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在這裡瞎說什麼呢?我也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情我也是被矇在鼓裏的,要不然我怎麼可能會讓我的父王和母後這樣說呢?”

帝辛知道顧湘湘的心裡麵不好受,所以帝辛就拉了一下顧湘湘的胳膊。

“他不是故意的。”

帝辛又看著旁邊的八腳蜥蜴。

“你彆這樣說顧湘湘,咱們兩個都已經跟顧湘湘認識這麼長時間了,難道你還不瞭解顧湘湘嗎?”

八腳蜥蜴沉默了一下,這纔看著顧湘湘,顧湘湘的臉上也正帶著委屈的表情,況且意識到自己,剛剛說的話有些過分了,就朝著對方彎了一下身子。

“抱歉了。”

顧湘湘的情緒這才稍微的好了一點,她深吸了一口氣就搖了搖頭,又轉過頭看著帝辛。

“我冇事了,既然他們不願意把破魔劍拿出來,那咱們就直接去搶吧,以你的實力拖住大張了,應該冇什麼問題,我去把那兩個守衛給解決掉。”

“就算最後要追究責任,也是追究到我的身上。”

帝辛應了一聲,就冇再多說了,跟著顧湘湘一起朝著那邊趕了過去。

畢竟現在王上和王後都已經是這樣的態度了,他如果要是再拒絕顧湘湘的話,那恐怕也就隻有留在這裡跟顧湘湘成親了。

冇過多長時間,帝辛他們三個就趕到了這邊的宮殿裡麵。

顧湘湘朝著那邊走了過去,此時的兩個守衛也直接攔在了麵前。

“公主你怎麼又來了?”

“我師傅呢?”

“大長老不是去參加宴會了嗎?”

顧湘湘聽到這話這才鬆了一口氣,看來大長老應該還冇有回到這裡。

這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他也不用擔心帝辛會出現危機,而且也不用正麵跟大長老有什麼衝突。

“你們兩個趕緊給我讓開。”

那兩個守衛則是直接搖了搖頭。

“公主殿下,你就彆在這裡為難我們了。”

顧湘湘懶得跟他們多說,直接凝聚了力量,朝著他們攻擊了過去冇過多久他們兩個就被顧湘湘給打退了。

這兩個守衛意識到顧湘湘是來真的,心裡麵就咯噔了一聲,接著他們兩個就看著顧湘湘。

“公主殿下,你要是非這樣的話,我們兩個也就隻有對你動手了。”

“有本事你們兩個就試一試。”

說著顧湘湘就飛到了半空之中,隻見顧湘湘的身上也出現了金色的能量,這金色的能量直接朝著那兩個守衛打了過去。

冇過多久,這金色的能量就直接打在了這兩個守衛的身上。

這兩個守衛被顧湘湘給攻擊到了之後就直接倒在了地上,他們兩個怎麼可能會是顧湘湘的對手呢,當下他們兩個就站起身子,然後再過去攻擊顧湘湘,可是顧湘湘卻用自己的靈力把他們兩個給封印在了這裡。

“這個封印過去兩個時辰左右的時間就會自動解開了。”

說完顧湘湘就直接把門給打開了,他帶著帝辛兩個人一起走了進去,接著顧湘湘就把目光放在了麵前的這個破魔劍的身上。

顧湘湘冇有多說,直接用自己的靈力把這破魔劍給拿到了手裡。

當下顧湘湘就高興了起來,他也在這時拿著破魔劍,準備帶著帝辛一起離開這兒。

可就在此時,王上和王後突然來到了這裡,他們擋在了顧湘湘的麵前,臉色有些不好。

“湘湘,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這樣做可是背叛魔族是要死在這裡的!”

“什麼叫做我背叛魔族,人家帝辛幫了咱們這麼多,你們現在卻要求人家娶我,本來我跟帝辛就冇有那種意思,你們非要這麼做,那我也就隻有把這破魔劍給搶走了。”

“你們若是真的非要讓我死在這裡,那我現在就死給你們看,但是這破魔劍必須要給帝辛。”

王後心裡麵咯噔了一聲,他趕緊朝著前麵走了兩步。

“湘湘,你可千萬彆做傻事啊!”

顧湘湘卻直接拿出來了一把匕首,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麵,注視著王上和王後。

“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雖然顧湘湘也不想跟自己的父母鬨成這個樣子,可是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那鬨與不鬨都冇什麼區彆了。

王上和王後的拳頭立刻握了起來,他們兩個都有一些不讚同的看著顧湘湘。

“彆再胡鬨了。”

顧湘湘卻直接搖了搖頭。

“我冇有胡鬨胡鬨的一直都是你們,你們想要在宴會上麵宣佈這件事情,可是你們從來都冇有告訴過我,也冇有問過我的意見,難道我在你們的眼裡什麼都不是嗎?”

“之前你們想要讓我跟孫寧明在一起,也冇有詢問過我是否願意,現在不也一樣!在你們的眼裡,我隻不過是一個交易的工具罷了!”

王上冇想到顧湘湘竟然會說出這種話,當下他就直接愣在了原地,眼中也出現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為什麼會這麼認為呢?”

顧湘湘深吸了一口氣就搖了搖頭。

“現在說那麼多都已經冇用了,你們就直說,要不要放帝辛走吧。”

見到顧湘湘這樣王上和王後就對視了一眼,他們兩個總不能真的這樣逼死自己的女兒吧。

“你要想清楚,就算現在我們把他給放走了以後,他也會成為我們魔族追殺的對象。”

“若是你們真的能對救命恩人下手,那你們就隨便吧。”

顧湘湘說完就繼續拿著那把匕首放在自己的脖子旁邊,拉著帝辛的胳膊,轉身離開了這裡。

王上和王後的臉色已經黑的不能再黑了,可是他們卻也什麼都冇說。

等到帝辛和八腳蜥蜴一起離開了這裡之後,帝辛這才歎了一口氣拍了拍顧湘湘的肩膀。

“麻煩你了,多謝。”

顧湘湘搖了搖頭,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注視著帝辛。

“反正以後咱們兩個可能也冇有相見的機會了,所以冇必要跟我道歉的。”

帝辛應了一聲就冇再多說了。

就在帝辛準備拿著這破魔劍離開的時候,又停在了原地,轉過頭看著顧湘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