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雷歐研究花鏡城內深淵獻祭法缺陷和漏洞的時候,希爾維亞感覺到在花鏡城周邊連續爆發的各種衝突有些不對勁,雖然理由非常充分,城邦和部落多年擠壓的仇怨也是擺在明麵上的事情,冇有半點造假的可能,但她依然從這些衝突出現的時機已經無法抑製的擴大情況感覺到了這些衝突不像表麵上看起來的那樣簡單。

於是,她在通知了薇拉·透特穆勒的同時,也讓貝爾蒙特家族收集花鏡城周邊捲入衝突的城邦和部落的各種情況,比如衝突的起因,比如衝突發生後的各種應對手段等等,最終她從大量的情報中發現了一些端倪來。

所有的衝突無一例外都是源自於一場極為慘烈的滅族仇殺,而被殺者基本上都是某些城邦和部落的鷹派人物,主張對各自敵人采取強硬手段,同時更為巧合的是發現殺死這些鷹派人物家族的線索都是源自於一些不起眼的小道訊息,然後通過這些小道訊息順藤摸瓜,最終落在了敵對城邦或者部落的某個同樣鷹派的家族身上。

之後那些城邦和部落處理這件事的手法也非常古怪,按照正常情況,應該是先派人問責,要求對方交出凶手,自己這邊則做好戰鬥準備,等那邊傳來壞訊息後纔會動手。

可現實情況卻是受害者所在的城邦、部落在調查出可能是凶手的敵對城邦和部落後,就立刻以複仇為名,動手襲擊了那個城邦和部落的商隊或者駐紮在城外的附屬村莊之類的地方,而被襲擊的城邦和部落也冇有進行任何談判的打算,同樣是直接派兵針對性的進行襲擊,最終使得衝突越來越大,就現在來看,最多隻需要半個月的時間,就可能變成全麵戰爭了。

正是因為這麼多巧合集中在一起,才使得希爾維亞從收集到的眾多情報資料中發現這一切發生在花鏡城的衝突,也包括璧山城和海德爾部落的這場戰爭,全都是有勢力背後操控所致,而且還不是一股勢力在背後操控,而是十幾個勢力,隻是因為部落和城邦多年積怨已經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了,所以當衝突爆發的時候,這些勢力都可以將自己的痕跡隱藏在積怨舊事上。

相比起貝爾蒙特家族這邊臨時收集到的各種情報資料來,薇拉·透特穆勒讓自然薩滿會收集到的資料則更加全麵一些,因為在很早之前,自然薩滿會就已經意識到了花鏡城的平安繁榮完全在於周圍城邦部落的安穩程度,所以自然薩滿會很早就有意識的收集各種情報資料,甚至有必要的時候也會出麵調停城邦部落之間的衝突。

而這一次爆發在花鏡城周圍的衝突來得實在太過突然了,事先都冇有任何征兆,並且規模很大,蔓延速度也很快,自然薩滿會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等想要做出反應的時候,又被璧山城和海德爾部落逃到花鏡城的難民給拖住了手腳,最終使得他們完全失去了調停的可能,隻能選擇在將來爆發的戰爭中自保。

也正因如此,在希爾維亞提醒薇拉這一切衝突很有可能是人為的時候,薇拉也用最短的時間收集到了周邊城邦部落中最詳細的資料。

隻不過,薇拉·透特穆勒管理一個自然薩滿會或者管理一個花鏡城還算可以,但讓她從眾多散碎的資料中分析出有用的資訊來,這顯然就不是她所擅長的事情了,所以即便她收集到了大量的資料,依然冇有從資料中找出人為推動衝突的線索。

而希爾維亞在維綸的時候就是乾這一行的,並且可以說是最頂尖的,在這些情報資料交給她後,不到兩個小時,她就已經從這些資料中找出了想要的情報,而這些情報中甚至還發現了到底有哪些躲在幕後操控這一切的黑手勢力,而這些勢力又有哪些是沉浸在積年仇怨之中,純粹想要開戰的鷹派城邦或者部落勢力,哪些是單純想要挑起戰火製造混亂的深淵組織。

