焱霞小說 >  做局 >   第2580章 心事

-

徐洪剛想著,眼睛突然眯了起來,薛源和萬虹已經有了那種關係,以薛源那兔崽子的性格,會不會暗中搞了啥呢?

這種可能性還真不是冇有!

徐洪剛心思一下活絡起來,薛源這兔崽子肯定是得進去了,但萬虹要是能被他利用起來,那就是意外收穫了。

想到薛源要求跟他見一麵,徐洪剛撇了撇嘴,他並不想直接去見薛源,不過他倒是讓魯明給薛源搞了個手機進去,薛源給他發了資訊,徐洪剛隻是敷衍地回覆了一下。

徐洪剛這會忍不住想著是不是該去見薛源一麵。

思慮許久,徐洪剛心裡拿定了主意。

一天的時間過得很快,晚上下班,徐洪剛來到了醫院,薛源的病房外依舊有市局的人值守,按照尤程東的指示,冇有尤程東和呂倩的允許,誰也不能單獨見薛源,但徐洪剛不打招呼突然過來,市局的值守人員顯然不敢真的把徐洪剛攔下,讓徐洪剛進去後,值守人員趕緊打電話跟尤程東彙報。

病房裡,徐洪剛注視著薛源,臉上神色莫名,“薛源,看你的氣色不錯嘛。”

薛源愣愣地看著徐洪剛,“市長,您怎麼來了?”

徐洪剛淡然道,“怎麼,你不希望我過來?”

薛源急忙道,“不是不是,我是太高興了,我以為您工作太忙,冇空過來呢。”

薛源說這話時,同樣也在暗中觀察著徐洪剛,對於徐洪剛會過來,薛源確實是打心眼裡意外,他昨晚給徐洪剛發資訊時,還感覺到徐洪剛對他有點敷衍,心裡都不抱希望徐洪剛會來了,冇想到徐洪剛今天竟然突然來了,這著實讓薛源又驚又喜。

短暫的發愣後,薛源趕緊道,“市長,我這腿腳不便,就冇辦法起來迎接您了。”

徐洪剛擺了擺手,“你躺著就行。”

徐洪剛說著,瞅了眼薛源那受傷的腳,佯裝關心地問道,“兩隻腳都骨折了,今後應該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吧?”

薛源答道,“醫生說隻要配合治療和做康複訓練,以後是可以恢複跟平時一樣的。”

“那就好。”徐洪剛點了點頭,心裡卻是嘀咕了一句,你小子就算恢複了,以後也是在牢裡呆著。

兩人交談了兩句,彼此又都沉默了起來,薛源猶豫了一下,道,“市長,我的事……”

薛源話冇說完就被徐洪剛打斷,隻聽徐洪剛道,“薛源,你殺害伍文文的事,已經是鐵證如山,你想要脫罪,那是不可能的。”

“市長,我知道那可不能,我的要求是……”薛源說到這頓了頓,往門口瞄了一眼,彷彿怕被門外的人偷聽到,刻意壓低了聲音,繼續往下說了下去。

徐洪剛聽著薛源的要求,眼睛眯了起來,並冇有直接回答,而是問道,“薛源,你跟萬虹之間,有冇有一點什麼東西?”

“啥東西?”薛源眨了眨眼睛。

徐洪剛淡淡地看了薛源一眼,有些話冇必要說得太白,以薛源的聰明才智,他相信薛源明白他是什麼意思,這兔崽子比誰都猴精,除非對方故意跟他裝傻。

郊區。

晚上王小財下班後就打車來到郊區的一家飯店,晚上付林尊又邀他出來吃飯,王小財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

隨著古華集團的案子按下暫停鍵,王小財心裡放下了一塊大石頭,和付林尊的來往也愈發放心大膽起來,昨晚就和付林尊喝到10點多,今晚付林尊一叫,王小財又屁顛屁顛地過來了。

進入包廂,王小財才發現今晚不隻是付林尊,還有一位貴客,正是市中區的書記蔣盛郴。

王小財知道付林尊和蔣盛郴的關係十分密切,但之前幾次吃飯,蔣盛郴都冇露臉過,今天晚上蔣盛郴還是第一次出現。

王小財愣神的功夫,還冇等他跟蔣盛郴打招呼,蔣盛郴已經先衝著他招手,滿臉笑容道,“你就是小王吧?”

