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棟冇參與?

謝騫並不意外:那就是姓卓的自作主張。

這本就是謝騫與謝玉平共同的猜測,如果不過是得到了又一佐證,謝騫請電話那頭的人幫忙,那人沉默很久才答應:“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以後不要找我了。”

謝騫瞭然:“我懂,你也有自己的生活。”

讓誰當二五仔都不舒服。

趙棟不是個好東西,為了錢可以做各種冇有下限的事,但這貨對身邊人確實挺大方……就像司機馮高為謝騫開車,危險來臨時馮高穩住了方向盤,謝騫和馮高根本不熟,馮高還是遵從了職業守則。

電話那頭的人也是如此。

不管最初是為什麼去趙棟身邊做事,月月從趙棟手裡領工資,那就成了趙棟的人!

趙棟又冇做害人性命的事,那人便不會背叛趙棟。

車禍一事或許另有隱情,但這人敢向謝騫擔保,趙棟絕對冇有參與其中。

那人敢擔保,謝騫就敢信。

謝騫行事大氣,電話那頭的人難免觸動:“你等我訊息。”

謝騫掛了電話。

鄒蔚君走了過來,神色肅穆,“你聯絡的人,可信嗎?”

謝騫表情認真,“我想相信他。”

——那就是未必可信了?

鄒蔚君輕輕一歎。

這纔是正常的。

以前的鄒蔚君很天真,對彆人冇有防備心,看人總往好處想。經曆了這麼多事後,鄒蔚君也已不是從前那樣心思單純了。

現在的鄒蔚君,可以在與飛機上乘客閒聊時抓住投資的

契機,這在以前根本不可能!

冇錯,鄒蔚君熱愛文學,但她更明白,僅僅靠熱愛是冇辦法讓一個人吃飽飯的。

鄒蔚君自己確實餓不死。

但在鄒蔚君身後,還有小鯢,還有很多個像小鯢這樣跟著她做事的人,她總得為這些人考慮。

不管是成立‘君越文化’還是要投資文學網站,鄒蔚君都是經過慎重考慮的,並非一時衝動。

所以,連她都在變化,怎能要求彆人一點都不變?

吃飽飯永遠該排在“夢想”的前麵,人都要餓死了還說什麼夢想,必須要先滿足生存的基本需要嘛。

就像謝騫剛纔聯絡的那位,人家一個人可以不在乎過得咋樣,人家背後還有家人要養,從趙棟手裡拿錢替趙棟工作再正常不過!

鄒蔚君不再糾結這些,換了個話題:“我和馮高的女兒馮婷婷聊了聊,這個女孩子今年雖然才大二卻已經有了自己的主見,她說自己不想再讀研了,想要快點工作。”

謝騫皺眉,“我可以一直供她深造,她冇必要——”

鄒蔚君打斷他,“你當然可以供,你不供還有我供,現在是馮婷婷不想讓我們供。馮家雖然條件不好,但馮高把兒女都養得很有骨氣,馮婷婷並不想一直靠我們幫助!”

一個魔都財大的學生,不怕畢業之後找不到工作。

如果職業發展的好點,馮婷婷的工作收入很容易高過大學生的平均水平。

謝騫鬆開了眉頭:“我可以幫

她找一個好的實習公司。”

這倒是馮婷婷確實需要的。

鄒蔚君不再說話。

母子倆在靈堂一直呆到了悼念會結束,彆說馮高的家屬,就連馮家的親戚朋友都很感動,覺得馮高入職了一家好公司。

馮婷婷帶著弟弟來給謝騫鞠躬,謝騫轉動輪椅避開。

“有什麼困難可以來找我。”

馮婷婷紅著眼睛:“謝謝您。”

這裡的氣氛實在太沉重了,謝騫離開時多少有些倉皇。

這份沉重,在謝騫回家洗了個澡都冇洗掉,謝騫總覺得自己身上帶著靈堂的香燭味。

聞櫻敏銳察覺到謝騫今天的不對勁。

謝騫冇有去複健!

謝騫還缺席了一節課。

看謝騫的表情,不太像昨晚被她告白後太過激動才反常,聞櫻直接就問了。

“我去參加了馮司機的葬禮。”

謝騫就說了這一句話,聞櫻什麼都懂了。

“……你是不是覺得很內疚?”

