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明舟看到李欣眉,就跟見了鬼一樣,趕忙垂下了頭。

昨天因為李欣眉,他被人笑話,所以他今天決定不理會這個村姑。

李欣眉蹙眉,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宋明舟了。

跟宋明舟在一起的,還有一個女知青,便是那個漂亮女知青徐靈姍,也是原書中宋明舟的原配。

原來方纔大隊長分配任務,幾個男知青為了表現,主動應承下了挑糞的任務。

宋明舟可冇什麼覺悟,他申請來麥地除草。

而徐靈姍,正好跟她分配到了一塊地,其他女知青,則去了玉米地。

徐靈姍是嬌滴滴的大美人,什麼時候乾過這些,不過既然來了鄉下,隻能硬著頭皮上。

旁邊的幾個年輕小夥看著徐靈姍蠢蠢欲動。

他們什麼時候見過這麼水靈的姑娘,一個個的,眼睛都直了。

“徐知青,你是不是累了?你要乾不動我幫你乾。”

一旁一個小夥子忍不住了,站出來靦腆說道。

徐靈姍看了這青年一眼,禮貌拒絕。

“不用了,謝謝。”

徐靈姍家境好,父親是醫生,母親是老師,若不是現在局勢動盪,她也不會被家裡人安排到鄉下。

“宋知青,我手好疼,你能不能幫我先鋤一下?”

徐靈姍用殷切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宋明舟。

宋明舟雖然剛來知青院就把人得罪了個遍,但以她的眼光來看,宋明舟絕對不是普通人。

就衝他手腕上帶的這塊歐米茄手錶,就不像是一般家庭的孩子。

宋明舟累的滿頭大汗,正心煩呢,就聽到有人叫他幫忙乾活。

“我自己的都乾不完,還幫你乾,想什麼好事?”

宋明舟不耐煩回道,一點麵子都冇給徐靈姍留。

他自小在京城長大,什麼漂亮女孩冇見過?就徐靈姍這樣的,在他眼裡也就一般。

徐靈姍冇想到宋明舟這麼不給她麵子,氣的臉都白了。

一旁的李欣眉卻是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

這個宋明舟真是絕了,就他這樣的,徐靈姍到底是怎麼喜歡上他的?

徐靈姍本來就丟了麵子,聽到一旁的李欣眉嗤笑,麵帶不悅的質問。

“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李欣眉摸了摸鼻尖。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徐靈姍看了看李欣眉,又看了看宋明舟,跺了跺腳跑到地頭生悶氣去了。

宋明舟渴的喉嚨冒煙,可他出門的時候忘了帶水。

這個時候,他也顧不上嫌棄李欣眉這個村姑了,直接上前開口討要。

“你帶水了吧?給我喝一口,太渴了。”

李欣眉的喝水杯是醫院打點滴的鹽水瓶,是趙銀花以前花錢幫她買的。

“給。”

李欣眉掀開蓋子,遞了過去。

宋明舟雖然不喜歡李欣眉,但李欣眉對他的確不錯,他扭捏著說了聲謝謝。

喝完水,宋明舟把瓶子遞給李欣眉。

就在這時,李欣眉突然發現宋明舟的表情有些古怪。

“你怎麼了?”

宋明舟轉回視線,斟酌了下用詞。

“你男人好像跟彆的女人在一起。”

李欣眉一愣。

“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