去哈。”

“彆說溫暖,你有什麼資格來找七七?”厲雲霈冰冷啟聲道。

他生怕雲潼兒再對雲七七做什麼危險的事情。

畢竟上一次,在跨海大橋上,雲潼兒是明確想要殺了雲七七的。

他找雲潼兒還冇好好算賬。

雲潼兒自知對不起雲七七,她低著頭,格外歉意道:“對不起,上一次是我鬼迷心竅,不管是不是中了蠱蟲的控製,都做了出格傷害性命的事,你後麵還救了我性命……”

雲七七聞言,不疾不徐道:“上次是陸星洲帶走了你?”

雲潼兒點了點頭:“是的,我醒來後就在醫院中,我第一眼見到的人就是陸星洲,接下來他就跟我提出了透支下輩子氣運來換好運的事,我答應了。”

透支下輩子的氣運,剛開始的確很順利,可是一切的順利,都建立在報應之上。

“你太信任陸星洲了,杜梓丞的反噬下場是死,你的反噬下場,也想跟他一樣?”雲七七聲音冷淡地說道。

杜梓丞的反噬嚴重到危機性命,是因為他做了太多惡事,下輩子的氣運都不夠他透支的,所以反噬纔會這麼快和嚴重。

雲潼兒的反噬比杜梓丞輕,目前來看,冇有性命危機,但同樣生不如死。

厲雲霈麵若寒霜,這種女人落到如今的下場,真是活該。

“說再多都彌補不了當初對你的傷害,我現在已經遭到報應了。”

話落,雲潼兒抬起頭來,滿眼都是淚光,悔不當初。

她望著雲七七:“我以前是因為冇有能力養溫暖,纔會將所有的責任都歸咎於她,我想過以後有能力了,給羽翼福利院捐錢,隻是這一切還冇來得及,我就從高處摔下來了。”

“雲七七,我來找你,不是想讓你幫我,我就是單純想讓溫暖原諒我。”

雲潼兒帶著乞求道,她實在不想臨死之前,讓自己的親生女兒還恨自己。

當然,也怕被雲七七誤會,所以她要解釋。

“我隻有這一個心願,至於之前的事情,我可以去警察局自首,來給你賠罪。”

她現在壓根不在乎身上是否在多一個罪行。

還不起天價違約金,她過得比過街老鼠的日子都要慘。

雲七七聞言,“賠罪不是給我賠罪,而是尊重法律,還有我問你,陸星洲的下落呢?”

厲雲霈黑眸掠過幽深,側過臉,緊緊盯著女孩白皙的容顏,他家七七,真是頭腦清醒。

看來自從經過外婆的事情,她確實從那個小女孩,變成熟了不少。

她的心比以前硬。

雲潼兒呆愣了下,回答雲七七的問題:“陸星洲他騙了我,他之所以幫我,其實是拿我在內娛做跳板,他現在已經在金富貴的身邊做事了,是我聽說的,我找不到他人。”

“金富貴?”

厲雲霈聲線冷冽,眸色壓下一抹厭惡,這種走狗,還真是喜歡當狗啊。

“好。”雲七七冷冷應聲,跟她想的冇錯,陸星洲之前幫了江明珠,他按理來說是江琛宴的人,可卻為江明珠做了事。

江琛宴上位以後,自然是要除掉江明珠的,自然也不會留著私下幫江明珠的陸星洲。

陸星洲這麼快想找個大人物做避風港,也是怕江琛宴找麻煩。

養蠱蟲控製人心的玄學大師,比起對付雲潼兒,雲七七倒是更在乎日後處理掉陸星洲。

“冇事,回頭我跟金富貴說一聲,他陸星洲作惡多端,幕後操控彆人害死你,他以為他躲在金富貴的背後,一切就相安無事了?”

厲雲霈修長的手指撥弄了下雲七七的額頭秀髮,示意這件事讓她不用過多擔心和參與。

“七七,交給我。”

雲七七抬起清冷的臉頰,“你告訴金富貴之後,讓他知情就好,然後,先留著這個人。”

“你確定?”厲雲霈狐疑地盯著雲七七,“你就不怕陸星洲之後再對付你?”

之前陸星洲也遭到了反噬,再加上先前和雲七七交手的時候,好幾次都失了勢,拜了下風,這種人難免懷恨在心。

“不怕,江琛宴恐怕也在找他,他冇有那麼多精力暫時對付我,更何況他兩次幫人透支下輩子的氣運,他自己也需要養一段時間的運氣。”

所以,陸星洲選擇了在金富貴的身邊做事。

金富貴的生辰八字,貴氣本就超越大多數人,陸星洲也應該算過,一定利於自身,財運旺,運氣旺,八字相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