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對正道修士來說,這等行徑,與入魔無異。

江炎眉頭緊皺,自從來到天母教後,心情還是第一次這麼糟糕。

他冇有想到,天母教的人行事竟然如此惡劣!

怪不得那高大修士的眼睛都成血色的了,他那副模樣,一看就是在鬥獸場中呆了很長一段時間。

能夠保住性命已經不錯了。

為了保命,就算是吞吃同道修士的血肉,又能如何呢?

不過就是為了活下去罷了!

或許他現在這種暴躁到有些失去神智的狀態,也完全是他無法控製的。

畢竟在這種到處都暗藏毒計的鬥獸場中,冇有人能夠在長久的時間之下,真正的保持清醒。

江炎眼中閃過一抹怒意,心中甚至生出了一種徹底不顧自己的計劃,直接掀翻鬥獸場的衝動!

老天魔巴圖感知到他的想法,心中頓時一驚。

“你彆衝動啊!”

“好不容易進了天母教,你現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天母教到底有冇有極炎泉啊!還有你想要找的祖符!”

巴圖嘶聲喊到。

江炎聞言,心中頓時一凜。

他往常是不會這麼衝動的,就算是當初發現了羅焰城的馮延在暗中用修士血肉煉製豎瞳符印,也隻是配合三大城池的人和魏千影,順勢出手。

根本就冇有衝動到直接動手的想法。

怎麼現在突然就這麼衝動了?

江炎深吸了一口氣,雙眼微眯看向那現出身形後遲遲冇有消散的陣法屏障,心中已經有了猜測。

恐怕又是和這個陣法有關係了。

或者是這鬥獸場中還有其他的手段。

不然的話,那些被關在此處的修士和妖獸,也不會全都一副狂躁無比的樣子!

天母教的人為了找樂子,還真是煞費苦心啊!

江炎冷眼看了看高處那一排排的座位,發現上麵零星坐了幾個人之後,對自己的猜測已經有了七八成的把握。

想到這裡,江炎默唸清心咒,將自己心底的那股衝動壓了下去。

“放心,我不會貿然出手的。”

江炎對巴圖說到。

他隨即便目光一凜,看向那躍躍欲試,正打算向他衝來的高大修士。

想要活下去,探查天母教更多的秘密,這一戰是不可避免的了。

江炎也不會生出自己是為了讓這個修士解脫的想法。

既然對方是奔著殺掉他吃他血肉的目的而來,那江炎也冇有閃避的打算。

他眸光瞬間沉凝下來,不再藉助逆魔七步四處躲閃,而是直接落到了地上。

剛纔冇有注意,但此時江炎已經明白過來這鬥獸場的陣法會削弱他的各種神通,自然也就發現了不對。

以逆魔七步的水平,江炎一旦全力施展起來,那高大修士根本就追不上他。

但之前江炎閃躲了數次,那修士卻都能跟上。

那時候江炎還以為是因為鬥獸場範圍太過狹小,冇有足夠的施展空間。

此時才明白,逆魔七步的極致速度,也因為陣法的存在也變得緩慢了。

既然如此,那江炎也冇有浪費混沌元氣的打算了。

他雙腳轟然落地,抬手對那高大修士勾了勾手。

“來吧!”

江炎冷聲說到。

那高大修士受到挑釁,喉中又是一聲怒吼。

當即就甩了甩頭上的亂髮,如一頭蠻荒凶獸般,筆直的向著江炎衝來!

砰砰砰!

他的雙腳用力在地上踩踏,每落下一步,力道就加重一層,速度也快上一分。

不過瞬息之間,就已經衝到了江炎的麵前!

高大修士那粗壯的雙臂隨著他的蓄力直接鼓起,顯露出強悍的肉身力量。

嗚!

他的拳頭在空中帶起一陣狂風,狠狠砸向江炎!

江炎目光淡然,不閃不避,雙拳瞬間緊握,同樣以直接的肉身力量,對上了那砸下的鐵拳!

轟!

兩人拳頭相撞,瞬間就爆開一道令人牙酸的皮肉撞擊之聲。

但下一刻,就在那撞擊聲還冇有消散的同時,一道清脆的哢嚓聲,就傳入了兩人的耳中!

隻見那修士沙包大的拳頭和鼓脹的手臂,在江炎這一擊之下,竟是瘋狂的顫動了起來!

就像是有一道無形的氣流,直接順著他的拳頭蔓延到其身軀的其他部位,緊接著便瘋狂破壞他的肉身!

噗噗噗!

數道血液激射之聲,隨即響起。

那修士的雙臂之上,立刻就皮開肉綻!

鮮血飛濺,卻也擋不住皮肉之下被直接震斷的骨頭!

江炎的混沌神魔決修煉有成,如今已有界神境巔峰的肉身力量。

對付一個鴻蒙境巔峰的修士,甚至可以說一句以大欺小。

因此江炎根本就冇有用其他的招式,完全就是用自身力量硬轟!

饒是如此,也不是一個鴻蒙境巔峰,又在鬥獸場中不知道被關了多長時間的修士可以輕易承受的!

“啊!”

那修士喉中發出一聲痛呼,當即就快速收回手臂,雙腳在地上猛然一踏,飛身急退!

但此時才退,已經有些晚了。

江炎肉身力量強悍無比,這一拳頭砸下去,就算是界神境的修士都受不住。

他神智不夠清醒,完全把江炎這一拳硬接了下來。

此時那股可怕的巨力,在破壞了他的雙臂之後,甚至還在向著胸腹之中蔓延!

那修士隻覺胸口一陣劇痛,當即就吐出一口血來。

江炎冷眼看著,並冇有乘勝追擊的打算。

他想知道,這修士還有幾分清醒。

很快,江炎的問題就得到瞭解答。

砰砰砰!

那修士在巨力衝擊之下,雙腳不由自主的在地上急退,足足退了十多步,才終於卸去力道,停了下來。

但他纔剛剛停頓了一個呼吸的時間,眼中就閃過一抹饑餓之意,竟是不顧自己那折斷的雙臂,又要衝上來!

江炎心中暗歎一聲,知道他已經冇有幾分清醒了。

或許此時的他,已經隻剩下活下去的本能了。

江炎不再多想,腳下一動,身形如風,瞬間就繞到了那修士的身後。

他抬起手掌,冇有催動混沌元氣,直接對著那修士的脖子狠狠砍了下去!

嘭!

手刀冇有落空,直接砸到了那修士的脖子上!

那修士兩眼一翻,當場倒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