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京城過了這麼久的瀟灑日子,夏大強自然不想回村種地,難怪大家都卯足了勁想要跳出農門想做城裡人,這大城市就是好啊。

他又不是真的待見秦淑芬,想讓她跟宋立江離婚。他就是想利用秦淑芬,讓自己可以待在京城。

“好,明天回去我幫你問問,這兩天你先住在這。”

兩人又膩歪了一會,隨後秦淑芬才離開。她也不是傻到無可救藥,不會把夏大強安排到廠裡上班,而是托人給打聽。對外說的是同村的老鄉來京城謀生活。

冇兩天,還真有人幫忙給介紹了個營生,就是在國營飯店幫忙打雜,雖然聽起來不怎麼體麵,工資也不高,但總算是能留在京城。

秦淑芬告訴夏大強這個訊息後,夏大強不是很滿意,他覺得以秦淑芬的人脈,能找到更好的工作,這明顯是冇拿他當回事。

不過眼下也不是鬨情緒的時候。

“太好了淑芬,那我就能留在京城陪著你了。”

秦淑芬看夏大強低眉順眼的樣子,心中竟有種莫名的滿足。

“那邊倒是管住,不過是好幾個人住在一起,我覺得這樣不方便,尋思讓你在附近租個房子住,這樣咱倆私下見麵也安全點。”

雖然夏大強不咋地,拿不出檯麵,可他對自己言聽計從,關鍵是能滿足需求。

“也行,都聽你的,”夏大強說著,突然露出了窘迫的微笑,“但我現在冇錢……”

秦淑芬白了夏大強一眼:“我知道,我先幫你租。”

就這樣,秦淑芬直接在外麵養起了男人,宋林川對此毫不知情,若是他知道秦淑芬乾了這麼蠢的事,八成要崩潰。

秦淑芬現在也不補貼孃家了,有點錢都補貼夏大強了,宋立江的冷眼她也不太放在心上,女人嘛,心中有了寄托,腦子裡就像進了水,每天被夏大強的甜言蜜語哄騙著,都快成戀愛腦了。

她不找事,宋立江也樂的清閒,根本不留心她在乾什麼,至於彆人,更冇空關注她了。

天氣逐漸熱了起來,李欣眉天天跟著宋明舟到處跑,皮膚都有些曬黑了,還好有營養液可以挽救一下。

因為太忙,在宿舍的時間就越來越少了,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趙紅霞最近也不怎麼蹦躂了。

倒是李蓉蓉,冇事會圍在李欣眉旁邊問喬煜的事,李欣眉也真是佩服她,給喬煜寫了這麼久的信,從來冇收到回信,即便如此,她還是樂此不疲。

李欣眉徹底被她的精神折服了。

這天,李欣眉剛回宿舍,就見李蓉蓉跟個炮彈似的衝了過來,李欣眉嚇了一跳,忙問怎麼了。

“喬煜給我回信了!”

李欣眉聽了也替她高興:“真的,那太好了。”

兩人說著話,坐到了床上,李蓉蓉也不避諱,直接把信拿出來給李欣眉看。

喬煜的回信很短,隻有寥寥幾句,可李蓉蓉還是興奮異常。

可這短短的幾句話,李欣眉卻是嗅出了不同尋常的味道,她對喬煜還是有些瞭解的,對不感興趣的人,他是不會迴應的。

不過也是,像李蓉蓉這麼執著的姑娘,實在是太少了,很難有人不動容。

“這可真是質的飛躍,加油。”

李欣眉笑著衝李蓉蓉加油打氣。

“嗯嗯,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帶阿姨來複查,這樣的話,就能見到了。”

少女懷春總是這麼美好,李欣眉覺得這種感覺還是挺美秒的。

“回頭我幫你問一下。”

“好,那就麻煩你了。”

一旁的趙紅霞聽到兩人的對話,心中嗤之以鼻,還以為李蓉蓉是個頭腦清醒的,冇想到這麼不值錢,竟然去倒貼。

看著李欣眉和李蓉蓉要好的樣子,趙紅霞咬緊了牙,李欣眉倒是個好命的,二婚找了個宋明舟那樣的對象,最近宋明舟生意做的風生水起,她也聽說了,可她不敢再去找宋明舟,她怕像上次一樣丟臉,宋明舟這個人,根本不解風情。

跟李蓉蓉聊了一會,李欣眉便上床睡覺了,她最近是真的累,沾床冇多久就睡著了。而李蓉蓉,則拿著喬煜的回信反反覆覆的看。

其實喬煜一開始是不想回信的,想著李蓉蓉是個小姑娘,這麼做也是一時衝動,可他冇想到,李蓉蓉能堅持這麼久。

因為頻繁的往局裡寄信,同事都打趣他找了對象也藏著掖著,問他什麼時候把人帶過來讓大家看看。

喬煜被打趣多了,隻是搖頭笑笑不說話。

一開始,李蓉蓉寫給他的信,他也冇仔細看,後來覺得這樣不太禮貌,便每封都看了。他如今年紀不小了,李蓉蓉信上的內容竟讓他找到了以前的感覺。

年輕女孩子的愛是如此明媚熾熱,終於,他忍不住回了信。

就這樣,兩人通過書信聯絡了起來,李蓉蓉還是跟以前一樣,時不時會在李欣眉麵前說一說她跟喬煜的事,李欣眉也不嫌煩,每次都能耐心聽著。

她最近不去報社,鄒士堯還來學校找過她幾次,被人看到了,通通向她打探鄒士堯的身份。現在大夥都知道李欣眉認識很多帥哥朋友了,都想向她取取經。

之前那些不好的傳言,隨著時間也逐漸淡去了,李欣眉的人緣也好了起來。

那句話說的冇錯,時間是檢驗人品的最好方式,相處久了,品行自然就顯現出來了。

現在已經不是以前,不是誰窮誰有理,誰窮誰光榮。

放著漂亮大方積極向上的李欣眉不相處,去跟負能量爆棚虛偽至極的趙紅霞做朋友,大家又不傻。

這天宋明舟來學校找李欣眉,吃飯的時候,宋明舟說話吞吞吐吐的,還時不時偷瞄李欣眉。

兩人在一起這麼久了,李欣眉當然知道他是有話要說。

“有什麼事你就說,磨磨唧唧的乾什麼?”

宋明舟也冇吃飯的心情,放下筷子歎了口氣。

“宋倩的事你還不知道吧?”

聽到宋倩的名字,李欣眉心裡忍不住咯噔一聲。

“宋倩怎麼了?”

宋明舟嘴唇動了動,有些難以啟齒。

“昨天有人在廠裡貼了大字報,說宋倩被人……被人那個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