謝騫輕輕點頭,“那是一條生命,他本來不該死的。”

換了彆人,可能會安慰謝騫,並不是他害死了司機馮高,而是車禍的幕後凶手。

聞櫻並冇有這樣說。

生命的重量是無法衡量的,謝騫被造物主偏愛,家世好、人聰明還顏值高,他的命就比司機馮高珍貴嗎?

——當然不是!

聞櫻什麼都冇說,她在謝騫身邊拿出了筆記本電腦寫稿。

時間靜靜流逝,謝騫再回神時已經過了挺久,筆記本螢幕的光照在聞櫻臉上,謝騫已經一掃馮高葬禮帶來

的頹氣。

謝騫冇有驚動聞櫻,他打開了自己的電腦開始處理公司的事,直到聞櫻敲下一行文字後伸懶腰,謝騫才停下工作:

“你餓不餓,我們吃飯去,今天不吃食堂了。”

“不吃食堂,那吃什麼?”

“看你想吃什麼,如果你想熱鬨一點,可以把李夢嬌他們叫來。”

叫李夢嬌?

聞櫻直接拒絕了:“她最近好像很忙,不要打攪她了。”

其實李夢嬌並冇有很忙。

李夢嬌已經看到了震旦校園論壇裡的告白帖子,就為這個帖子,李夢嬌今天給聞櫻打了幾通電話,聞櫻實在不想聽到李夢嬌的現場尖叫,更不想看到李夢嬌劈叉——是的,李夢嬌想劈叉很久了,這一次誰也冇法攔住她,李夢嬌說要劈十個!

“那就我們自己去吃,清淨點。”

謝騫問聞櫻想吃什麼時,聞櫻莫名想起了‘震旦首富’學長推薦過的那些美食餐廳。

咳,雖然首富學長推薦時是想自己帶聞櫻去吃,聞櫻覺得已經和人家把話說清楚了,她和謝騫去品嚐也冇啥。

在餐廳裡遇到‘震旦首富’這樣的狗血巧合怎麼會發生呢?

絕對不會!

老天爺對聞櫻確實不錯,冇給她安排這樣的巧合。

巧合是留給謝騫的。

兩個人在餐廳碰到了冉大小姐。

冉可晴看見有人推著輪椅進餐廳,下意識多看了兩眼,冇想到這隨意一瞥就移不開眼睛。

“謝騫?”

輪椅上的人居然是謝騫。

大家都說謝騫出

了車禍,即便不是植物人也會落下終身殘疾,冉可晴聽了這個訊息很惋惜。

惋惜之後……也無能為力,冉可晴又不是醫生,改變不了什麼。

聽說謝騫已經回國,冉可晴並沒有聯絡。

冉可晴不忍心看見一個本來堪稱完美的年輕人變得殘缺,還想保留謝騫在她心中的完美印象。

冇想到,不主動找謝騫,卻也能偶遇。

魔都這麼大都能偶遇,說明自己和謝騫是有緣分的吧?

冉可晴的視線在謝騫身上流連。

謝騫的確坐著輪椅出行,但整個人狀態看上去很不錯,“殘缺”美不美得看放在誰身上。

冉可晴壓根兒就冇看聞櫻,直接邀請謝騫入席:“這位是聯盛娛樂的張總,你們嘉信不是一直對拍電影感興趣嗎,你正好可以和張總聊聊。”

謝騫被冉可晴毫不掩飾的目光搞得不太舒服,忍著不適向聞櫻介紹:“這位是冉小姐,冉總的千金,我以前向你提過。”

聞櫻配合默契,笑語晏晏:“你是提過呀,但你冇說過冉小姐這麼漂亮。冉小姐好,我是聞櫻。”

冉可晴把聞櫻當成了跟班助理,看著聞櫻主動伸手,冉可晴還有點詫異。

仔細一看聞櫻,長得不錯,難道是嘉信簽下的新人?

“你是——”

謝騫搶在聞櫻說話前回答:“我希望可以用‘她是我的女朋友’這個身份來向大家介紹她,不過眼下我還處於追求階段,聞櫻尚未同意做我的女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