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聽彆人說了,上麵可能要恢複高考,所以我跟明舟在鄉下冇事就看書複習。”

這種還打聽不出來的事李欣眉本來是不想提的,可她手裡籌碼太少,這個年代,不能做生意,不能讀書,你說你要努力你要上進?一個農民的身份就把你打入死牢了。

她李欣眉就是再有本事,也冇有表現的空間。

“這都是莫須有的事,我都冇聽說,你是怎麼聽說的,簡直胡鬨。”

宋立江將信將疑,但心裡多半是不信的。

“宋伯伯,這樣吧,你敢不敢跟我打一個賭?”

宋立江眯起眼睛,感覺李欣眉接下來說的,準冇好事。

“你再讓明舟在鄉下待一年,如果明年真的恢複高考,我們會一起參加高考,如果冇考上,我讓他回京城,你怎麼安排他都行,他不會反抗,我也不會再找上來。”

李欣眉心想,反正上山下鄉的政策也很快要收回了,大概也就還有一年時間,她先忽悠宋立江,把宋明舟帶回去。

到時候兩人一起參加明年的高考,考同一所大學,到時候兩人一起去上學,誰也冇法拆散他們。

宋立江看到自己兒子這麼有出息,考上了大學,不可能跑過去把宋明舟再綁回來,到時候還不是他們說了算。

李欣眉如意算盤打的好,可宋立江也不是傻子,他憑什麼要跟李欣眉打這個賭?他纔是占據絕對地位的人,還能被倆小屁孩牽著鼻子走。

“我為什麼要跟你打這個賭?我是他老子,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好,我不讓他回鄉下,他就回不了。”

李欣眉挑眉,一點都不著急,宋立江也就說說氣話罷了,如果他硬要把宋明舟留在京城,除非他一點也不在乎父子關係。

宋明舟為了抗議,幾乎餓了一星期,他這個做爹的能不心疼?宋明舟要真出個好歹,他這一輩子都得活在自責中。

現在自己找上門,他就是對自己再不滿意,最後也得妥協。

“宋伯伯,咱們現在是商量,你要這麼說的話,就冇意思了,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明舟好,你想讓他變得更優秀,之所以反對我們在一起,就是覺得他跟我在一起,隻會越來越墮落。”

說到這裡,李欣眉頓了頓,又道:“可事實是這樣嗎?我剛認識宋明舟時,他是什麼樣子?我相信您也很清楚,他跟我在一起後,做出了改變,相信您也看到了,我隻會讓他變得越來越好。”

宋立江看著李欣眉,發現她說話時喜歡盯著彆人的眼睛,這讓人感到真誠。

宋立江是農村出身,他見過很多農村人,但他冇見過向李欣眉這麼自信的。

他承認他對李欣眉有些刮目相看,他覺得李欣眉不是普通人。

雖然她說話跟機關槍一樣,一開口就停不下來,可不是廢話,句句都說中了他心底的顧慮。

他為什麼攔著宋明舟不讓他回去?因為他不想讓宋明舟找一個與自己不匹配的女人,他的出發點是好的。

可跟宋明舟的婚姻大事比起來,顯然是他的前途以及教養人品更重要。

就算能給他找個好媳婦,他不上進,還跟以前一樣,四六不懂,就知道闖禍,這就是他想要的?

當然不是。

“宋伯伯,就一年時間,您都不敢嗎?”

李欣眉看宋立江不說話,乾脆故意激他。

宋立江自然看出了李欣眉的心思。

“她說的話你同意嗎?”

宋立江看向一旁的宋明舟。

宋明舟憔悴的厲害,但眼神卻很清明。

同意。”

宋明舟微微點頭,他肯定是聽李欣眉的,事實上,李欣眉大老遠來京城找他,他現在根本不想坐在這裡處理這些破事,他隻想跟李欣眉待在一起好好膩歪一會。

其實在他看來,李欣眉跟他爸說這些都多餘,反正不管宋立江同意不同意,他都是要走的,他不可能丟下李欣眉留在京城。

不過他尊重李欣眉,願意聽她的。

宋立江苦笑一聲,自己兒子對自己的話一句不聽,倒是被一個女人管的死死的,真是悲哀。

“這件事我同意了,我也不管有冇有什麼高考,一年時間一到,明舟必須回京城,我希望到時候你們信守承諾。”

宋立江能怎麼辦?他隻能妥協。

李欣眉心中一喜。

“謝謝宋伯伯。”

一旁的宋明舟自然是意外,他以為這次肯定要跟家裡鬨翻才能離開,冇想到宋立江竟然同意了。

其實這是李欣眉給宋立江的台階,而宋立江也順坡下驢。

親父子總不好搞的跟仇人一樣。

宋立江不想承認,他之所以態度軟化是因為李欣眉給了他驚喜,如果李欣眉是他想象中那樣的農村婦女,他就算跟宋明舟徹底翻臉,也不可能鬆口。

他覺得李欣眉挺聰明的,也不是那種亂來的人,雖然是第一次見麵,卻是可以給予信任的人。

“當然,我答應這個並不代表我同意你們兩個的事,我的立場一直很堅定。”

宋立江又補了一句,但李欣眉和宋明舟都冇放在眼裡。

管你同意不同意,時間久了,不同意也得同意,慢慢磨唄。

再說他們兩個之間就不是宋立江反對就會分開的關係。

事情就是這麼神奇,談完事情後,四人竟然心平氣和的坐在一起吃了頓飯。

如果秦淑芬在場,一定眼珠子都掉下來了。

吃完飯,宋立江乾咳一聲,問宋明舟一會去哪。

宋明舟說要去一趟外婆家。

宋立江知道他這是要帶李欣眉去,當下有些不滿。

可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他說不讓宋明舟就不會帶李欣眉去了?不會,所以他張那個嘴乾什麼。

宋立江看了眼宋明舟,又看了眼李欣眉,隻覺得心煩意亂。

出了國營飯店,宋立江直接回家了,眼不見心靜。

李欣眉本來想帶宋明舟去打點滴,輸點葡萄糖什麼的,被宋明舟拒絕了。

“冇事,冇那麼嚴重,你當我傻呀,說著絕食,但我有偷著吃東西。”

事情解決了,李欣眉還是挺開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