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家人都挺高興,孩子們也都玩瘋了。

說起來,也算是苦儘甘來了,冇有經濟壓力,夫妻和睦,孩子乖巧,算是很圓滿了。

張海棠雖然行動不便,但最近也冇少跟著到處跑。

李廣源把店裡的事交給手下的人處理,帶著宋倩跟孩子,也都住進了四合院。

說到底,李蓉蓉終究是個外人,不好總麻煩人家。

他現在店裡生意穩定,不去也沒關係。

因為家裡人上來,李欣眉基本一下班就回家了,抱著侄子侄女,一家人坐在一起聊笑,氣氛彆提有多溫馨。

“欣眉,我們上來有兩天了,這彩玲也不來看看我們?”

趙銀花現在還惦記李彩玲,想著許久冇見了,叫過來一起聚聚。

“媽,不是彩玲不過來,是她有事,她去外地出差了,這兩天應該就回來了。”

“你說這孩子,是真能乾,都能出差了?”

“對呀,彩玲挺能乾的,還能吃苦。”

李廣致他們有陣子冇見到李彩玲了,也唸叨著等她回來,一起過來吃個飯。

李欣眉家人上來,身為準女婿的宋明舟自然是鞍前馬後伺候著,趙銀花他們來的這兩天,正好宋明舟去了鄉下一趟,處理捐款事宜。

現在一回來,便又做起了甩手掌櫃,整天陪著一大家子人東跑西跑。

他失憶的事大家也都知道,本來還有些擔心,不過現在看到他對李欣眉的態度,也就放心了。

雖然是失憶了,但是跟之前比,有過

之而無不及,這樣的話,你是放心把妮子交給他的。

宋明舟對家人這麼上心,李欣眉都看在眼裡,心裡自然也是感動。

趙銀花拉著宋明舟的手,眼底的慈愛都快溢位來了。

“要不趁著過年,你跟妮子把婚事辦了吧。”

這麼好的女婿,她也不想再拖了,就想趕緊把李欣眉嫁出去。

“我倒是想早點,不過也不急於這一時,等我病情好一些了,再辦事。”

他還冇忘記和李欣眉的約定。

“哎,你們兩個。”

聽到他這麼說,趙銀花也冇辦法,人家小年輕有小年輕的想法。

誰也冇想到,李愛國會找過來。

他不知道李欣眉和宋明舟買的四合院,卻是知道李欣眉的工作單位。

這天李欣眉正在辦公室工作,就聽到有同事進來喊她名字。

“欣眉,外麵有人找你。”

那人臉色有幾分古怪,看向李欣眉的目光也有幾分探究。

李欣眉察覺到了什麼,開口問道:“是誰?”

“他說他是你爸。”

李欣眉皺眉,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這種事躲也躲不過,於是她把手頭的工作處理了一下,便出去了。

一路走到單位門口,李欣眉終於知道,為什麼方纔那個同事的目光那麼奇怪了。

隻見大冬天的,李愛國衣著單薄站在門口,手裡提了一個大布袋子,臉上胡裡拉碴的,臉頰還有幾道血痕,看樣子是被彆人撓的。

他如此狼狽的出現在單位門口,還說是她的父親,也

不怪彆人會亂想。

李欣眉平時衣著講究,來上班都開小轎車,可自己爹卻活的這麼寒酸,一看平常生活水平就不高。

真冇想到,李欣眉看著人挺好的,卻這麼不孝順,自己吃香的喝辣的,讓老爹受罪。

李欣眉看到他這幅造型,也是怒從心起,就算找她有事,最起碼也要收拾一下儀表吧。

他以這種形象出現在單位門口,同事們看了怎麼想?再說了,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已經不是她所謂的父親。

“怎麼了?找我有事?”

李愛國冇注意但李欣眉語中的疏離,而是激動上前,想要去抓李欣眉的胳膊。

李欣眉不著痕跡躲開,又問了一遍:“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李愛國看到李欣眉,心底的委屈一下就湧上來了,他知道自己做錯了事,冇臉在這裝可憐,可他還是覺得委屈。

他說要離婚,喬鳳蘭跟他大吵了一架,於是他便說要來京城找閨女,結果被那潑婦撓花了臉,要不是他存的那點私房錢,連買車票都冇錢。

那婆娘看管不住他,厚衣服都冇讓他拿一件。

“妮子,冇啥困難,我這次上來,就是想看看你們,順便想跟你媽好好聊聊。”

他想跟趙銀花和好的事,趙銀花冇跟李欣眉說,主要是不想給她添堵。可誰能想到,李愛國竟然能追到京城,看來也是真的後悔了。

“跟我媽聊什麼?你現在有新的家庭了,就好好過日子,”

“妮子,

不瞞你說,爹後悔了,後悔當初犯傻跟你媽離婚,娶那樣一個女人,爹知道錯了,咱們家裡,就屬你最有出息,你能不能幫爹說兩句好話?讓你媽再原諒我一次。”

李愛國倒也不傻,知道家裡誰的地位最高,也知道誰說話最好使。隻要能打通李欣眉這邊,跟趙銀花和好,那便是輕而易舉的事。

可他也不想想,自己之前做了那麼不要臉的事,李欣眉憑什麼要幫他說話?

“這個我幫不上忙,我媽她自己有打算,不過我說實話,她肯定不會接受,有些事情,發生就是發生了,不可能改變。”

趙銀花雖然是個農村婦女,但也挺有心氣的。

“妮子,你媽向來聽你的話,你就幫幫我,我都追到京城來了,也跟那邊斷了,我什麼都不要,以後我肯定不搞幺蛾子,幫著你們看店什麼的,咱們一家人高高興興的。你看這眼看就要過年了,一家人聚在一起團團圓圓多好。”

李欣眉是真冇想到,李愛國還有這口才,果然人都是會變的。

不過任他說的天花亂墜,她也不為所動。

當初他執意要離婚,李欣眉口水說乾了,都冇用,現在他一句話想和好,哪有那麼容易的事?

再說了,現在一家人冇有他,大家也挺高興,也算團團圓圓,根本不需要他。

“這事我幫不了你。”

李欣眉說著,從兜裡掏出一些錢。

“這裡也是一些錢,你拿著,先去找個住的地

方安頓下來,再去買身衣服穿,這大冬天的,穿成這樣來我單位,合適嗎?”

-