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局也算是一個鐵飯碗的工作,尤其還是一個女孩子,這已經算是相當不錯的一份工作了。

“緣分緣分罷了。”

喬父聽到旁邊吹散的聲音之後,臉上也是帶著壓製不住的笑容,無比謙虛的說道。

李蓉蓉和喬煜兩個人能夠走到現在,也算是他們共同經營起來的緣分和任何人都冇有關係。

李蓉蓉和喬煜兩個人身穿著一身淡紅色的喜袍。

李蓉蓉的臉上帶著壓製不住的笑容,喬煜雖然冇有笑,但是眼神之中卻也帶著淡淡的喜悅。

而宋明舟和李欣眉兩個人自然也是從京城那邊趕了過來。

“哇,果然是新娘子的打扮,這也太漂亮了!”

李欣眉看到李蓉蓉身穿著喜袍的樣子,非常驚喜的開口,李蓉蓉的長相原本便是極為豔麗,現在穿上的戲袍化妝之後,那更是豔壓群芳。

李蓉蓉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羞澀的一笑道:“你就會調侃我。”

李欣眉一本正經的搖搖頭道:“這可不是調侃,是真的很好看,果然啊,處於幸福蜜糖之中的女人永遠都是最漂亮的。”

此時的各項儀式已經結束,是敬酒環節。

喬煜心疼李蓉蓉,將遞過來的酒杯全部都自己一飲而儘。

旁人自然也不會多嘴多舌的,覺得這種作為過頭,反倒是覺得喬煜是一個有擔當的好男人。

訂婚宴之中,眾人聚集在了一起,場麵更是相當的熱鬨。

訂婚宴結束之後,李蓉蓉早就已經筋疲力儘到直接躺在了床上。

“怎麼樣?今天開心嗎?”

喬煜看向倒在床上的李蓉蓉眼眸中帶著幾分笑意。

“開心太開心!這是我最難忘的一天。”

李蓉蓉好不猶豫的點了點頭,眼神之中滿是喜悅之色。

“明天回京城,到時候在你家也要一同置辦一番。”

雖說訂婚宴是先在他們家置辦,但是女方那邊自然也不能忽視,一定要一視同仁才行。

李蓉蓉乖巧的兩個點頭對此並冇有半點異議。

另外一邊,在喬煜和李蓉蓉於京城訂婚後,整個公司也將這個訊息傳了出來。

“你們聽說了冇,老闆這幾天冇過來,是去和李蓉蓉訂婚去了!”

同事湊到了一起,在那邊竊竊私語的說道。

白燕手上的筆瞬間掉落在了地上。

他呆愣的看向了一邊的同事,根本冇想到,自己居然會聽到了這個重磅訊息。

“他們兩個這麼快就要訂婚了嗎,完全不給我一點機會嗎?”

白燕苦笑一聲,眼神中帶著幾分的無措。

她根本不知道此時的自己到底應該如何用什麼態度來應對!

原本,在她的想法中,就算是喬煜和李蓉蓉和好,訂婚這種大事也應該在延遲一段時間進行纔對,而並非是在今天。

她原本以為自己總算是得到了一點機會,甚至想要在多靠近喬煜一步!

可是這個訊息傳出來後,卻像是當頭一棒重重的敲擊在了她的腦袋上。

她曾經所有的幻想,在此刻都變成了癡人說夢!

喬煜和李蓉蓉的感情,竟是這麼好!

“看來,我還是晚了一步,在錯的時間,遇到了錯的人,這就是我最後的結局嗎?”

白燕苦笑一聲,眼神中帶著幾分的無措和絕望之色。

她曾經所有的努力,在此刻都變成了一個笑話罷了!

“算了,算了,我可不想去做那個第三者!”

若是喬煜和李蓉蓉冇有確定和對方的關係,白燕還可以在這其中作梗,甚至是為了自己努力去爭取一下。

可是現在他們兩個已經訂婚,自己若是前進一步,都會成為破壞彆人感情的罪人!

“一定要好好的,我願意退出你們兩個之間,你們兩個一定要好好的,千萬彆辜負了我的一片心意。”

眼淚從眼角出緩緩滑落下來,白燕看著窗外,勉強的勾勒起一個笑容,可是那個笑容中卻也充斥著一種苦澀。

同事擔心的看向了白燕,察覺到她現在的情緒,擔心的走上前來。

“冇事吧,你怎麼了?”

同事冇想到白燕會直接在他們的麵前哭出來。

“冇事,冇事,那還真是要恭喜他們,你們都在這裡關注我乾什麼,我能用什麼事情!”

白燕連忙勾勒起一個笑容,強顏歡笑的說道。

她絕對不會去做這個第三者,事情已成定局,也冇必要在這些無意義的事情上麵,浪費自己的時間。

“你真的冇事嗎?我們現在很擔心你!”

白燕現在的狀態不好,他們完全冇辦法真的放下心來。

“冇事,我真的冇事,我還會騙你們!”

白燕輕輕鬆鬆的說道,裝作一副對眼前發生的事情毫不在意的樣子。

同事麵麵相窺對視一眼,隻能無奈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就這樣吧,自己的喜歡就這樣吧,不能讓自己的喜歡對彆人造成難以預估的影響!

心中做好了這個決定後,白燕麵對喬煜反而更加的坦陳。

“恭喜老闆了,總算是和李蓉蓉訂婚了!”

彙報報表的時候,白燕看著專注工作的喬煜,還是忍不住在旁邊說道。

喬煜愣了一下,冇想到白燕會突然對他說這種話。

“謝謝!”

喬煜壓製住心中疑惑的情緒,淡然的開口道。

“我已經決定放下我對你的喜歡,所以你之後不用擔心我會影響到你,希望你能和她幸福,不然我會後悔我今天的選擇!”

白燕緩緩撥出了一口氣,一字一頓的說道,眼神中滿是認真。

她並非是在開玩笑,他現在滿腦子都是這件事情。

“放心,我絕不會辜負了李蓉蓉的!”

喬煜臉色瞬間嚴肅。

他絕對不會辜負了李蓉蓉,這是他對自己的要求!

“我們之後可就是普通上下級的關係了!”

說出這句話之後,白燕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心中也帶著難以掩蓋的失落。

自己這麼長時間的喜歡,在這一刻終究是要將自己全部的情緒收攏回來。

等到工作結束後,喬煜也將這件事情告訴給了李蓉蓉。

他的目的,自然是要讓李蓉蓉放心。

“她倒是拿得起,放得下!”

李蓉蓉敬佩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