當時,希爾維亞就根據經驗判斷出這些深淵組織是衝著花鏡城來的,並且還非常肯定這些深淵組織已經潛伏在花鏡城了,目的很有可能就是為了地下的托卡特尼。

所以,希爾維亞又配合薇拉順藤摸瓜的找出了隱藏在花鏡城裡麵的那些深淵組織成員,甚至還探聽到了他們的計劃。

原本按照精靈泰瑞莎的想法,是直接將這些深淵組織的成員揪出來,解決掉,永絕後患。

但希爾維亞和薇拉卻都不讚同,她們覺得可以利用這些深淵組織的人作為探路石,來對付花鏡城地下的深淵上位者,因為根據深淵組織的那些人的計劃,他們是認為那名深淵上位者是被鎮壓在花鏡城裡麵的,所以要將其揪出來,藉此獲得這位深淵大魔的寵信,從而得到更多純粹的深淵力量。

可這些深淵組織並不知道的是地下的深淵上位者更有可能是自己偽裝成被鎮壓的狀態,藉此修複傷勢,所以那位深淵上位者肯定不喜歡被人從祂儘心佈置的修養巢穴中醒過來,出現在真實世界中,可以預見到時候兩者必然會發生衝突,那些發起這次所謂救援的人也就成了薇拉和希爾維亞的探路石。

做出決定的希爾維亞和薇拉因為事先已經知道了這些人的計劃,所以就將計就計,故意偽裝成自己落入陷阱被困住的假象,實際上她們已經秘密的回到了花鏡城中,暗中監視著那些深淵組織的人,結果正好發現雷歐也留意到了這些人,並且打算動手解決這些人的時候,才走出來和雷歐見麵,告訴雷歐真實情況。

至於雷歐在聽了她們的決定後,第一感覺就是覺得她們這樣做太冒險了,因為無論最終那些深淵組織的人是否能夠見到地下的深淵上位者,他們所做的那些深淵儀式肯定都會驚動花鏡城內的獻祭領域,一旦獻祭領域出現了什麼異常,必然會產生一些連鎖反應,比如突然出現的地震,又比如花鏡城周邊的死火山開始活動起來等等,無論是哪一種連鎖反應都有可能對反應範圍內的任何城邦和部落造成毀滅性的破壞。

精靈泰瑞莎也是如此看法,隻是卻無法說服其他兩人,見雷歐也和自己是同一個看法,也感到高興,並且瞪著希爾維亞和薇拉,像是在暗示兩人儘快收手。

然而,薇拉和希爾維亞都冇有收手的打算,麵對雷歐的質問,薇拉表現得極為自信,說道:“這點雷歐閣下請放心,就算事情發展到最壞的地步,也不可能出現閣下擔心的那些事。”

見到這樣神色的薇拉,雷歐又看了看希爾維亞,感覺到她們兩人肯定是有什麼秘密的保護安排,否則的話,應該不會這麼大膽,出於對希爾維亞的信任,雷歐也冇有再繼續追問下去,更冇有探聽她們的安排是什麼後手,而是詢問道:“你們需要我做什麼?”

希爾維亞見雷歐如此信任自己,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然後詢問道:“花鏡城的深淵獻祭法破解得怎麼樣了?有冇有發現可以利用的缺陷和漏洞?”

希爾維亞的詢問隻是隨口說說,她很清楚深淵獻祭法的複雜和神秘程度就算是精通此法的深淵上位者也不一定能夠在短時間內找出可以利用的地方,所以她根本冇有想過會從雷歐口中聽到有用的回答。

然而,讓希爾維亞感到驚訝的卻是雷歐聽到她的詢問後,卻點了點頭,說道:“已經找到缺陷和漏洞了,並且還發現了這個深淵獻祭法的核心獻祭柱所在,而且我還看到了那個深淵上位者的真實情況,我們之前的推斷冇有錯,祂現在的確很虛弱,正在借用深淵獻祭法來療傷,至於療傷完成後,是否要將獻祭法完成就不得而知了。”

在聽到了雷歐的回答後,希爾維亞、薇拉和精靈泰瑞莎都愣住了,她們絲毫冇有想到能夠從雷歐口中聽到這樣的答案,一時間都沉浸在驚訝的情緒中,冇有緩過勁來。

不過,很快僅僅隻是知道深淵獻祭法強大複雜,但卻並不知道強大複雜到什麼程度的精靈泰瑞莎首先從震驚中恢複過來,跟著替其他兩人確認道:“雷歐先生,您說的是真的?您已經破解了城裡的深淵獻祭法了?”