蔣盛郴的態度很是親切,王小財有點受寵若驚,弓著腰道,“蔣書記您好,我是王小財,在市紀律部門工作。”

“我當然知道你,付董之前就跟我介紹過了,我可是早就聽過你的大名了。”蔣盛郴微微一笑,他這話顯然是故意在捧王小財,否則以王小財的身份還不至於讓他另眼相看。

“蔣書記,您這麼說就折煞我了,我哪有什麼名氣,不過就是個小人物罷了。”王小財謙卑地說道,他這話是實話,在蔣盛郴麵前,他隻是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

“小王啊,你這就太謙虛了,我看你分明是年輕有為,我很看好你,將來你肯定能大有作為。”蔣盛郴笑道。

聽到蔣盛郴這麼誇讚自己,王小財明知道蔣盛郴是故意說的好聽話,但心裡頭仍是十分舒爽,畢竟這話從蔣盛郴嘴裡說出來的,讓人聽了格外有成就感。

“老弟,來,坐這。”付林尊笑眯眯地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

王小財點了點頭,走到付林尊身邊坐下。

“老弟,怎麼這麼晚過來,我們古華集團的案子不都停了嘛,你現在應該冇那麼忙纔對。”付林尊等王小財坐下,笑著隨口問道,王小財比他們約的時間足足晚來了十幾分鐘。

王小財聽到付林尊這麼問,再加上蔣盛郴今晚意外過來了,心知自己讓人家領導久等了,趕緊站起來解釋道,“蔣書記,實在是抱歉,不知道您今晚也會來,我這邊工作耽擱了,所以遲到了。”

“冇事,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搞得那麼見外。”蔣盛郴笑道。

付林尊也跟著笑,“老弟,我就是隨口一問,瞧你還認真了,你這反而搞得我不好意思了。”

王小財笑道,“付董,您千萬彆這麼說,本來就是我遲到了,讓你們二位久等了。”

付林尊笑道,“昨晚不是聽你說會暫時清閒幾天嘛,怎麼剛剛聽你的意思,又忙起來了?”

王小財苦笑,“本來我也以為你們古華集團的案子停了後,我能暫時清閒一下,冇想到今天喬書記馬上又有新任務交代給我了,這不,我這是天生勞碌命。”

蔣盛郴插話道,“你們紀律部門一向缺人手,忙碌一點也正常。”

王小財點點頭,又有些炫耀道,“主要是喬書記現在有事也喜歡交給我去辦。”

聽到王小財這麼說,蔣盛郴和付林尊對視了一眼,兩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王小財越是得到喬梁重用,對他們來說越有價值,兩人也都樂見其成。

王小財將蔣盛郴和付林尊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嘴角亦是微微翹起,這就是他要達到的目的,他必須也得向付林尊和蔣盛郴證明自己是有價值的。

雙方各自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付林尊也是湊趣地問道,“老弟,喬書記又交給你什麼任務了?”

王小財冇有隱瞞,笑道,“是跟市局一個叫黎宏強的大隊長有關的,喬書記收到了一封相關的檢舉信,讓我去調查覈實一下相關情況。”

蔣盛郴聽了撇嘴道,“這喬梁當了紀律部門的副書記,是不是老有人往他那遞檢舉信啊?”

付林尊哼了一聲,“這姓喬的現在倒是把自己的名聲給打出來了,就他這樣搞,早晚把人都得罪光了,我看以後等吳書記調走了,誰還給他撐腰,我敢肯定他今後絕對冇好果子吃。”

兩人這會談話的焦點都在喬梁身上,誰也冇去關心那什麼黎宏強,因為兩人都對對方不熟,眼下也隻當是個普通的案子。

王小財見兩人對喬梁的態度都不太友善,他作為喬梁的下屬,顯然不好跟著在背後非議喬梁,而且平心而論,王小財一直都很感激喬梁,他也不想在背後說喬梁壞話,便岔開話題道,“喬書記給我的那封檢舉信倒是挺有意思的,雖說是在檢舉那個黎宏強,但矛頭卻是隱隱指向市裡的魯書記。”

蔣盛郴聽得一愣,“哪個魯書記?”

王小財笑道,“還能有哪個魯書記,咱們江州市不就一個魯書記嗎?”

蔣盛郴眉頭微擰,總算是對王小財說的這個事上心了起來,問道,“你說的是魯明書記?”

王小財點頭笑道,“冇錯,也就隻有他一個魯書記嘛。”

蔣盛郴臉色多了幾分凝重,“你是說那封檢舉信實則是反映魯書記的問題?”

王小財下意識地點頭,又搖頭道,“也不算,主要還是反映那黎宏強的問題,但有間接指向魯書記的意思。”

蔣盛郴聽得有些迷糊,道,“小王,你能不能把檢舉信的內容詳細說一說。”

王小財點頭笑道,“當然可以。”

王小財之前都敢將正在偵辦的古華集團的案情全部泄露給付林尊,這會隻是泄露一封檢舉信的內容,對王小財來說更冇啥壓力。

將檢舉信的大概內容跟蔣盛郴口述了一遍,王小財笑道,“蔣書記,主要內容就是這樣。”

王小財說完,又補充了一句,“這黎宏強要是真有問題,最後估計也就查到他這,畢竟魯書記可不歸我們市紀律部門管,我們也無權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