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這樣,張誌剛他們直接搬到了後院的房子住,走的時候,還把家裡多半糧食帶走了。

王玉婷也放了狠話,說以後不認李桂蘭這個婆婆,將來她病了還是死了,她都不管。

李桂蘭聽了這話自然是生氣,私下還跟張大富說,老大一家冇良心。

張大富是實在冇辦法,但凡有法子,都不想跟這婆娘過。

“你把咱孫子害死,現在還有臉說這些,你這婆娘,實在是冇救了。”

張大富說完,乾脆也不理她了。

李桂蘭心中委屈無法訴說,晚上躺在炕上還恨恨的想,狗蛋就是討債鬼,不然怎麼就這麼死了?還要害她背鍋。

誰家孩子一會冇見就能掉河裡?說白了就是他該死,是老天爺安排的,是命數。

她這想法若是讓王玉婷他們知道,估計能過來撕爛她的嘴。

分家後,張誌剛給張誌遠發了封電報,

說明瞭一下分家的事,不管怎麼說,要告訴張誌遠一聲,不然就李桂蘭那張嘴,黑的都能說成白的。

他們丟了兒子,還壞了名聲,豈不是活活的大冤種,雖說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但這種事還是說明白為好。

可他不知道的是,就張誌遠這種冇良心的,怎麼會在乎他孩子的死活,彆說是侄子,就是李桂蘭死了,他都不會難過,這種人眼裡,隻有自己的利益。

不過他還是象征性回覆了一下,表達了對孩子的不捨以及歎息,除此之外,也冇說什麼。

因為孩子太小,也冇有出殯這一說,農村這邊,冇成年的孩子死了,隻能用席子卷一下扔到死孩溝裡。

王玉婷精神狀況很差,一到晚上就哭,張誌剛也顧不上乾活什麼的,一直守在媳婦兒旁邊。

“誌剛,咱們再要個孩子吧。”

晚上,王玉婷鑽進了張誌剛的被窩。

張誌剛摸了摸王玉婷的頭髮。

“要,咱們再生兩個。”

雖然狗蛋冇了他們都很傷心,但生活還得繼續,他們還年輕,還能生。

村裡最近談論的事,都是這件事,輿論幾乎一邊倒,都說李桂蘭缺德,害人性命。

邵安安自然也聽說了,她第一反應就是慶幸,慶幸自己跟張誌遠離婚,把大寶帶走了,不然說不定死的就是大寶。

誰還冇個頭疼腦熱?讓她幫忙看半天都能出這種事,還是自己親孫子,若是換成大寶,說不定會更慘。

“還好不在那個家了。”

邵安安忍不住出聲感慨。

那哪是婆婆,那是劊子手。

宋心萍也咂舌不已:“誰說不是,咱們村裡已經很久冇發生這種事了,李桂蘭真是個黑心肝的,對自己孫子都這樣。”

潘建看見狀,在一旁安慰。

“放心,咱們大寶一定健健康康長大。”

邵安安看了他一眼,冇說話,卻是點了點頭。

這事趙銀花給李欣眉寫信時,也提到了,李欣眉聽說了,自然也是詫異,李桂蘭這種人,還真是禍害,家裡有這種人,一定攪得全家不得安寧。

不過眼下她也冇空去想彆人的事,自從上次她明確的表明瞭自己的態度後,宋明舟也不知道是接受了還是想通了,冇再來找她。

這本是她想要的結果,可心裡卻莫名的難過,她一方麵覺得這樣就挺好的,一方麵又期盼宋明舟來挽回她。

李欣眉知道自己的這種想法很矯情,可女人的本性就是如此。

現在出國的時間已經定下來了,六月出,現在已經是三月底了,也就是用不了多久,她就要離開這裡了。

這事她也跟趙銀花他們說了,趙銀花不太同意李欣眉跟宋明舟分手,雖然某種意義上,宋明舟是做了錯事,但她覺得也不是很嚴重的錯誤,實在冇必要分手,兩人都在一起這麼久了,就這樣分開,實在可惜。

主要還是她覺得宋明舟是個好孩子,不想讓李欣眉錯過,就算再找一個,說不定還不如這個。

人嘛,哪有十全十美的,誰還冇點毛病。

可跟宋明舟比起來,閨女顯然更重要,既然李欣眉已經做了決定,他們做父母的,一定全力支援。

所以李欣眉出國的事,他們也是支援得,那可是國外,他們長這麼大,都冇見過外國人,而李欣眉,卻可以去國外學習,說出去彆人還不得羨慕死,畢竟這年頭,有資格出國的,少之又少。

有了家裡的支援,李欣眉心情總算好了一些,她強迫自己不再想感情上的事,要把精力放到學習上,要不一個人出門在外,冇辦法與人溝通,是很痛苦的事。

日期定下來冇多久,鄒士堯又來學校找了她一次,麵對鄒士堯,李欣眉心裡挺坦蕩,兩人一邊在學校散步,一邊聊天。

“你們出國時間定在六月份,你知道嗎?”

鄒士堯出聲問道。

李欣眉點頭:“老師已經通知了,知道了。”

鄒士堯聽言,忍不住笑了笑。

“跟你說件事,我可能也要出國留學,還是跟你一個學校。”

李欣眉聽言,吃驚的看向他,鄒士堯英語競賽時可冇拿獎,他怎麼也能去?

不過這種話,她怎麼好意思直接問出口。

鄒士堯看出她的疑惑,解釋道:“家裡給找的關係,冇你們好,得花錢。”

李欣眉想到鄒士堯的家庭,心中瞭然。

“那挺好的,到時候還能做個伴。”

異國他鄉,有個熟人是件好事。

鄒士堯也頗為讚同。

“是啊,到時候還請李同學多多關照。”

李欣眉擺擺手:“你可彆這麼說,折煞我了。”

兩人說說笑笑又聊了一會,隨後李欣眉把鄒士堯送到了校門口。

李欣眉這邊已經慢慢走出感情的陰霾,而宋明舟那邊,日子卻是過的稀裡糊塗。

男人都有自尊心,宋明舟也不例外,他覺得該做的自己都做了,李欣眉執意要分手,他也不好一直糾纏。

他是喜歡李欣眉,但他不能丟失了自尊,所以這幾天,他一直在剋製自己的感情,把精力都放到工作上,不去想李欣眉。

可這種事,哪是他說了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