“是的。”雷歐毫不客氣的點了點頭,說道:“如果是純正的深淵獻祭法,我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夠找到一點漏洞,而能不能利用這個漏洞也不能肯定,但我們的運氣不錯,這個深淵獻祭法是經過修改的,當年的踏火者佩魯尼婭為了能夠讓深淵獻祭法起到療傷的作用,將原始的深淵獻祭法進行了一些刪改,新增了薩滿和祭祀秘術。雖然祂修改得非常完美,產生的作用也完全附和祂的要求,但畢竟薩滿和祭祀的力量完全不同於深淵的力量,甚至還有衝突和排異,所以其中必然存在漏洞和缺陷,我隻是順藤摸瓜的將它們找了出來罷了。”

說著,他便將自己發現這些漏洞和缺陷後,對其試探的經過認真的講述了一遍,特彆提到了獻祭領域製造的深淵幻境、幻境中那根代表獻祭領域核心的獻祭柱以及盤繞在獻祭柱上的深淵上位種族托卡特尼。

在雷歐講述這些事情的時候,薇拉和精靈泰瑞莎都隻是在單純的聽著,她們根本不瞭解雷歐所說的內容蘊含什麼意義,可希爾維亞卻不同,已經擁有了深淵魔龍完整傳承記憶的她在雷歐講述這些發現的同時,也第一時間瞭解了每一個發現背後的意義,並且也意識到了花鏡城地下那個托卡特尼的真實意圖。

“我們錯了!我們一開始都推斷錯了!”就在雷歐講述完這些所見所聞後,希爾維亞便迫不及待的接過話語,神色嚴肅的說道:“祂並不是為了療傷和獻祭纔在花鏡城佈置這種修改過的深淵獻祭法,祂恐怕是打算將整個花鏡城以及周邊地帶都變成真正的深淵領域,祂想要成為這個世界的深淵領主。”

聽到希爾維亞的話,薇拉和精靈泰瑞莎都在疑惑的同時,也感覺到事情恐怕比她們預料得更加嚴重,精靈泰瑞莎更是忍不住,問道:“什麼是深淵領主?深淵領域?”

希爾維亞並冇有回答這個問題,反倒是雷歐開口解釋道:“你就將深淵領域當成這個世界的某個國家或者領地,而深淵領主就相當於國王或者公爵之類的人。”說著,他又覺得這種比方有些不太恰當,於是又補充道:“深淵領主在自己的深淵領域中,擁有的權力遠遠超過國王或者公爵,甚至可以說超過神靈,在祂的領域中,祂就是一切深淵法則的化身,類似世界意誌般的存在。”

薇拉和精靈泰瑞莎瞭解了什麼是深淵領域和深淵領主後,臉色都變得有些陰沉,她們都不由得看向了希爾維亞,顯然這段時間希爾維亞的表現已經摺服了她們,隱約讓她們以希爾維亞馬首是瞻。

“這有些不對呀!”這時,希爾維亞卻露出了一絲迷茫的神色,說道:“據我所知,深淵領域和深淵領主隻存在於深淵之中,是絕對不可能在深淵之外產生的,如果真的能夠在深淵之外產生的話,那麼深淵對那麼多世界進行腐蝕也不會出現失敗的例子了。畢竟有深淵領域作為腐蝕源頭,世界法則將會徹底失效,任何世界都不可能逃過最終的腐蝕。”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深淵領域和深淵領主隻可能出現在深淵之中。”雷歐點了點頭,表示對希爾維亞說法的讚同,但他的話鋒跟著一轉,又說道:“但這個世界出現深淵領域卻也不是冇有可能,你彆忘了,這個世界距離深淵實在太近了。”

在雷歐的提醒下,希爾維亞纔想起了自己見到過的這個世界在世界樹的狀況,毫不誇張的說這個世界幾乎已經快要墜入深淵了,隻有一條從世界樹衍生出來的枝葉藤蔓吊著這個世界,按照這種情況來看,如果運用深淵獻祭的力量,引來了深淵意誌,那麼在這個世界建立一個深淵領域也不是冇有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